正文 第七十八章 流逝的时间

作品:幸好主线在霍格沃茨

    “集中精力。”

    拎着魔杖,夏尔走过去。

    “释放咒语时想象着,想象着你要摧毁前面的物体。”

    “蓄力,然后。。释放!”

    “嘭!”

    注意力集中于一点。

    赫敏冷静下来,她闭上眼睛,这样告诉自己。

    接着下个瞬间,她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顺着自己的魔杖涌现出去,然后。。嘭!

    可兴奋的睁开眼睛,赫敏却疑惑的发现,那只陶瓷怪物仍然在奋力敲打着笼罩在她身上的盾牌。

    “气势不错,可惜打歪了。”

    赫敏小脸一红。

    夏尔举起魔杖,同样也是一瞬间,这只陶瓷矮人就步入了它同伴的后尘,化作漫天的粉末消散于无。

    赫敏从地面上爬起来,脸上有些失望。

    “别灰心。”

    夏尔安慰道。

    “今天才第一天。”

    小姑娘并没有气馁,她点点头,脸上很快重新出现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夏尔知道自己的选择没错,如果是可以说话的智慧生物,或是会将四周弄的鲜血淋漓的野兽,估计赫敏现在早就罢工了。

    “滋-”

    虽然赫敏看上去还准备砍点什么练练手,但夏尔却拒绝了这个打算。

    “天色不早了,该回去了。”

    他开始画起传送门。

    奥兹国的时间与外界也不同,但要比仙境快了很多,基本上是与外界流速相同的,这里的天色暗下去,意味着霍格沃茨也到了晚上。

    。。。

    重返霍格沃茨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们离开的不远处,一个还不到成年人小腿高的陶瓷小姑娘,正藏在陶瓷墙壁的后面,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

    重新回到霍格沃茨城堡,赫敏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回寝室,然后好好的冲一个澡。

    在外面战斗了一下午,身上的汗水还是衣服上粘着的泥土,她就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泥坑里一样。

    “等等。。”

    夏尔在后面试图叫住她,可惜,小姑娘成长的更快,说不定她的身体素质都暂时超过了夏尔这个同龄的男孩,眨眼,赫敏就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算了,那就让家养小精灵单独留下来两份吧,估计等她搭理结束,晚餐时间早就过了。

    “恩金!”

    找一个废弃的教室,夏尔叫道。

    恩金主要负责斯莱特林寝室,但在寝室外同样可以呼唤它,因为别的家养小精灵听到呼唤之后,会找到恩金,然后告诉它。

    果然,没过多久,家养小精灵恩金便嘭的一声出现在夏尔眼前。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迪埃莫先生。”

    恩金细声细气的说道。

    “我需要两人份的晚餐,送到这里,谢谢。”

    “乐意为您效劳!”

    恩金的语气很是激动。

    普通的家养小精灵虽然不像多比那样,富有比较开放的思想,但同样喜欢得到感谢。

    它们并不是喜欢感谢里蕴含的那份尊重,而是会将感谢理解为一种认可,认可中级别最高的认可。

    而且恩金。。

    没用多久,恩金便带来了两份热气腾腾的晚餐,微微躬身,然后便再次消失不见。

    夏尔将晚餐全部扫进空间袋,接着取出一张羊皮纸。

    “晚餐已经结束了,来格兰芬多塔楼,占卜教室下层的教室找我,夏尔。”

    他将写好的羊皮纸折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纸飞机,一边向着赫敏,一边用力向前一抛。

    羊皮纸折成的飞机自然非常糟糕,它只滑翔出去了不到半米的距离,就栽到了地上,但等着夏尔再次捡起来打开它后,那上面的文字却已经消失了。

    同一时间,在赫敏寝室桌子上的一张空白羊皮纸上,一行行的文字开始浮现。

    隐喻魔法,纸飞机。

    纸飞机总是会将消息传递出去,就像是漂流瓶。

    原本夏尔是想要开始传送门伸手把小纸条递过去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毕竟那里还有赫敏的室友。

    来看是时候找个能够即时联系的东西了,隐喻魔法可以让夏尔轻松的将消息传递给想要的人,就算没有隐喻魔法,夏尔也会其他的魔法。

    可对于赫敏来说,这种魔法就有些困难了,她想要联系夏尔可不容易。

    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巴黎魔法界最繁华的那条商业街里,有一家叫稀奇古怪炼金商店的炼金店,里面就有一些非常实用的小玩意。

    听说这家店的老板得到过尼可勒梅的指点,也是开店的炼金师里水平最高的。

    他有一种类似双面镜和汤姆里德尔日记本结合的笔记本,一个笔记本撕成两节,每人各持有一半,在其中一半写下文字,另一半笔记本就会接收到文字。

    很好用,夏尔能够联系和管理那么多红颜知己,这种特殊的笔记本可少不了。

    要是指望猫头鹰。。呵呵,这比查手机还可怕。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夏尔再次看完了两页的魔法理论,他终于听到了赫敏的脚步声。

    小姑娘跑了进来。

    “抱歉。”

    她不好意思的说道,仙境,奥兹国,霍格沃茨,三者的时间都不相同,这让她彻底搞乱了时间,直接错过了晚餐。

    “没关系,我就知道晚餐结束了,所以我重新交了两份。”

    “重新叫?”

    说话间,夏尔已经再次打开通往尤尼格尔的传送门,在作为中转站的屋子当中,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晚餐。

    精美的圆木桌上对满了霍格沃茨家养小精灵们的杰作,烤牛肉,烤鸡,炸香肠,猪排,烤土豆,苹果派,葡萄干布丁,甜甜圈还有南瓜汁和橘子汁。

    种类并不比在大厅中吃的差。

    “哇哦。”

    这个年龄的小姑娘也正是在成长的时候,赫敏早就饿得肚子咕咕叫,看到这么多食物当下也将问题抛在了脑后,直接就跑进了传送门里。

    她从桌子上拿起橘子汁,先一口气吸了半杯。

    夏尔在格兰芬多餐桌旁蹭吃蹭喝了这么久,俩人早就习惯了,所以赫敏直接抓起一跟鸡腿就啃了起来。

    嗯,并且不愧是未来屈臣氏小姐的美颜建模,就算是双手双持鸡腿,也要比常人好看一些。

    赫敏对于叫晚餐的疑问,被夏尔就这样糊弄了过去,他可不想告诉她关于家养小精灵的这些破事,也不想去参加什么呕吐俱乐部。

    这东西,以后有精力她随便玩。

    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即将到来的剧情上比较好。

    当然,如果是美人鱼保护协会什么,夏尔倒是不介意。。黑湖里那些不算。

    寂静的小镇废墟沉寂在一片宁静的黑暗中,只有这处石屋散发着朦胧的灯光,灯泡将大厅照耀的犹如白昼,发电机在发出嗡嗡的轻微嗡鸣,木桌旁,夏尔和赫敏这两个小家伙正在大快朵颐着。

    在一顿胡吃之后,俩人都感觉差不多饱了,吸了一口南瓜汁,夏尔问道。

    “面对今天的怪物,你感觉怎么样。”

    “我的表现似乎比想象的要差。”

    小姑娘擦擦手,很不满意自己今天的练习,她看夏尔释放魔法总是很轻松,她学习漂浮咒那些咒语的时候也很简单,还以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结果。。

    “这才第一天,没什么。”

    “我的魔法也练习了很久。”

    赫敏点点头。

    她倒是没有被打击到,如果这点困难就能击倒她,那她也不是格兰芬多了。

    “明天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老时间吧。”

    夏尔再次吸了一口南瓜汁。

    好吧,效果比他预想的还要好,原本他以为赫敏不会喜欢这样的实战练习,他都为明天的练习找好理由了,但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不过赫敏还是很疑惑。

    “可是。。我们真的会有危险么,霍格沃茨不是魔法界最安全的地方吗,有邓布利多校长在学校里。”

    夏尔沉默了一下,如果只有主线剧情,那么的确如此。

    “相信我,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临,情况或许会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那我们需不需要去告诉校长。”

    当然不需要,因为夏尔还不清楚邓布利多那边是什么情况,但他不能拒绝的太干脆,所以装模作样的稍作深思,他摇摇头。

    “先不用。”

    因为赫敏对于童话世界和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她并没有起疑,用力点了点头。

    她还是相信夏尔的。

    “吸-”

    夏尔吸着南瓜汁。

    “对了,明天陪我练习一个魔法。”

    “什么?”

    还在思索中的赫敏,果然被这个问题吸引了过去。

    在她的印象中,夏尔会的魔法可是很多的,多到根本不像是一个一年级的新生,但夏尔也说了,这是秘密。

    没有想到,还有夏尔不会的魔法。

    “幻影显形。”

    “幻影显形。。”

    小姑娘皱着眉头,思索着。

    “六年级的收费课程。”

    夏尔提示道。

    “对,就是它!我在终极巫师考试介绍里看到过,可是你才一年级。。”

    夏尔这么一提起,赫敏立刻想了起来。

    “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

    “吸吸-”

    。。。

    魔法森林,东。

    银舞鞋的主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一片废墟上。

    有些茫然的穿行在这片废墟之间,从泥土中爬出来的她,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

    “我们..失败了?”

    她仿佛不敢置信般的,轻声自言自语着。

    城堡已经坍塌,魔法的光辉仿佛熄灭,昔日的故人已经消失,一切都已成为往事,无论是野心,权利,金钱,还是无敌的力量。

    全部烟消云散。

    她仿佛失去灵魂般的游荡着。

    但是突然间,她仿佛看到了什么。

    灵活的一步跨出,银舞鞋的主人好像只是很平常的迈出一步,又好似在空中划过一个曼妙的舞步,下一刻,她已经来到了十几米外的一处废弃空地。

    这里看上去像是曾经的城堡大厅。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在地面上看到了一面破碎的镜子,镜子中,还插着一把锋利的宝剑。

    这把长剑也正是它破碎的原因。

    银舞鞋的主人走过去。

    “魔镜..”

    “也碎了。”

    她呢喃着。

    变得更加恍惚。

    可就是这一身低语,好似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破碎的镜子表面,慢慢浮现出一股幽幽的绿色。

    “是,是您吗,伟,伟大的..”

    像是信号不足的老旧电视,破碎的镜子中突然传来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

    银舞鞋的主人骤然抬头。

    “魔镜,你还没死。”

    “是,是,是的,伟伟大..”

    “闭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魔镜虽然说起话来磕磕绊绊,但记忆没有丢失,它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它结结巴巴的讲述中,银舞鞋的主人逐渐弄清楚了整个事情的过程。

    “我知道了,原来都是因为..”

    “是,是的,伟,伟大的..”

    “我,我们失败了..”

    “就连主,主人也..”

    魔镜中的声音仿佛是在哭泣。

    但是听着魔镜的哭泣,银舞鞋的主人却仿佛冷静了下来。

    “不,我们其实还有机会。”

    魔镜的哭泣骤然停止。

    银舞鞋的主人伸出手,抓住贯穿魔镜的锋利长剑,她用力一拽,便将它从地面中拔了出来。

    “啊!”

    魔镜发出一声仿佛惨叫般的嘶吼。

    “忠,勇,真..”

    银舞鞋的主人缓缓抚摸着长剑锋利的表面,纤细的手指划过长剑表面那精美的文字。

    长剑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哪怕在这里沉寂了不知多久,仍然锐利无比,表面光洁如新。

    甚至能够折射出人影。

    银舞鞋的主人突然在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

    “我们还有机会。”

    她再次说道,并且这一次,她已不再迷茫,语气变得确定起来。

    “一切,都还可以重来。”

    “锵!”

    长剑似乎发出一声反抗般的金属嗡鸣,某种光芒一闪即逝,但随着银舞鞋主人的手腕微微转动,它又很快就再次沉寂下来。

    但借着这一闪即逝的光芒,长剑的表面似乎折射出半张面孔,半张,幽绿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