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矿脉!

作品:逸仙传

林逸仙看了一眼锋剑痕,转身走上了吊桥。
锋剑痕欲言又止,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逸仙,林逸仙还以为锋剑痕不相信他,转身向其伸了一个大拇指。
嘎吱
林逸仙一脚踏上去,就听到了吱扭吱扭的声音,桥身剧烈摇晃了起来。
“小林子,对不起,是老哥我的错!”
对面传来一声大喊,林逸仙抬头就看到岁寒已经忍不住蹲下大笑了起来。
回头瞅了一眼锋剑痕,发现锋剑痕也扶着树笑着,然后指指下面示意林逸仙转身。
“吼”
“唔吼”
两头比刚才那头更大的狮鹫噌的从两侧飞来,一头撞在了锁链大桥上。
林逸仙刚刚踏在锁链大桥上就找不到了身体的重心,险些跌落下来。
“岁寒,我和你没完”
林逸仙一惊,后退不及连忙向前冲去。
两头狮鹫一公一母,明显可以看到,公狮鹫的利爪獠牙更加锋利,但是母狮鹫的羽翼更加丰满。
“吼”
公狮鹫一爪拍向林逸仙,林逸仙向前一滚,利爪堪堪掠过林逸仙的轻甲,刚刚一接触林逸仙的轻甲登时化作齑粉。
“靠,小一百金币买的”
林逸仙一跃而起,抽刀劈向了公狮鹫。
公狮鹫向后一闪,林逸仙扑了一个空,不过林逸仙并没有惊慌,一刀刺入峭壁之上。
“岁沙雕,晴儿”
林逸仙向对面吼道。
嗖,嗖,嗖
三点寒芒闪过,峭壁上插了三把飞刀,林逸仙抽出嵌在峭壁中的重蛇刀,用力将身体荡起,顺着惯性踩到飞刀上,蓄力一蹬,跳向对面。

又响起了破空之声。
是一根绑着蛇皮带子的黑铁箭矢。
林逸仙一把抓住,黑色箭矢那边涌现出一股巨力拖着林逸仙飞到这边。
“吼”
母狮鹫用力呼扇翅膀,掀起两团气旋撞向林逸仙。

林逸仙被撞的眼睛直冒金星,摔在了山崖上,箭矢脱手而去,林逸仙扭身拔出重蛇刀刺入山崖。
公狮鹫见机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林逸仙。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光斩向公狮鹫。
剑光霎时斩破了狮鹫护体的皮毛,一只翅膀瞬间断掉。
公狮鹫急速下坠。林逸仙接过利晴儿的第二只箭,爬到了对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岁……岁沙雕……我……我记住你了”林逸仙慢慢爬起来起来,狠狠地剜了一眼岁寒。
岁寒摸着头嘿嘿傻乐,利晴儿从树上跳下来,三人走到桥边,幸灾乐祸的看着锋剑痕。
“吼!”
“吼!”

母狮鹫看到公狮鹫坠崖,直接怒了,两只翅膀用力地扑扇,一道道飓风席卷而来,飞沙走石,周围的树木被风刃搞得断裂开来。
锋剑痕扛着阔剑大大咧咧走上吊桥,一股黄色的的元力对桥形成了保护膜,使得桥身在狂风之中屹然不动。
每当风旋撞击到锋剑痕身上的时候,其身边都会出现一层淡淡的罡气护住自己。
锋剑痕就这样云淡风轻的走了过来,还故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三个人
“艹,老子要好好修炼了”岁寒狠狠掐了一下林逸仙的胳膊,大声的喊着。
“嘶!掐你自己!”林逸仙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恶狠狠的看着岁寒。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锋剑痕轻轻哼着歌,向着前边走去。
剩下三个人一头黑线的对视着
林逸仙岁寒突然相视一笑。
“锋哥,我的【昆仑枪】遇到了点瓶颈,最近遇到一个高人说得和用剑的练练”
“锋哥,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锋剑痕“……”
……
靖江城郊
一处荒丘上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裂缝像一个黑洞一样深不见底,但是一阵一阵的涌现出清澈的灵力。
裂缝边上站着五个人,其中的两人面色不善,隐隐对持着
一人着天青色长衫背着双手,散发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呵呵,雷家主好大的威风啊,矿脉在我林家地盘上,这分配的事宜,你雷家貌似还没有资格过问吧”
“林家主胃口还是这么大啊,看来三年前的祸事没有给林家主点记性啊”另一人轻轻摇着折扇,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缓缓地说着,言语中也是充满了敌意。
“那咱俩好好算算帐”身穿天青色长衫的人掌心涌出淡淡的翠绿色,一道道绿色的光芒围绕在其手掌周围凝结出一柄手掌大小的剑刃。
“早闻林家主的【玉林剑决】已经臻至化境,雷某早想请教一下了”另一人身体里涌出了深黄色的光芒,厚重无比,仿佛和大地相连一般。
“天北,天宕,你们两个不要一见面就这样啊,三年了,这些事也该放下了”五个人里面唯一一个老人见状无奈的说道。
显然,在场的几人就是靖江城各大家族,势力的话事人
林家——林天北
雷家——雷天宕
云家——云苓
黑社——苦云
老人则是靖江城的城主——决名
雷天宕旁边,一个赤膊大汉轻声说道:“这个矿脉虽然在林家地盘上,嘿嘿,但是你林家好像还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吧。还是大家一起决定的好”
“哼,你黑社是如何起来的别以为别人不知道,私自贩卖奴隶,大规模捕猎妖兽……这些事情要我一件一件的念出来吗!”林天北冷哼一声,不屑的瞥了一眼苦云。
“林天北,你……”
“一个不光彩的帮派,本来就没有资格和我等站在一起”五人中唯一的女子,云家主云苓缓缓开口道,声音很好听,像一个脆生生的银铃一样。
“好了,都是家主了还这么小孩子气,靖江城青年武道大会推迟一个月,矿产的分配权将由两个月后的武道大会的获胜者行使,好好准备吧”老人顿了顿手中的拐杖,冲着周围的四人冷哼一声。
“哈哈,城主英明”雷天宕笑了一句,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去,苦云见状也是迅速跟上。
“天北,好好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决名看着林天北,无奈的说着。
“城主,三年前攻打我林家的绝对不止雷家和黑社”林天北极为认真的盯着决名。
“我知道,他雷家所图不小,但愿他吃得下吧”决名好像知道林天北说什么,淡淡的看着雷天宕离去的地方。
“你父和我是兄弟,所以我不会任由他们胡来的”决名说完,慢慢的走回城。
“天北哥,佳一那个妮子退婚的事……”云家家主云苓走到林天北旁边,苦笑着说着。
“孩子的事,就让孩子解决吧”林天北道。
云苓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离去了。
就剩下了林天北一个人,林天北拿出一个玉简,轻轻说了一句话,玉简化作一道绿光飞向清凉山脉。
……
“武道大会延期一月”
林逸仙看着手中的玉简,轻声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