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舞霓裳

作品:云姬传奇录

    落英站在亭上呼唤云澜,看到她脚步踉跄地走来,笑言:“又没人追你跑那么快干什么?”说完,将手中清香的荷叶糯米糕塞到她手里,笑吟吟地说:“快吃吧!”

    云澜倚着栏杆站定,口中与落英说话,目光却飘向荷塘,水墨清池的荷塘,却不见了那联袂翩跹的清瘦身影。

    云澜的眼眸不由染上了一层暗影,脑海中还反复回想着刚刚的画面,他淡如暖阳的笑容与细长清润的眉眼。

    “不要看了,已经走了!”落英嘟着嘴表达她的不满:“好不容易帮你抢到的糯米糕,你若不吃还我就是!”

    她向来是以饼饵为最爱的。

    心事被看穿,云澜不由感觉有些狼狈,小声反驳,不过却没什么力度:“我没看!你别瞎说了!”

    “哎,我和你说啊!我刚刚听她们说今晚主君要选一名舞姬送给高阳王呐!”落英苦恼地撇了撇秀丽的眉毛:“云澜,你长相最漂亮,你说主君不会是想打你的主意吧?”

    闻言,云澜心中“咯噔”一声,她心上像吊了几桶水七上八下的,含在口中的糕点也失了滋味,言语像是自我欺骗:“不会吧?主君不会这样做吧?”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竟如一缕青烟消逝在风中。

    落英与云澜不由沉默了下来,因为她们都明白,在这奢华的庭院深深中,她们就像是主君豢养的雀鸟,始终飞不出去。

    夜上华灯,曲府里一片歌舞升平、秾香月影。曲连安命仆人准备了最高规格的“曲水流觞”来宴请高阳王。

    顾名思义,“曲水流觞”,就是在池苑内打通一片蜿蜒水系,间或点缀碗莲与汀兰,美貌的侍女们跪坐在岸边,将一碟碟精美的菜肴放入溪流。菜肴顺着溪流顺流而下,客人们分坐溪水两岸,随意挑选自己喜欢的菜肴。

    溪流两岸饰以日夜生辉的夜明珠与广云台,广云台上遍植奇花异草,都是曲连安从全国各地搜罗而来的珍贵品种。

    太平盛世,京都的官员富绅也培养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爱好。曲连安的爱好就是搜罗奇花异草。当今圣上闻之还赐了他“云中仙客”的雅号。此后,曲连安便以“云中仙”自居。

    他官居一品,位列四卿,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相貌清俊,兼有才华横溢,深得圣上赏识,是京都里炙手可热的权贵人物。

    而他今日宴请的高阳王,则是当今圣上的第四子,传言高阳王有惊世之貌、傲世之才。

    高阳王出生的当日,京都城内所有的牡丹竞相开放,如火如荼。京都百姓传言皇子是花神转世,皇子的降生是祥瑞之兆。

    圣上由此对高阳王异常宠爱,以东宫之爱视之,在他五岁时就破格封王,划分封地,由此,高阳王性格狂肆不羁。成年后,又与相国之女婚配,权势倾天。

    酒微醺,风送暖,高阳王敞开衣襟,露出胸口雪白的肌理。他长发微散,慵懒地以一根红绳挽着,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俊美的面孔上镶嵌着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投射出深紫色的瑰丽光芒,眼角微微上挑,风情撩人,薄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犹胜白雪,散发着莹润光芒。

    清澈溪水上飘来一盘娇艳欲滴的樱桃,身旁的美貌侍女用纤纤玉手拨弄着如玉浑圆的果子。

    觥筹交错间,一行舞女踏着鼓点舞着长袖翩跹入场。

    舞女们身穿飘逸的水韵流纱,柔软如烟的丝缎将她们玲珑的身段映衬地美妙而朦胧,在烛光摇曳的掩映中,舞女们影影绰绰的身影宛如水中幻影般动人心弦。

    舞女们在一簇簇夜来香中翩跹起舞,随风起,云袖飞扬,花香盈袖,俏颜似月,身轻如燕。

    尤其是那领舞的女子,她一袭白纱,在月色的映衬下犹如云中仙,一颦一笑,一点一动都泛着动人心魄的美艳。

    正是云澜。只见她羽衣波澜,随着柔软如絮的身体上下起伏,她的舞姿优美翩跹,宛如一只纤巧玲珑的蝴蝶,点水而过,激起涟漪点点,荡人心弦。

    一曲罢,舞女们俏然盈立在碧绿荷叶之上,云澜则立于粉荷之上,翩跹而来,涉水而过,宛如荷中仙子,皎洁而不容亵渎。

    高阳王带头鼓起掌来,随后,众人也连忙鼓掌喝彩,纷纷向曲连安谄媚:“曲大人府上的清音妙舞果然名不虚传啊!”

    “过奖,过奖!”曲连安颇为得意,面上也不由盈满了喜悦欢快之意。

    舞罢,云澜正准备带着众女如往常般退下,没料到,主公的声音忽然传来:“云澜,你上来。”

    云澜讶然抬头,却看到几个华服公子用颇具深意的目光看着她。

    她俏面一热,稍有迟疑,却还是走上了广云台。

    侍女将鎏金盘递到她的手中,示意她将酒端上去。

    广云台上,酒半酣,风送暖,偎红倚翠,一片香暖之色。

    曲连安示意云澜跪坐在高阳王的脚下,笑言:“这瓶梅酒是我亲自酿的佳品,今日开瓶,请世子赏脸。”

    高阳王那一双细长而幽深的眸子却落在云澜的身上。他伸出手中的碧玉骨节扇柄,微微抬高云澜线条优美的下巴,四目相对,他看到的是一双无情无绪的淡漠眼眸。

    她的眸子清冷如水,却隐藏着烈酒般的浓烈。

    曲连安立刻明白了高阳王的心意,谄笑着吩咐云澜:“云澜,快帮世子倒酒啊!”

    云澜俯身,雪白的翠玉盏在她手中缓缓绽放,酒水的清香混杂着茉莉的香味在周遭浮动。

    “你先喝。”他的嗓音低沉,却带着蛊惑人心的磁性,让人欲罢不能,想一听再听。

    云澜的目光从他脸上掠过,随后,她敛眉,再扬袖,酒杯已见底。

    宿命已定,月圆难求。她凄然一笑,有泪盈睫。

    云澜回到居所,落英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云澜,你回来了!”说完,她就目光急切地拉住了她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