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 鸡屁股引发了一场血案

作品:开局我是申公豹

    申公豹回头,看着侮辱自己的来人,是个很英俊潇洒的青年,手拿宝扇,逼格满满的欠揍模样,不认识。

    但这欠揍青年的身边大美人龙芊芊,申公豹认识。

    龙芊芊身边的青年,正是天骄榜上的第一天骄,花公子。

    花公子之前请龙芊芊吃饭,两人吃的很开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吃好后出来,正好路过这里,看见了申公豹和冰蕾在这里吃饭。

    不是冤家不聚头。

    缘份这东西,说不清楚。

    明明世界那么大,却总能在正确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总在不经意的地方,遇上一些讨厌的人。

    酒足饭饱的花公子,酒气熏熏,既然遇到了风头正劲的申公豹,自然要借机打压,侮辱申公豹一番。

    这样不但可以提高他的威名,更可以讨好身边的大美人龙芊芊。

    所以花公子大声呵斥,侮辱申公豹是靠女人,吃软饭的。

    这句话,很伤男人的自尊。

    申公豹脸色一寒,他闻到花公子身上浓烈的一股酒气,估计这个花公子没少喝。

    灵酒虽然不醉人,但是药劲很大。

    药酒喝多了不会上头,但是药酒的药劲,会让人热血沸腾,容易兴奋,使人冲动。

    这会花公子,就很冲动,忍不住要装比,好好羞辱申公豹一番。

    刚才他为了灌酒龙芊芊,他自己喝了至少三斤药酒,‘猛虎下山。’

    猛虎下山这种药酒,药劲非常大。

    在学院里,猛虎下山有着‘三碗不过夜’的威名。

    意思是,谁敢喝三斤猛虎下山,回去睡一觉,可能活不到天亮……

    药劲就是这样大的吓人。

    传说这药酒里泡的灵药不一般。

    申公豹瞪着装比的花公子,怒道:“王八蛋,你是那条狗,敢在道爷面前放屁?”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花公子大怒。

    他眼珠子瞪的老大,杀气腾腾的样子,好像一言不合,就要一巴掌拍死申公豹。

    申公豹冷笑,“我说你这狗放屁好臭。”

    “我杀了你。”花公子大怒。

    嗡。

    他猛地抬手,恐怖的法力在他手上闪耀。

    但是没等他出手,这里的吵闹,惊动了膳食堂的一位厉害大厨。

    “打架去擂台,你们两个小崽子,谁敢在膳食堂动手,我贾大厨弄死他。”

    贾大厨一声大喝,顿时镇住了花公子。

    他知道,贾大厨在膳食堂名声显赫。

    以前有学员,在膳食堂闹事,不是喝多了打架,就是对菜肴挑毛拣刺,想吃霸王餐。

    结果很严重,全被贾大厨打废了那些学员。

    甚至还有过两个名登战力榜的化神高手,在膳食堂闹事,都被贾大厨给直接杀了。

    据说,贾大厨不但是天人境大佬,更是和副院长的关系非常好,经常与学院的副院长喝酒。

    面对这等牛比的大厨,花公子可不敢造次。

    他气的咬牙,不敢对申公豹出手。

    但是花公子有招羞辱申公豹。

    只见花公子突然哈哈大笑,“玛德,刚才本公子喝多了,现在簌簌口。”

    说着,他端起桌子上的八宝长寿汤,大喝了几口,接着,又哇哇的狠狠吐到碗里。

    吧唧。

    花公子把汤碗狠狠放在桌子上,嚣张的看着申公豹,哼道:

    “申公豹,老子看你这顿饭怎么吃,这是老子的漱口水,你喝啊?”

    哈哈哈,花公子大笑起来。

    冰蕾气的秀脸冰寒。

    龙芊芊看着吃瘪的冰蕾和申公豹,得意的微笑。

    真爽啊。

    她总算感觉出气了。

    申公豹眼睛一缩。

    真是欺人太甚。

    他真想拿出一颗中级五行雷,直接炸死花公子这丫的。

    这丫的,真是太能装比了。

    真以为自己是筑基修为,就怕了他金丹第一天骄花公子?

    但是远处,申公豹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神识,锁定了他这里,就是那个贾大厨。

    申公豹估计,如果他敢在这膳食堂里,一雷轰死花公子,搞的膳食堂里一片狼藉,贾大厨不会放过他的。

    毕竟这里是膳食堂,换做自己是大厨,也不容别人在这里撒野。

    但是申公豹气啊。

    这个花公子太欠揍,居然敢喝他们买的长寿汤,再吐出来,等于在汤里吐口水一样。

    太恶心人了。

    申公豹可不是肯吃亏的主。

    但是摆明了,花公子是在逼自己先动手。

    那样的话,贾大厨就先不会放过自己了。

    申公豹冷笑,看着欠揍的花公子,笑道:“行,你牛比。你敢不敢告诉道爷,你姓甚名谁?”

    “哈哈哈”花公子张狂的大笑。

    这一刻,药酒猛虎下山的药力,在他体内汹涌,让他兴奋的感觉没谁了,极其猖狂。

    打压申公豹的感觉,让他非常爽。

    四周吃饭的学员,都在观望。

    这让花公子变得更加嚣张。

    他狂傲的大笑道:“有何不敢,申公豹,你这孙子记住,本公子叫花小宝,人称花公子。”

    申公豹一笑,“行,花小宝你牛比。”

    说着,申公豹暗中在系统空间里,拿出一枚血霉符,握在手心里。

    他心中默念咒语……

    ‘花小宝,你欺男霸女,杀人掠货,偷鸡摸狗,拳打敬老院,脚踢幼儿园,丧尽天良,无恶不作。贫道诅咒你,倒血霉,倒血霉,倒血霉。’

    有没有的罪行,申公豹乱说一通。

    反正屎盆子,是扣在花公子头上了。

    刷。

    申公豹手中的血霉符,瞬间消失,化作一道霉运法则,笼罩住花公子。

    接着,申公豹施展望气术,就看见花公子的头上,笼罩着一股漆黑的霉运,遮掩住花公子头上本来旺盛的气运之光。

    花公子的额头,被乌黑的霉气笼罩。

    花公子还不自知。

    霉运法则笼罩,花公子突然感觉身体不适。

    刚才好像喝多了,在美人龙芊芊面前逞酒量,现在药力太强,突然反胃要吐……

    酒劲突然凶猛无比。

    但是在美人龙芊芊面前大吐,太丢人了,影响形象啊。

    花公子一把抓住桌子上的脆皮鸡,大口的啃起来。

    他一阵猛吃,把脆皮鸡啃光了,就剩下一个鸡骨架和鸡屁股。

    嗖。

    这丫的不讲文明,随手乱丢垃圾。

    花公子吃的满嘴流油,装逼的随手向后一丢鸡屁股。

    吧唧。

    鸡屁股不偏不倚,砸到了刚刚走进膳食堂的一个大美人脸上。

    完犊子了。

    鸡屁股引发了一场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