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帮忙的人(二更)

作品: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沐振轩面色一僵,“岚儿……”

    “爹,娘因为小妹的事心情不好,你们暂时分开,都冷静一下,看能不能想到办法。”沐元若推着沐振轩出门。

    沐振轩深深叹气,“也好,你好好照顾你娘。秋儿的事,我再好好想想。你跟阿诚切记不要冲动行事,不管做什么,都先跟我和你娘商量,知道吗?”

    “放心吧爹,我不会的。阿诚最稳重了,更不会。”沐元若对着沐振轩摆摆手,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口,才转身回书房。

    “在我心里,娘比爹更重要,任何时候都是。”沐元诚神色认真地对容岚说,怕容岚因为刚刚他帮沐振轩说话而不高兴。

    “我也是!”沐元若挽住容岚的胳膊,“娘,小妹的事,我们一家人好好商量。我明日就去找君紫桓,让他也想想办法。他若不帮忙,我就替小妹嫁给苏天仙去!”

    容岚蹙眉,“别胡说八道,此事不要把六皇子牵扯进来,这样对谁都不好。”

    沐元若叹气,“我就是说说,想逗娘开心一下。”

    容岚摇头,“别闹了,都回去吧。阿顺,你今夜跟哥哥睡好不好?”

    林安顺乖巧点头,“好呀!”

    沐元诚背着林安顺离开,沐元若也走了。

    “娘,我留下陪你吧。”元秋对容岚说。

    她能感受到容岚的焦虑,沐振轩却完全没有给她这种感觉。

    这不是更理性的父亲和更感性的母亲可以解释的。

    因为事实上容岚的性格更理智内敛,反倒是沐振轩素来表现得直率健谈。

    说白了,元秋真没感受到沐振轩自己口口声声所说的把她放在首位的疼爱。

    容岚本不想让元秋留下,元秋不解,“娘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做?”

    “罢了,你留下吧,本就是你的事。”容岚不再坚持。

    元秋好奇。这大晚上的,她的事,能怎么着呢?

    沐浴过后,元秋靠坐在床上,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

    容岚在外间喝茶,隔着一道屏风,让元秋不要出来。

    “容将军。”

    外间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元秋一怔,合上书坐直身体。

    透过屏风,只能看到一道跟容岚相对而坐的侧影,很高,偏瘦。

    可她没听到门窗有动静,这人怎么进来的?应该是传说中的高手。

    “青楼主原就在万安城吗?”容岚问。

    元秋轻轻放下书,下床,鞋都没穿,小心翼翼靠近屏风,想偷偷看一眼是什么人。

    这人叫容岚为容将军,而不是沐夫人,元秋听着莫名顺耳。

    刚探出头去,偏巧那人似有所觉,转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那双如幽潭深壑般的眸子让元秋心中一惊,立刻躲了回去。

    没看到样貌,因为他戴着一张银色面具。

    墨袍加身,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冷冽慑人的冰寒气。

    “青楼主别见怪,那是小女。”容岚颇为客气。

    “你为她,要用青玉令?”男子开口,声音很年轻。

    “没错。我想请青楼主帮忙做件事。”容岚轻轻颔首。

    男子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块不大的青玉令牌,“此物,为何在容将军手中?”

    “故友相赠。青楼主不认么?”容岚反问。

    “认。”男子言简意赅,“说出你的要求,仅一次,驱使本楼主的机会,不论何事。”

    “小女元秋即将被东明皇帝赐婚给南诏苏默,请青楼主帮忙,毁掉这桩亲事。”容岚看着男子说。

    青玉令无声落在容岚面前,男子起身,“好,事成后,本楼主会再来取回令牌。”

    元秋听外间安静,绕过屏风,快步走出来。

    “怎么连鞋都不穿?地上凉。”容岚拉着元秋坐下,揉了揉她微凉的手。

    “娘,方才那是谁?杀手吗?”元秋拿起桌上的令牌。

    触手微凉,玉质不凡。

    “青冥楼楼主,杀手头子,青夙。”容岚若有所思,“我也是初次见,他比传闻中年轻很多。”

    “找杀手头子帮忙?难道让他杀了那苏默吗?”元秋眨眨眼。

    “苏默若是这么容易被杀掉,早就死了。至于他如何行事,我们不必管,只看结果。”容岚摇头。

    南安王府。

    阿福起夜,见苏默房中亮着,便走过来叩门,“主子还没睡吗?”

    苏默看着面前的面具,和叠得整齐的墨色外袍,脑海中浮现出一双错愕的美眸,薄唇轻启,“我睡着了。”

    阿福:……

    “主子,是出了什么事吗?”阿福又问。

    苏默反问,“怎样自杀,死得最好看?”

    阿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