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调虎离山

作品:御界魔尊

    二人一怔,随即勃然大怒,心道你伤害我的至亲,居然还敢如此放肆。

    “恶贼,你自幼随本王南征北战,多年来加官进爵,甚至将此地封赏于你,掌管一方国土,想不到竟然狼子野心,勾结外敌破坏联盟,还敢伤亲王性命,当众羞辱公主,你罪不容诛!”

    萧洋满面怒容,铮的一声从腰间拔出璇金直指对方。

    岂料那上官拜月原有些犹豫,但听闻此言霎时暴怒起来。

    “呸,本王原敬你行事磊落、豪气干云,一直视为兄长,想不到也会像狗一般巴结别人,用卑鄙手段骗本王前往魔都,暗地里杀吾长子,将吾爱女关押为质。此刻当着众人的面还敢找本王兴师问罪,简直卑鄙无耻,吾与你的仇不共戴天!”

    识海中,萧洋与修业面面相觑,看来事情的来龙去脉并非如修蜮所言,此人定隐瞒了许多要情。

    此时,萧洋面如寒霜,双目缓缓向一旁的修蜮瞟去。

    对方甚是平静,不慌不忙的跳下坐骑,走到其面前下拜。

    “尊上,臣年初曾依例召集所有国主,前往魔宫商议抵御浩宏、天暸二国,哪知被浩宏的细作得知,派高手埋伏在聚垅岭。正巧当日天寒,拜月国主爱子心切,将自己的大氅披在对方身上,机缘巧合之下被暗害致死,他竟不分青红皂白,将此事归咎于魔宫,之后起兵反叛。”

    “那你的意思是,他牺牲自己的太子来演这出反间计,拜月公主又是怎样的故事?”

    萧洋冷笑道。

    谁知修蜮仍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禀尊王,那日的刺客已然被抓到,虽然让臣弟费了些气力。”

    萧洋很快从他的眼中看出些微妙的讯息。

    “这个浑蛋,他居然利用宁儿!”

    修业狂怒不已,曼宁就是他的逆鳞,此刻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好毒辣的计策,用你的女儿要挟你,如果让独孤拜月知道实情,怕是倾其所有也要让她偿命!”

    萧洋眯眼望着修蜮,饶有深意的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修业不敢拿自己的女儿冒险,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气。

    “你们却又抓那独孤玉镜做什么?”

    “回尊王,那独孤玉镜胆敢来我魔宫兴师问罪,打死打伤五名侍卫,最终被擒获关押。”

    修蜮解释道。

    萧洋见那独孤拜月悲怒交加,绝非他那般轻描淡写,顿时疑窦丛生。

    “本王甚是了解吾这位四弟,向来七分真话中混着三分假话,往往那假话才是问题的关键!”

    听闻此言,萧洋脑中飞速思考,但见他微微一笑,计上心来。

    “哈哈哈,独孤蠢贼,本王知你暗中勾结浩宏,早就命吾弟修蜮挑选高手刺客杀了你儿,目的就是让你有个教训,至于你那愣头愣脑女儿,本王自会好生招待!”

    萧洋的表情和言语极具挑衅意味。

    独孤拜月与修蜮同时吃了一惊。

    “你、你,想不到堂堂四世魔尊,居然变成了市井无赖。本王尽心尽力辅佐你从无二心,想不到居然指使他人残害忠良,今日吾即便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将你的命留在这里!”

    忽然,一道皓白异芒从城头洒落。

    萧洋发出一声冷笑,瞥见一旁的修蜮仍在思索他话中的意思。

    “你应该了解这家伙的实力,不即刻躲避更待何时?”

    随即自己化作星芒趋避。

    修蜮听闻一怔,在白光落顶的刹那,化作赤色邪光遁地而逃。

    “轰!”

    城下瞬间现出一口深坑,那白芒似打碎的冰晶四散飞落。

    “啊!”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魔兵倒了霉,浑身被穿出无数血洞软倒在地上。

    “蚀魔皓月决!”

    有人认得此功法的厉害,急速向后退去。

    “来啊,独孤,三年多了,让本王领略下你那皓月决的进境!“

    说着,萧洋向对方砍出一剑,化作紫芒飞向远方。

    那独孤拜月经验丰富,虽觉得此剑气威力一般,但他用皓月光目可以清楚的看到,剑气还未临近,前方的空气竟然已被斩开。

    “好锋利!”

    他发出一声赞叹,亦化作白光激射而出,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双方兵将。

    修蜮眉头紧皱,忽然想到了什么,准备御光而行。

    “咔咔......”

    众人耳中传来异响,所有目光都汇聚在高大的城门上,原来刚才那剑不偏不倚,正巧劈在上面。

    伴着震耳欲聋的巨响,高高吊起的城门轰然砸向地面,溅起的尘土漫天飞扬。

    “杀啊!”

    守城兵将本就高度紧张,这一变故让他们吃惊非小,纷纷举起兵刃冲了出去。

    眼见几名骑着异禽的兵士飞至身前,修蜮无奈之下只得举刀相迎。

    然而,他的注意力始终放在萧洋身上,只见其从背囊中掏出一条墨绿丝带,念动了几句咒语抛向上空。

    但见那丝带放出诡异绿光,像蛇般扭动着身躯飞向远方。

    修蜮点了点头,似乎稍有些放松,右手下意识的向后挥动,一名偷袭的拜月兵士愣在当场,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随即一道血线从正中显现,他竟在须臾间被砍做两半。

    “修业老贼,哪里走!”

    那独孤拜月化作白光,丝毫不慢的咬在萧洋的身后。

    “这家伙实力不弱啊!”

    萧洋叹道。

    “那是当然,若非本王冲破暗域魔功第九重,现在吾二人还在伯仲间。”

    修业脸上洋溢出傲然之色。

    萧洋眉头微皱,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他想到修业当年巅峰的实力,尚只能稍压独孤拜月一头,以现在自己的修为,岂不是要被动挨打。

    “老修,你可不要晃点我,这家伙的实力比我强得多,可是你说能应付的!”

    修业听闻哈哈大笑。

    “到底还是个黄口小儿,竟然怕那独孤拜月!”

    “呸,少在那说风凉话,又不是你挨打!”

    小样怼道。

    “你且宽心,我既让你引他来,必有制服对方的要诀。”

    话说两人你追我赶,早已奔出百里之遥。

    眼见萧洋仍在提速,那独孤拜月也催动功力紧追不舍。

    忽然,面前的紫色星芒消失,萧洋竟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

    饶是对方反应迅速,也冲出去百十丈的距离。

    “你这老贼竟敢戏耍于我,今日定要拼的你死我活!”

    独孤拜月探指怒喝道。

    “你与本王自幼相识,不亚于亲兄弟,为何四年前突然反目,与那寒邪国煽动碧岚之变。本王欲找你问个清楚,岂料征战人间被困千年。”

    萧洋直视对方,面露复杂之色。

    独孤拜月低首思索片刻,再抬头时竟双目泛红。

    “彩瀑逆流润明月,祥云升腾入星阙,春宵共赏桃源景,佳人相依暖香亭!”

    修业闻之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想不到你竟如此痴情!”

    他叹了口气,不住摇首。

    萧洋已然知道,这二人反目的根源是一女子。

    “哼,修业,老夫岂会轻易中你那调虎离山之际,我之所以会来,也同样需要你来答疑解惑!”

    独孤拜月冷笑道。

    看来他早已看穿了对方的想法。

    “不错,有旁人在身侧,自然无法明说,这样就好多了!”

    “仙法.无界传扉!”

    一道金色的小门凭空出现在二人的中间。

    “进去说吧,里面比任何隐踪法阵都要靠谱!”

    萧洋也不管对方作何想法,带头走了进去。

    或许是两者之前颇有默契,独孤拜月毫不犹豫的跟在他的身后。

    但见金茫忽闪,再无任何踪迹。

    须臾,一道闪着诡异绿光的丝带飘到此处,它似有灵性般四处巡视了一周,确定没有任何发现后急速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