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救人

作品:大梦江湖之永生传说

      在他们眼中,这些普通的护卫、家丁仅仅只是炮灰而已,肉身境界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没指望他们能够杀死苏云风,只要能将他的战斗力消耗的差不多也就可以了。

    不多一会,站着的人越来越少,广场上一片哀嚎,断臂残腿快堆积成了小山。

    陈家的十来个肉神境界的人终于按耐不住,缓缓的走上前去,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你们该死!”

    一刀解决最后一个拿着棍棒颤抖着的陈家家丁后,苏云风抬头,血红到紫的眼眸微微颤,苍白到诡异的脸庞轻轻抖动,如野兽受伤一般从喉咙管深处蹦出低沉沙哑的声音。

    话音刚落,唰唰……

    刀光闪动,血贱三尺,苏云风的眼眸中突兀的闪现一丝精光,猛地一挥,手中长刀狠狠地朝着前方劈去,瞬间,那长约三尺的红色刀芒笔直的朝着前方飞去。

    刀光血影,快如闪电,咔嚓,远处,那精铁黄铜打造的囚车竟然硬生生的开了一个大口子。

    与此同时,苏云风身形闪动,双手挥舞,两腿猛蹬,身体如下山猛虎一般朝着前方冲去。

    其中两个三重天肉神境界的人微微一愣,直接出手,一掌一拳对着苏云风猛劈而来,苏云风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硬生生的迎了上去。

    “百龙拳!”

    一声大喝,刹那间,拳头闪动,拳影滚荡,下一秒,两声巨响,与此同时,那两个三重天肉神境界的人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如稻草人一般朝着后方飞去。

    击中两人后,苏云风不做停留,身形微微一闪,躲过一人的脚踹,血色长刀再次从纳戒中闪现出来,寒光闪动,啸声森然,扑哧一声,刀芒入体,那肉神境界的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出,直接一刀两半。

    “给我滚!”

    与此同时,又是好几个肉神境界的人欲要扑上前来,苏云风大喝一声,长刀顺着前方划过一道弧形刀芒,直接将给几人逼了回去。

    转瞬,抬头看向前方,那一抹倩影正在焦急的等待,苏云风不做停留,身体为转,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如风,影随身动,下一秒已经接近了囚车。

    远处,陈道风依旧没有动作,只是微微一笑,一丝诡异的神色闪现在脸上。

    此时,苏云风却已经手持长刀来到了囚车上。

    “云风!”

    夏月薇泪眼朦胧,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月薇,我来了!”

    瞬间,苏云风眼中的血红色稍稍淡了一些,脸上闪过一丝温暖的笑意,只是因为满脸鲜血看起来有些狰狞诡异。

    随后,夏月薇已经被从囚车中救了出来。

    苏云风一只手将夏月薇紧紧搂在怀中,另一只手握紧长刀,冲着远处的陈道风瞥了瞥,随即长刀竖起,冷声喝到:“谁要送死,尽管上来。”

    然而下一秒,苏云风的气势猛然间衰退一半,脸上的神色在那一瞬间凝固,好一会,他微微低头,却见胸口之处,一把锋利的匕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身体。

    而此时,夏月薇早已经飘到了几米之外。

    “云风,对不起,既然已经背叛,就没有半点回头路!”

    随着一句喃喃自语,最后一丝愧疚俨然被抹杀在心中,冷漠到没有一丝情感的眸子淡淡的看着苏云风,静静的站立原地,一身白裙,三两朵血花,好似圣女一般圣洁,又好似仙女一般除尘。

    “为什么?”

    苏云风捂着胸口,感受着丝丝疼痛,他知道这是真的,绝望到无助,凄凉到悲哀的他微微张嘴,稍稍抬头,血红色的眼睛正好对上了她那清澈到无一丝杂质的眼眸。

    “我要强大起来,而不是生活在你的羽翼下,我曾经问你要过苏家的修炼秘籍,你说那是苏家祖传,不得外传,不能给。”

    “所以,昨天我用你拥有开灵丹的消息换取了陈家主传我《曼罗诀》的机会,我感觉很值得,因为,想要强大就要心狠,云风,不要怪我。”

    夏月薇淡淡的说道。

    “哈哈……想要强大就要心狠……哈哈……那我们的孩子呢?”

    一滴血泪悄然滑落,嘶哑到阴寒的笑声慎人透骨,旋即,一把长刀狠狠跺在地上,苏云风紧紧握住,使出全身力量,站了起来。

    雪下的更大了,飘飘洒洒,纷纷扬扬,沾白了苏云风的青黑丝。狂风呼啸,吹散了丝丝泪痕,风雪中,苏云风心死绝望,孤影相吊。

    "我......."

    夏月薇不由低下了头,不敢看苏云风的双眼,此时此刻,她也有丝丝心痛的感觉,但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哈哈……苏云风,早交出来开灵丹不就好了?如今,你只有两条路,第一交,拿出开灵丹,我放你离去,第二,我杀了你,从你身上拿到开灵丹!”

    陈道风哈哈大笑,得意一场,随即大步流星的朝着苏云风走去,一边走着还一边嘲讽的说道:“苏家大少为了女人,单枪匹马来救人,真是感人至深啊……可惜……”

    “啊啊……”

    苏云风再也不能控制,猛地一大口鲜血扑哧一声吐了出来,随即仰天大吼。

    悲切,苍凉!

    苏云风心如寒冰,一瞬冰封,痛入骨髓,针针刺心,整个人散着死气、怨气、杀气,如一头受伤的草原苍狼无助而又骄傲的伫立风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