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亢金拳

作品:大梦江湖之永生传说

    苏云风盘坐在寒泉内,深吸一口气,随即,直接将手中的天寒炼骨草塞进了嘴里。

    顿时,一股甘甜中夹杂着丝丝涩味的味道传来,紧接着就是一股职业顺着喉咙留了下去。

    霎那间,苏云风的脸上闪过痛苦煎熬的神色,身体内仿佛有一个火炉一般炙热的烧烤这,慢慢的,苏云风的身体周散着时而急躁时而平和的气势,脸色也跟着一会痛苦一回舒缓。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云风的脸上变成了迷茫的神色。

    “这是什么地方?”

    苏云风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周围鸟语花香,杂草丛生,天上白云朵朵,天空蔚蓝。

    突然,一个身影闪了过来,是夏月微。

    “风哥,你看这花好漂亮!”

    夏月微如一只飘舞的彩蝴蝶飘荡在美丽的花丛中,笑容中是快乐和天真,洁白的裙子,纯真的笑脸,苏云风的心随之跳动,眉头舒展,露出了一个笑脸。

    眨眼间,夏月薇已经来到了眼前。

    “风哥,这花漂亮吗?”夏月薇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一只手拿着花,另一只手则是背在后面,拿着一把匕手。

    “不是,夏月薇已经背叛了我,背叛了我,啊啊……不是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骤然间,苏云风嘶声历吼,仰天哭嚎,与此同时,手中的血色长刀胡乱挥舞,空间震荡,血色弥漫,噗哧一声,夏月薇一刀两断。

    也就在那一瞬间,苏云风的眼前骤然换了画面。

    “哼,都是幻觉,给我破!”

    苏云风大吼一声,泄心中的愤怒,怒吼之间,一拳打出。

    哗啦!

    空间碎裂,一切化为虚无,苏云风猛地睁眼。

    山洞,火把….

    这才是现实。

    “好险!”

    苏云风心有余悸,菜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眼中闪过浓浓的惊骇之色,这小小的天寒炼骨草好生厉害。

    少年透顶黄色光芒,额头汗气滚滚,身体剧烈抖,脸部肌肉狂抽动。丹田气海中,浓郁的乳白色气流翻江倒海,凶猛的吞噬着飞而进的灵气。宽大晶莹的血管中元气滚滚荡荡,所有经脉里的元气在同一时间全部朝着一个节点处进。

    瞬息间,似商量好一样,百道千道的元气流如小溪入海一样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固体实质般的白色元气球,元气球嘶嘶作响,翻腾旋转,越聚越大。

    震天长啸中,苏云风猛然催动元气球朝着那粗大的穴位飞进,那元气球在刹那间好似弩满弓箭闪电般奔窜而去。

    身体内的第二颗,“亢”字开始苏醒体内源源不断的灵气不断凝聚,亢金龙。上治无极,虚无自然,一股破茧成蝶的感觉,凝气境四重突破了,身轻如燕灵气大大的提升了。

    所谓凝气境就是将体内的气息凝聚成想看到的样子,列如兵器等

    凝气境四重,大杀四方。苏云风识海中出现了《亢金拳》,这是继奔皇拳的之后的一个功法。

    这个草药真是个好东西,浓厚的药香味在苏云风身上游走。

    洞外。

    “臭小子,不就是有些实力吗?这么欺负人,难道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

    纳兰芷卉坐在一块岩石上,嘴里嘀咕着,不过转而一想到这些年在海龙城自己的冷漠和高傲,她的俏脸就不禁一红,怎么现在有点女儿态的感觉呢。

    “臭小子?你是在说我吗?”

    “啊……”

    纳兰芷卉被突然出现的苏云风吓了一跳,猛地从岩石上跳了起来。

    “你怎么突然出来了?也不说一声,吓死了……”

    “嗯哼,弄得不错!”

    苏云风没有搭理,而是转头四周看了看,四周已经看不到尸体血迹了,都被土石埋的干干净净,再看看这丫头脸上的一些灰迹,苏云风不禁笑了笑。

    “哼,还没我大呢,装什么成熟!”纳兰芷卉翻了翻白眼,别有一番风情,苏云风不禁多看了一秒。

    “看什么看?”

    “哈哈……看美女!”

    刚刚突破,苏云风心情大好,不由得调戏了两句。

    “咕咕……”

    就在这时,两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源头正是纳兰芷卉的肚子。

    “给你,这是聚灵丹可以恢复灵气,也可以填饱肚子”

    “谢谢”

    天渐渐的黑了

    两人都有些沉默了,孤男寡女的难道要睡在一起?

    “这……晚上我睡在哪?”

    “山洞吧,外面太冷,而且不安全,在洞里点着火,洞口用岩石堵上,又安全又保暖!”苏云风想了想说道。

    纳兰芷卉有些幽怨,又有些恼怒,心想着,本小姐问你的意思是孤男寡女晚上怎么睡,你倒是撇得干干净净。

    “呵呵……你放心吧,我不睡的,晚上我打坐练功就好!”

    显然,纳兰芷卉也不是傻子,又继续说道。

    “嗯!”

    纳兰芷卉说到底是一个没有经历过男人的丫头,多多少少有些担心,不过一想到呆在外面,很可能被那些凶猛的妖兽咬死吃掉,这一点点的担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深夜来临。

    紫金蛇的洞穴内,中间地段,苏云风盘腿而坐,双眼紧闭,微微皱眉,努力修炼,而身旁是燃烧着的柴火,柴火那边是躺在衣服上睡觉的纳兰芷卉。

    洞穴的最里面有寒泉,温度很低,所以苏云风将夜晚休息的地方弄在了中间地段,而洞口则是被岩石堵得严严实实。

    火堆另一边,纳兰芷卉微微闭眼,但时不时的却眨动一下,顺着火光有些好奇的看着这边打坐修炼的苏云风。

    浓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厚始终的嘴唇还有那略显稚嫩却很坚毅的英军脸庞。

    纳兰芷卉俏脸微红,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过一想到白天这个不懂怜香惜玉的家伙那样对她,她就忍不住一阵恼火。

    想着想着,陷入了黑暗中。

    ……….

    夜深人静,月光洒在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