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开灵丹

作品:大梦江湖之永生传说

    十万年后,在的东临大陆的。

    东临大陆占万亿平方,坐拥五大王朝十大仙门。

    这个世界以肉身修炼入列修道基础,肉身修炼分五个境界,一重境界,内养,二重境界,练力三重境界,招式。四重境界,刚柔五重境界,阴阳掌握天地变化。

    大明王朝(燕都)

    燕都天子脚下,街上人来人往,都是普通的修仙者,燕都皇城告令一切修仙者禁止在皇城用御剑飞行,违者立即斩杀。燕都皇城上都是凝气境的高手,一些宗门的弟子也不敢造次。

    苏云风盘坐在床,紧闭双眼,吞吐灵气,修炼苏家家祖传秘籍《玄天决》。

    突然。

    门外一个着急的声音传来,是雨儿的声音,苏云风猛地睁开眼,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平日里雨儿一直很淡然,遇事不惊,怎么今天………

    “什么事?”

    苏云风起床开门,门口,一个面容姣好,身段美妙,脸面通红的女子,眼中是丝丝着急担忧之色,见到苏云风,她微微张口,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说啊!”

    苏云风不由皱着眉头,声音有些大了。

    “少爷,刚才府内家丁说府外有人找您有急事,可少爷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见,所以,雨儿就代少爷去了。谁知道,谁知道,那人竟然只给了我一样东西,并且说,要您今天带着开灵丹去陈家,否则就等着给夏月微收尸吧!”

    雨儿说着就伸手递过来一样东西,一枚粉红色的项链。

    话音刚落,苏云风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瞬,随即狠狠咬牙,只感觉脑袋就要爆裂开来,怒火、着急、担忧、烦躁,所有的负面情绪轰得一声全部涌了上来,微微颤的手接项链,眼中寒光闪现,继而冰冷到刺寒的声音一字一顿而出:“陈家,我要你死!”

    “少爷,您千万不要去,现在城内很多人都在寻你,要是去了,肯定会有危险的!”

    雨儿很是着急的看着苏云风,不知不觉中,白皙的小手已经抓住他的衣袖,泪眼朦胧的她可怜兮兮的盯着苏云风,希望他不要做傻事。

    “雨儿,夏月微是我的女人,因为我遭此劫难,我不能不去”

    苏云风强忍着心中的苦涩咧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随即脸色变得凝重,拽着雨儿直接走进屋内。

    “少爷……您……您要做什么?”

    雨儿的脸突然变得红润了,低着头跟在苏云风后面小声地问道,声音中有期待有害怕有喜悦。

    “你个小丫头,乱想什么呢?”

    苏云风有些无语的在雨儿的头上拍了拍,与此同时,直接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小盒子:“雨儿,这东西你保管好,等我父亲回来亲手交于他!”

    苏云风拿出来的正是开灵丹,两天前,他和往常一样在琅琊山脉历练,却不曾想到误入一山洞,在山洞里得到了一些宝贵的丹药,其中就有一颗开灵丹。

    开灵丹,中品丹药,凝气境巅峰修为服下一颗就可成为神变境,绝对的神丹。只有肉身修得五重巅峰方可迈入凝气境界,从而开始吸收天地灵气。

    而现在,燕都城是陈家和苏家两家鼎立,苏家家主苏云扶,也就是苏云风父亲,以及陈家家主陈道风都是凝气三重的高手。

    两家素来不和,争斗数百年不分高下,此时,苏家有了开灵丹,一旦父亲突破到神变,陈家还算什么呢?所以,在苏云扶想来,这颗宝贵的丹药必须要交给父亲。

    因此,苏云风根本就没有透露过自己拥有开灵丹的事,只有自己和女友夏月微知道,陈道风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是夏月微?可是……不应该啊!苏云风有些疑惑的在心中想着。

    “不……少爷,不要,你不要去,我不要你死!”

    雨儿也不是傻子,苏云风这样做,明显是在安排自己的后事,想到于此,她哭的更加凶猛了,两只水汪汪、红通通的大眼睛不舍得盯着苏云风,可怜兮兮的目光让人忍不住怜惜。

    苏云风的心狠狠地抽了抽,或许这个小丫头一直爱着自己吧!然而下一秒还是狠了狠心推开了雨儿,直接转身走人,与此同时,声音传了过来:“雨儿,如果还当我是你家少爷,那就把这件事办好,苏家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彻底相信。”

    “少爷,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信任。您一定要平安归来,雨儿等着你。”看着远去的背影,雨儿喃喃自语。

    苏云风何尝不知道此去九死一生,然而夏月微是自己的女人,作为男人,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

    事实上,如果父亲在的话,这件事也不会如此被动,直接调派府兵就好了。

    可现在父亲不在,苏家完全掌握在苏云河那个老狐狸的手里,想要调派苏家人无疑是可笑至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苏云风只能孤身救人了。

    呼呼……

    寒风呼啸,似利刃尖刀,猛然刮来,刺骨疼痛。

    出了苏家门,苏云风眼睛一眨不眨,迎面直去,拖动脚步,快移动。手持一把血色长刀,身形消瘦而又单调,不知为何却有一种悲凉到沧桑的感觉。

    陈家大院门前一片空旷的广场上,人影密布,杀气冲天,一百侍卫手持长枪,一百家丁携带棍棒,整整齐齐,一排一排的伫立原地,耐心等待。

    而靠近陈家大院门前的地方却是一处囚车,车内,女子脸色苍白,神色衰败,哀怨婉转,可怜无比,正是被囚压的夏月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