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斩道?斩情?

作品:我有一条光阴长河

    追逐战一连持续了数天,朱凰速度虽快,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季秋晨一心要走,单凭朱凰一位妖王根本留不住对方!

    两位妖王从陆地一直打到洲域之海,到了洲域之海后,终于又有两位妖王追了上来,其中一位妖王正是寒蟾,另一位妖王则是只骨蝶!

    寒蟾速度太慢,拖在了最后面,但骨蝶的速度却比朱凰还快!有了骨蝶出手,季秋晨再想逃遁变得无比困难……

    骨蝶和朱凰联手,很快就拦下了季秋晨,然后落在最后的寒蟾也加入战斗,四位妖王在洲域之海爆发大战!

    季秋晨实力不弱,但同时面对三位妖王的夹击,很快就开始负伤!但就在她逃脱无望,将被三位妖王联手制住的时候,一股磅礴浩瀚的剑意瞬间笼罩了这方海域!

    周途目光一凝,立时把明日法则催动到极致,左冥过来了!

    刷!!

    下一刻,一道剑气横贯长空,猛然朝朱凰、寒蟾、骨蝶斩了过去!

    三位妖王脸色大变,当下顾不得去对付季秋晨,连忙合力抵挡剑气!

    轰隆隆!!!

    一声巨响,三位妖王挡下一剑后,头也不回的遁离此地!

    紧接着,左冥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季秋晨的身旁。

    “秋晨!”左冥一把将季秋晨揽入怀中,同时冷冷的望向三位妖王逃遁的方向。

    见到左冥及时出现,季秋晨暗暗松了口气,她连忙抓住左冥的手腕,非常虚弱的说道:“让他们走!我们妖族和人族以后和平共处,就让这成为最后一场轮回大劫……”

    左冥检查了一遍季秋晨的伤势,见其伤的不重,刚才那三位妖王都没有下重手,他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听你的!”

    说着,左冥便带着季秋晨飞空而去,周途赶紧跟上……

    左冥的速度一点不逊色刚才那只骨蝶,如果是在现实之中,周途别说跟上对方,他连看清对方飞往哪个方向都很难做到!只不过,这是光阴长河里的岁月,他有时间法则的加持,只要左冥用的不是传送类的手段,他都能跟上!

    没用多久,左冥就带着季秋晨跨越了洲域之海,来到了一块陆地之上,周途不知道这是哪个洲,但肯定不是衡洲和蜀洲,因为他对这个洲的环境非常陌生……

    由于季秋晨受了伤,左冥没有着急赶路,他挑了个灵气浓郁的山谷,随手布下一座剑阵,然后便开始给季秋晨疗伤。

    疗伤过程非常顺利,不到一天功夫,季秋晨便已完全恢复了过来。

    “可惜,只是虚惊一场,如果季秋晨这次身负重伤就好了……”周途非常惋惜的想着,现在季秋晨就和左冥在一起,不可能再遇到任何危险……

    正当周途这样认为的时候,却见季秋晨忽然开始咳嗽!

    左冥顿时神色严肃起来,立刻重新探测季秋晨的身体,很快眉头紧皱的说道:“受了风寒?”

    “我修炼的是冰道,怎么会受风寒?”季秋晨摇头笑道,风寒是没有修为的凡人才会得的小病,她这种能与妖王齐名的大妖,就算修炼的不是冰道,也不可能会得这种病!

    “可能只是有些累,休息一下便好。”季秋晨接着又道,她对自己的咳嗽一点也不在意,到达她这样的境界,天下能够威胁到她性命的东西,已经少之又少!

    只不过,左冥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他急忙说道:“快把你这段时间经历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我!这病不是小事!”

    季秋晨一时有些诧异,她是难得看到左冥出现这种慌乱的模样。

    “我……咳咳咳……”季秋晨刚一开口,便咳的越来越厉害,然后很快,她的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快速消散!任左冥如何使用手段救治,都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几个呼吸之后,季秋晨当场病死!其苍白的面孔上,还残留着最后的笑容,似乎能死在左冥怀中,是件非常幸福的事……

    眼见季秋晨病死,不仅左冥悲痛欲绝,就连周途也目瞪口呆!他只猜到季秋晨会遇到危险,但完全没有预料这种情况!更重要的是,真正的季秋晨已死,那冰魄剑里封印的那位又会是谁?

    “熔岩骨凤!冰王寒蟾!三生梦蝶!你们找死!”左冥杀气冲天的怒道,秋晨死了!追杀秋晨的三位妖王,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看到这里,周途立刻结束梦境,回到了光阴长河。

    “还好上上个梦境没有直接回答左冥!不然左冥定会连我一起恨上!”周途心有余悸的说道,事情的转变,太出人意料了!

    “没有想到,季秋晨最后居然会被病死!这太古怪了!就算是我这种境界的修士,也不可能生病,就算真的生病,随便用法力调养一下,转眼就能恢复!季秋晨这种妖王一般的存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病死!”

    “也许这就是左冥的情劫……”

    “等等!情劫!”

    想到这里,周途猛然想起一件事,第二根石柱上记载着剑道的起源,而在那个故事中,那位妻子也是病死的!

    “所谓情劫,就是发生在第一位剑仙身上的命运,重演在修炼剑道的所有后辈身上?”周途心中暗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季秋晨最后得的就不是病,而是一个来自剑道的诅咒!

    “仙剑剑灵让我为情斩道,多半是为了避开这个诅咒!但魔界那位仙人却让左冥斩情问道,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左冥亲手杀了季秋晨,就真能跳出轮回大劫不成?”

    “谜团太多!我需要打捞很多次河水才能查出真相!”

    “另外,真正的季秋晨已死,我得尽快弄清冰魄剑里封印的到底是谁!”

    紧接着,周途立刻开始回想有关冰魄剑的一切……

    封印朱凰的烈阳剑和封印‘季秋晨’的冰魄剑,都是左冥留给他的飞剑,他以前还不觉得什么,但现在仔细回忆,两把飞剑其实有着很大的不同!烈阳剑中的朱凰,真正全力出手的时候,每次都会化身骨凤本相!但冰魄剑中的‘季秋晨’,却从来没有显露过妖王本相!

    此外,他在焚炎窟收服烈阳剑的时候,见过朱凰的骨凤真身,但在冰雪谷收服冰魄剑的时候,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过‘季秋晨’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