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十八章:和爱人一起睡

作品:一抹成曦

    沈乐安感受着盛玄浩温柔的手覆盖着她,不禁心跳加速,脸蛋一红,就连呼吸也觉得很困难。

    “皇,皇上。”沈乐安叫盛玄浩。

    “嗯?”盛玄浩歪着头看着她。

    “我,我可能要死了。”沈乐安说道。

    “???”盛玄浩一脸不解。

    看着沈乐安略微紧张的看着盛玄浩,盛玄浩开口:“怎么了?”

    沈乐安说道:“我,我,我好像,不能呼吸了。”

    盛玄浩一愣,随后退后一步:“你憋着气做什么?”

    沈乐安这才呼呼大口呼吸,盛玄浩忍不住一脸想要笑的表情,等到沈乐安呼吸得差不多了,盛玄浩这才靠上去。

    “你写个我看看。”盛玄浩看着纸张上面自己教她写下来的沈字,随后说道。

    沈乐安大呼一口气,随后提起笔落下,一个沈字就被她写了出来,沈乐安不安的看着盛玄浩,“会不会,很丑?”

    盛玄浩收回在沈乐安身上的眸光看向画纸,随后愣住!

    这个丫头,会写的嘛,写的好好看!!!盛玄浩瞬间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皇上,是不是,不好看啊?”沈乐安忐忑的问道。

    盛玄浩笑笑,随后忍不住伸出手揉揉沈乐安的头,这一个动作让沈乐安瞬间被融化,啊啊啊。

    “你以前,应该是个书香门第家的千金大小姐吧。”盛玄浩说道。

    沈乐安摇摇头:“我不记得了,皇上,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呢?”

    盛玄浩一愣,随后手放了下来,想到了小卓子告诉他的关于沈乐安悲惨的家世。

    “以前的,就过去了好不好?不要想起来了好不好?”盛玄浩心疼的看着沈乐安说道。

    沈乐安真的觉得自己好吃盛玄浩温柔的这一套,整个人都要融化掉了。

    “好。”沈乐安娇羞的点点头,盛玄浩瞬间将沈乐安抱在怀里面,紧紧抱着,他很心疼她。

    小卓子本想去找盛玄浩商量一下关于一些冬天的碳灰事宜,怎么都找不到盛玄浩,随后几近打听,这才从别人处听说到,有瞧见盛玄浩回了寝宫,有瞧见盛玄浩去了玉夙宫。

    小卓子没在盛玄浩的寝宫找到他,当下就明白了,盛玄浩是,去了玉夙宫。

    平时盛玄浩都是呆在书房的,不是看书就是批阅奏折或者就是写写字作作画,不知道今个,是怎么了,一下朝也不说看书批阅奏折,或许,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吧。

    昨天晚上盛玄浩和小卓子说了很久的话之后,盛玄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思前想后的想了很久很久。

    是啊,如果说,我不喜欢她,为什么要那么关心她,为什么要嘴硬明明就是在偏心他。

    盛玄浩瞬间就明白了,其实他早就在不知不觉当中,喜欢上那个不懂礼数,粗鲁的小丫头了。

    不过,自己以前,喜欢过她,真的吗?人真的会,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再一次喜欢上另一个人吗?盛玄浩有些怀疑。

    盛玄浩将沈乐安打横抱起来,缓缓走去床边,将沈乐安轻轻放下,随后盛玄浩开始脱衣服。

    沈乐安一脸通红:“皇上。”

    “嗯?”盛玄浩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她。

    “晚,晚上不好吗?”沈乐安说道。

    盛玄浩一笑,伸手将床帘拉下来,随后外套褪去,缓缓朝着沈乐安倒下来,沈乐安一紧张赶紧闭上双眼,随后迎之而来的,就是盛玄浩的手丢过来的一床厚被子。

    “我困了,睡午觉。”盛玄浩躺在了沈乐安的身边,扭头看着沈乐安说道。

    沈乐安:“……”

    随后盛玄浩伸出手拉住被子里沈乐安冰冷的手:“为什么你的手,很冷?”沈乐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都捂不热。”

    盛玄浩紧紧拉在手里面:“盖好一点,冬天来了。”

    “那,皇上,会不会下雪?”沈乐安天真的问道。

    盛玄浩想了想:“我想不起来了,不过,应该是,下雪的吧,如果没有下雪,我就去杀人。”

    “啊???为什么要杀人?”沈乐安惊呆了。

    “因为,六月有飞雪是因为有冤情,如果说,你喜欢看雪,那我就去杀人,他们一旦有了冤情,就会下雪的,这样,你不就可以见到雪了吗?”盛玄浩认真的说道。

    沈乐安赶紧捂住他的嘴巴说道:“不准,我喜欢看雪,是想着在下雪天可以拉着你的手,在雪中漫步,或许一不小心,就会白了头。我不想你去杀人的。”

    盛玄浩笑笑,拉过沈乐安的手,将沈乐安用力的搂在怀里面:“你希望我做一个明君吗?”

    “对呀,我希望皇上是一个明君。”沈乐安说道。

    “那你想做皇后吗?”盛玄浩问道。

    沈乐安一愣。

    “皇后?”

    盛玄浩点点头,就是皇后。

    沈乐安摇摇头:“做皇后好累啊,要管着后宫,其实我更想管着皇上。”

    盛玄浩笑笑:“嘘,别说话,让我抱着你睡会儿吧。”

    沈乐安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她居然有幸和爱的人一起睡午觉,她抬眸看着盛玄浩闭上双眸的样子,好看的侧颜,透白的皮肤,都让沈乐安一阵欢喜。

    这是真的吗?沈乐安忍不住咬咬舌头,嗯,真的真的,是真的,没有在做梦,随后沈乐安也缓缓闭上眼睛开始午休。

    “不要,好不好,求你了,不要杀他,启哥哥……”沈乐安说着梦话,手在乱动,将盛玄浩给吵醒了。

    盛玄浩起初有些起床气一般的生气,随后清醒过来发现是沈乐安在说梦话,赶紧拿起手帕给她擦擦汗水。

    听着她的喃喃自语。

    “求你了。”沈乐安的声音略微显得有些绝望,盛玄浩听得心疼。

    他将沈乐安紧紧抱住,“没事,没事,没事啊。”盛玄浩轻轻安慰着沈乐安,沈乐安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渐渐睡着。

    盛玄浩经过沈乐安的这一番折腾,也睡不着了,他起来看看外面也不早了,于是起身走了出来,阿两正在拖地,于是盛玄浩问道:“她,经常做恶梦?”

    阿两点点头,“嗯,半夜爱踢被子,也老爱做些可怕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