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叶暗部~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雨隐村内。

    一时间人心惶惶。

    他们的首领山椒鱼半藏的尸体被人挂在了村子里最高的那座高塔之上,许多忍者恐惧不安,生怕雨隐村覆灭。

    “从今天开始,这里由我们接管了。”

    一个少年忍者坐在高塔之上,雨隐上忍服部平川和两个小鬼分别站在他的身后,摆出了一副臣服的姿态。

    山椒鱼半藏带走了自己大部分亲信,残存的亲信在见到半藏的尸体之后纷纷选择了逃离,剩下的都是雨隐村的普通忍者。

    这些普通雨忍神色惊惧地望着高塔上的少年。

    就是这个小鬼,杀掉了半藏大人吗?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蓝发女人走到了那个少年忍者旁边,敲了敲他的脑袋:“奈落,不要在这里淋雨了,去看看我给你布置的房间…”

    “……”

    辉夜君麻吕和白忍不住偷笑。

    甚至旁边的服部平川都捂着自己的嘴唇。

    上原奈落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拽着小南的手掌站了起来:“老师不要总是把我当需要照顾的小孩子啊!”

    “好了,我有一些话要和这里的忍者说。”

    小南展开了自己背后的纸翼,飞到了半空之中,俯视着地下的众多雨忍:“刚才那是我的弟子奈落,他刚才说的有一点没错,从今天开始,雨隐村由晓接手了。

    从第二次忍界大战,一直到现在为止,雨之国一直是大国的战场,山椒鱼半藏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这种局面!

    但是从今天开始,佩恩大人决定改变雨隐村的地位,他会让大国体验到战争的痛楚,不会再让任何他国忍者在雨之国交战…

    佩恩大人就是真正的神明…

    从此以后,雨之国再也不会被人欺侮…”

    “……”

    上原奈落听了一会儿小南的演讲,看了一眼空中显得有些圣洁的小南,转头走入了高塔之中。

    从今天过后,小南就会是雨隐村的天使。

    长门就躲在这座高塔里面,他在着手布置六道佩恩的沉睡之地,用来节省他的查克拉。

    现在除了追杀半藏亲信和封锁消息的天道佩恩,其他的佩恩都安置在了这里。

    “上原,你怎么来了?”

    长门皱了皱眉头,轻咳了几声后低声道:“我不是让你跟着小南一起,学习将来如何治理雨隐村吗?”

    这个人看起来是真的想要上原奈落做雨隐村的村长啊!

    上原奈落深感自己的演技过猛,只是挠头道:“算了,长门大人,我们现在人手不够,我还是先出去执行任务吧!”

    “……”

    长门看着上原奈落就要离开,他忽然想去了什么,重新叫住了上原:“等等,带上这个!”

    长门忽然丢过来了一枚戒指!

    戒指上面清晰地刻着一枚原字。

    看起来这枚戒指从未出现过,似乎是长门特意制作的。

    上原奈落的眼前一亮,伸手接过了戒指:“这不是正式成员的戒指吗?小南老师承认我是正式成员了吗?制服我去哪里领?指甲油就不要了…”

    “咳咳咳…小南没有同意。”

    长门轻咳了几声,轻声道:“这是晓用来联络的戒指,只要在戒指里输入查克拉,我就能通过轮回眼感应到你的联络信息…”

    “原来只是一枚戒指啊!”

    上原奈落有些不太满意道:“而且我也可以借用长门大人的黑棒随时通灵六道佩恩吧?感觉没什么用处…”

    “不要的话,可以还给我。”

    “当然要。”

    上原奈落闪身离去。

    长门伸出一只挽回的手,宛如一个孤寡老人一样望着上原奈落风一般的身影消失:“等等,你还没有学习幻灯身之术…”

    “幻灯身之术?”

    上原奈落回转过来。

    “算了,你也不用和晓的其他成员联系。”

    长门冲着上原摆了摆手道:“你只需要跟我和小南联系的话,不需要幻灯身之术,去执行任务吧,把那些入侵雨之国的人赶出去!”

    整个雨隐村是百废待兴。

    他们现在要做的,除了追杀山椒鱼半藏的亲信以外,还要封锁雨隐村内的消息,驱逐和暗杀活跃在雨之国内的敌国忍者。

    不过上原执行任务只是个由头。

    最重要的是,昨天他们离开的时候,干柿鬼鲛私下里使了个眼色,有重要情报传递给他。

    离开了雨隐村之后,上原奈落利用命运技能直接传送到了干柿鬼鲛的身边,这家伙恰好就在等着他的到来。

    “怎么回事?”

    上原奈落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有特别重要的情报,他要锤死干柿鬼鲛。

    干柿鬼鲛也不含糊,沉声道:“鼬先生要和宇智波带土私下会面,上原大人要私下里伏击宇智波带土吗?可以暗中跟随鼬先生,就能找到宇智波带土。”

    “这才过了多久,就称呼他为鼬先生…”

    上原奈落吐了一口槽,他还真没有打算伏击宇智波带土,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都不会去动宇智波带土。

    当然,这个情报并非不重要。

    恰好也可以为宇智波带土找点儿麻烦。

    “好了,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摆了摆手,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又开口补充道:“平时我们两个在晓遇到的时候,可以对我稍微尊敬点,最起码也要和其他人一视同仁吧?”

    “哈?对待实习生不应该呼来喝去吗?”

    干柿鬼鲛的小眼睛里大大的疑惑,他的表情以至于让上原分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上原奈落:“……”

    遇到这么个直男手下是真的没办法。

    要不是刚才在命运面板上看到了宇智波鼬头像的飞速移动,上原奈落非要和干柿鬼家好好计较计较…

    “行了,我先走了。”

    上原奈落象征性地慰问了一番干柿鬼鲛:“你是间谍,要学会保护好自己。”

    “好。”

    干柿鬼鲛点了点头,又开口问道:“等等,上原大人,我又发明了一套漂亮的结印手势…”

    “不学了不学了,练习结印练得手都抽筋了。”

    上原奈落飞快地摇了摇头,整个人犹如潜水一般缓缓潜入了大地之中,循着宇智波鼬的行动轨迹飞快地追了过去。

    即使宇智波鼬的移动速度再快,也比不上蜉蝣之术。

    在一座小树林里面,上原奈落成功赶到了宇智波鼬的前面,他低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变成了一个戴着面具的木叶暗部。

    这一次,上原要再送带土一份礼物。

    宇智波鼬的感知十分敏锐,当他刚刚踏入这片树林的时候,就看到了林中的飞鸟飞出了树林。

    一柄苦无瞬间落入了他的掌中。

    正当一名木叶暗部发现宇智波鼬的踪迹,打算现身的时候,一只只乌鸦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组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宇智波鼬形状。

    “宇智波鼬!”

    “你是木叶村的暗部?”

    宇智波鼬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红芒,他的身体化作实体,握着手中的苦无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肩上:“是木叶派你来追杀我的吗?”

    “不!”

    木叶暗部忍者飞快地摇了摇头,迅速开口讲清了自己的身份:“因为木叶遇到了非常紧急的势态,三代目阁下希望你能收集一部分关于宇智波带土的情报!”

    “……”

    宇智波鼬的心神一凛。

    整个忍界知道他是木叶间谍的人并不多。

    唯一可能会相信他还为木叶卖命的,只有木叶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了吧?那个老头子认为他还相信着火之意志…

    更重要的是,宇智波佐助还在木叶呢!

    但是即使眼前的木叶暗部自称是猿飞日斩派来的木叶暗部,宇智波鼬还想要利用幻术试探一番。

    看看能不能试探出他的真实身份!

    万一是志村团藏派来的人呢?

    上原奈落版本的木叶暗部心中顿时有些焦急,这一次是不是太草率了,为了给宇智波带土添堵就匆匆赶来!

    一旦他遭遇到宇智波鼬的攻击之后,必定会显出原形,那个时候估计只能想办法杀掉宇智波鼬…

    或者用他的弟弟威胁了吧?

    正当宇智波鼬眼中的写轮眼开始转动的时候,这名木叶暗部忽然低头开口道:“请不要对我释放幻术,因为我的大脑里有着特制的咒印,无法承受任何一次幻术攻击。

    在我死之前,请允许我先把重要的情报交给你。”

    “……”

    宇智波鼬眼眶中的写轮眼缓缓停下,声音有些晦涩地开口道:“听起来…前辈是一名死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