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想逃的话,也要问一下我吧?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上原奈落被迫训练了一个星期的体术,生命能量涨了3点,这个效率真是低得让人心疼。

    幸好,这个训练很快就不用继续进行了。

    雨隐村的内战很快就要开始,没有人会想到只有佩恩六道、小南和上原奈落的组合,会推翻山椒鱼半藏的统治。

    战争的主力,暂时只是小南和上原奈落。

    由于长门身体行动不便,佩恩不能长时间持续作战,所以将会由小南和上原两人,剪除雨隐村在雨之国的忍者哨点和在外的雨隐忍者,逼迫山椒鱼半藏集合他所有的力量。

    只要山椒鱼半藏召集全部雨隐忍者回到雨隐村保护自己,佩恩六道就会集体出动,消灭那些聚集起来反抗他们的忍者。

    当年那些被山椒鱼半藏和志村团藏所坑害的单纯天真的少年,终究还是长出了脑子。

    上原奈落接到了一项清理忍者据点的任务,以及一份相关的情报,在那座据点里驻扎着两支忍者小队,一共八名忍者,其中有两名中忍队长。

    而他的任务,是杀掉其中七个,故意放走其中一个,让雨隐忍者向雨隐村内传递战争开启的消息。

    最好,能够引起雨隐村的惊慌。

    这有点儿考验演技。

    但是,上原奈落既然自认为是晓组织的四大演员,要和黑绝、带土、宇智波鼬角逐影帝的,最不缺的自然是演技。

    雨之国东部。

    一个隐藏在山崖下的据点。

    山崖据点驻扎着两名中忍和六名下忍,他们平时的任务就是监视是否有大规模的军队入境、是否有流浪忍者出没、是否有人胆敢反抗半藏大人。

    雨隐中忍镰仓慢悠悠地晃到了据点洞口,望着外面的倾盆暴雨,神色恍惚道:“每一天都是糟糕的天气,不知道这鬼天气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

    砰…

    砰砰砰…

    一个奇特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个声音与哗啦作响的暴雨不像。

    雨隐中忍停下了自己的话头,仔细听着外界的声音,在雨之国长大的人,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那是雨水打在竹伞上的声音。

    镰仓飞快地转过头望向了自己的队友,手指冲他们悄悄地打着信号,有敌人来了!

    毕竟暴雨这么糟糕的天气,却有人莫名其妙地来了雨隐据点,那他肯定不是来旅行的吧?

    “那个…你们准备好了吗?”

    暴雨之中,传来一个稚嫩羞涩的声音。

    正当这些雨隐忍者们有些无语的时候,一道紫色的能量射线将整座山崖切成了两半,磅礴大雨落了下来…

    雨隐忍者们不顾雨水落在脸上,望着缓缓向两边倒塌的山崖,这幕震撼的画面冲击着他们的心神…

    “…这到底…是什么术式?”

    “只是一击,就把整座山崖瞬间切开…”

    事到临头,唯有镰仓中忍还有些理智,飞身闪到了一边的岩石背后,高声提醒道:“敌人很强,全体注意警戒躲避!”

    镰仓一边提醒自己的部下们,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观察着摧毁了他们据点的敌人…

    那是一个撑着竹伞的少年忍者。

    镰仓下意识地想要否决自己看到的画面,表现出来那么强大的敌人,怎么可能会显得那么年轻?

    然而,这就是事实。

    上原奈落一步步走了进去,面带微笑地看向了众多雨隐忍者,轻声道:“那么,我们能开始了吗?”

    “小鬼,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镰仓紧紧地握着手里的苦无,神经崩得越来越紧,他现在甚至分不清自己额头上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汗水。

    “你在说什么没有意义的废话呀?”

    上原奈落抬起雨伞,露出了自己那张微笑的面孔,口中却道:“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杀掉你们了!”

    明明那张稚嫩的脸在微笑着,口中却说着血腥的话,仿佛让镰仓看到了魔鬼。

    这个小鬼,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邪恶之人!

    “混蛋,杀了他!”

    镰仓挥动着手中的苦无冲了上去,口中招呼着自己的部下蜂拥而上,在他们队长的指挥下,一群雨隐忍者手中各自握着忍刀、链刃和手里剑冲了上来!

    上原奈落握着自己的竹伞,垂头叹息了一声:“生命那么短暂,你们为什么还喜欢走捷径呢?”

    一道金光闪烁,出现在他的身上!

    那是一面金色的圆罩,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为他挡下了诸多忍具的攻击!

    一柄柄金色的虚拟光剑出现在保护罩的周围,随着上原奈落挥了挥自己的手掌,光剑瞬息之间落下,竟是悉数刺穿了那些靠近他的雨隐忍者身体!

    “……”

    镰仓惊骇莫名!

    在他的视线之中,无论是手里剑、苦无还是忍刀链刃,都无法刺破那一层看似薄薄的金色光罩,这简直让人绝望。

    那个少年举手投足之间,杀死了整个据点的大部分忍者,如今只剩下了他和另一个中忍!

    幸好,另一个中忍并未丧失理智,手中飞快地结印,一抹水流激射而出:“水遁·水乱波!”

    显然,这种C级水遁忍术对于敌人来说丝毫没有造成什么麻烦,上原奈落只是扭转就避过了激荡的水流。

    一道水花忽然化作水鞭,缠住了上原的身体!

    “水遁·水流鞭!”

    镰仓手中紧紧地缠着水流鞭的另一侧,他的心神已经镇定下来,口中轻声对自己的同伴开口喝道:“你回村子禀报这里的情报,我来拦住他…”

    “……”

    另一个雨隐中忍也不迟疑,点了点头之后,飞快地奔向了远处,他也不认为镰仓能够战胜那个少年。

    但是…至少也要把这里的情报送出去。

    只要镰仓中忍能够拖住那个少年一会儿,他就能借助暴雨天气,让自己融入环境之中,逃离这片战场!

    “哈,丢掉自己同伴就这么逃掉不太好吧?”

    上原奈落的指尖出现了一张卡牌,灵巧地在指尖转动着,被他甩手掷向了那个逃亡的雨隐中忍!

    明明只是一张卡牌,却表现得比手里剑还要锋利。

    只见那张卡牌飞快地掠过暴雨,插在了那名雨隐中忍的身上,旋即就是沉闷的爆炸声响了起来…

    那个逃走的雨隐中忍尸骨无存。

    上原奈落一手挣脱了水流鞭之术,扬起了手中的竹伞,抬起头看向了仅剩的镰仓中忍:“就算是想要逃回去向山椒鱼半藏汇报的话,也应该让我来挑一下,到底让哪个人活着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