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伞呢?(求推荐票!)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人间道佩恩出来之后,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看了一眼小南,又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先是确认他们两个人的安全。

    “嗯?上原受伤了?”

    人间道佩恩看到了上原肩上的伤口,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声音有些阴沉道:“小南,出什么事了?这具身体里的查克拉并不多,先把天道通灵过来吧…”

    “没事。”

    小南摇了摇头,指向了地上的山中风:“敌人已经被我们清理干净,现在我们需要从他的大脑中获取关于团藏情报。”

    “好,我知道了。”

    人间道佩恩点了点头,拎起了地上的山中风。

    人间道佩恩利用心层潜之术抽取了山中风的记忆之后,脸色有点儿不太好看,于是他又抽出了山中风的灵魂直接杀死了他。

    小南轻声问道:“有关于团藏的情报吗?”

    “有,团藏…不会来雨隐村了。”

    人间道佩恩低声说着他得到的情报:“哼,山椒鱼半藏恐怕还不知道,团藏并没有打算和他诚心诚意地合作。

    木叶的三代火影禁止他离开木叶半步,志村团藏只能派出自己的部下行动。

    志村团藏最近的确想要联合山椒鱼半藏,但是他的行动受限,于是他把谈判和联盟的事全部交给了这个叫山中风的人。”

    “看来是空欢喜一场了。”

    小南眼神闪过一丝沮丧,低声道:“我还以为这一次我们能把山椒鱼半藏和志村团藏同时解决掉。”

    “不,还有一点别的收获。”

    人间道佩恩沉声道:“这些忍者除了联合半藏以外,还要负责搜索宇智波带土的踪迹,试图把他抓回木叶…虽说宇智波带土那家伙隐藏了身份,但是他的确是一个叛忍。”

    “那也没有必要再去重新招揽他了!”

    小南的脸上有些恼怒,她转头看了一眼走来的上原奈落,继续道:“我警告过他们离奈落远一点,但是宇智波带土那家伙仅仅因为身份暴露就想要杀掉奈落,我迟早要杀了他!”

    “老师,我不在意的。”

    上原奈落的表情有些微妙,他低头看着小南和人间道佩恩脚下的土地,轻声道:“只要老师和弥彦大人想做的事需要带土前辈,不论他做了什么,我其实都无所谓的…”

    这话说得有点儿绿茶。

    因为绝就隐藏在这片土地之下。

    地下的绝肯定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

    地下的绝听到了上原的话之后,心下稍稍有些放心,在它们看来大概长门和小南会顺水推舟,接纳宇智波带土回归。

    岂料小南的脸色瞬间变了,声音有些冷漠道:“长门,我们不应该接纳那个试图伤害奈落的家伙…奈落才是我们的家人!”

    人间道佩恩:“……”

    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而且他也没有想着重新接纳宇智波带土啊!

    不过为了安抚暴躁的好友,人间道佩恩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等到我们的任务结束之后,就让绝想办法去招揽宇智波带土,然后我们偷偷伏击杀掉他,可以吗?”

    “可以。”

    小南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上原奈落偷偷夸了自己一波。

    地底下的绝偷偷把上面的三个人骂了一遍。

    幸好它们躲在地下多偷听了一会儿,不然怎么可能知道长门和小南生出了这么恶毒的心思?

    这还是那两个容易被骗的人吗?

    绝有点儿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一定是宇智波带土的错,他就不该随便对上原奈落出手啊!

    明知道那个小家伙是小南的弟子,还想要杀人灭口,最后还差点儿被那个小鬼反杀!

    不愧是宇智波一族少见的吊车尾…

    绝已经没有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黑绝和白绝吐槽了几句长门和小南,就去向宇智波带土报告坏消息去了。

    地面之上。

    人间道佩恩和小南解决了关于宇智波带土的分歧之后,又提及了一个情报,就是关于下一次和山椒鱼神达的会面时间。

    小南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掉半藏的右手山椒鱼神达以及他带来的雨隐忍者。

    人间道佩恩点了点头,看着小南和上原奈落轻声道:“如果遇到危险,直接召唤天道出来,我会随时准备答应你们的通灵。”

    “我知道了。”

    人间道佩恩离开之后,小南的目光缓缓转动着,停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奈落,跟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

    上原奈落满脸困惑。

    辉夜君麻吕、白和服部平次等人看到师徒两人走向了远处,他们一脸茫然地待在原地。

    这就是一群打酱油的。

    小南走路的时候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她一言不发地走在上原前面,甚至当一场新的大雨来临,雨水落在她头顶的时候,小南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柄竹伞出现在了小南的头顶。

    上原奈落出声叫住了她,握着手中的竹伞推了推,认真地看着她道:“老师,下雨了。”

    “又下雨了么?”

    小南慢慢地抬起头,望着越来越大的雨滴落在地上,她才终于开口道:“不走了,就在这里说吧。”

    “好。”

    上原一脸地顺从。

    小南的脸上有些不悦,她迟疑着看着上原开口道:“今天你的战斗方式很有问题…当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应该做的不是救我,而是逃走保住自己的生命。”

    “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上原奈落飞快地摇了摇头。

    上原大概明白了小南的心思了,这是许多年前弥彦和长门拼了性命想去救她,结果发生了弥彦自杀、长门双腿残疾的悲剧。

    今天他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所以小南其实是害怕了吗?

    是的,小南的确是害怕了。

    小南头上戴的鸢尾花轻轻地颤抖着,神情渐渐变得有些冰冷:“奈落,我是你的老师,我教给你的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样啊…”

    上原奈落的嘴角弯了弯,在这个有些寒意的大雨中,摆出了一个天真温暖的笑容:“我知道了,老师。”

    看到小南点了点头之后,上原奈落的笑容不减,发出了一击灵魂拷问:“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危险,甚至会丢掉生命,小南老师会怎么做呢?”

    “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的。”

    小南皱了皱眉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上原奈落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如果一定会有这种事发生呢?我们无法保证会遇到多么危险的敌人。”

    “……”

    小南的脸色白了一瞬,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点点地用力夺走了上原手中的雨伞。

    小南转头打着竹伞离去,任由上原淋在雨中。

    这个蓝发女人一边撑伞走在雨中,一边高声道:“如果真的有那种情况,我会丢下你,独自逃生。”

    上原奈落站在雨中,目视着小南一步步远去。

    上原可以理解小南说的是气话,但是为什么要拿走他的竹伞,让他自己淋雨啊?

    雨水顺着上原的头发流下,打湿了他的衣服。

    上原缓缓抬起头,他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渐渐被淹没在了大雨之中:“如果有那么一天,希望老师你真的可以自己逃走…但是老师,你真的会这么做吗?”

    “……”

    雨下得更大了。

    一张张折纸蝴蝶飞快地在雨中穿过,在上原的身边,汇聚成了小南的身影。

    女人神色痛苦地伸出手臂抱住了上原的脖颈。

    上原奈落叹了一口气,演技好像用力过猛了。

    上原只能顺从地揽住小南的身体,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情绪:“小南老师…我们的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