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就当还我老师欠的恩了!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听到静音的话,上原奈落忍不住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女人:“纲手前辈是忍界最负盛名的医疗忍者,也没有办法吗?”

    “静音的医术和我的医术并没有什么区别。”

    纲手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正在辉夜君麻吕,轻声道:“静音都束手无策的话,我也不可能提出有效的医疗方案。”

    因为她现在的特殊情况,无法给人看病。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认真地冲静音鞠躬:“虽然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要感谢静音小姐…”

    上原的确没对纲手抱有太高的期望。

    未来的大蛇丸是一个集忍术、禁术、医疗、物理、生物、神学和化学为一身的大科学家,依旧对君麻吕体内的血继病束手无策。

    纲手这种专精于医疗忍术的忍者,想来也不太有可能治好他。

    而且现在的纲手还是一名恐血症患者。

    果然,万一这个几率太低了。

    辉夜君麻吕看到上原的动作之后,也朝着静音恭敬地行了一礼:“多谢静音小姐,这里感激不尽…”

    对于救死扶伤的医生,应该抱有敬重。

    静音神色尴尬地制止了他们的动作,轻声道:“请务必不要这样,没有能够提出治疗方案已经是我们医疗忍者的失职了,我只能提出一个建议,让他多补充一些人体内必要的营养吧!”

    “好的,我记下了。”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身前还剩下的那一摞摞钱,轻声道:“这些就留下来,当作静音小姐的诊费吧!”

    静音连忙推脱道:“这怎么好意思…”

    纲手一拳砸了下去,脸上有些不满道:“喂,小鬼,这可是我们赌局要用的钱!”

    纲手这女人的脑回路真是无法理解!

    为了能进赌场总是去借钱躲债,现在上原把钱送给她,她又非要拉着上原继续赌,正大光明地把钱输给她。

    “抱歉,纲手前辈,我们还要赶路。”

    上原奈落轻笑着看向了静音道:“纲手前辈总是输钱,生活会过得很拮据吧?静音小姐留下用来冲抵两位的生活费吧!”

    纲手听到这句话,她的脸上顿时满是怒意:“喂,上原小鬼,你以为我们是出来乞讨的吗?!”

    静音:“……”

    “不。”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看着满脸愠怒的纲手,认真地解释道:“当年我的老师也曾经在战争中接受过纲手前辈的恩惠,现在就当作是我们的回馈吧!”

    纲手的神色顿时有些错愕。

    她没有想到上原竟然还有这番说辞。

    要不要问问这小鬼的老师是谁来着,教出这么一个知恩图报的弟子,有朝一日见到上原的老师,她是不是可以借点钱什么的…

    纲手有时候比谁都正直。

    有时候实在没什么节操可言。

    “告辞了。”

    上原奈落彬彬有礼地打过招呼之后,带着辉夜君麻吕转身离去。

    纲手不无遗憾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啧啧感叹:“除了大爷爷,这还是第一个能和我玩得开心的人呢…”

    “纲手大人,人家还没有成年啊!”

    静音满头黑线地收起了上原留下来的钱。

    静音倒是真的对上原的大方很有好感:“那个小家伙人真的很好,他应该是为了报答纲手老师之前救过他的老师的恩惠,这两天才会故意输给纲手大人吧?”

    “哈?”

    纲手顿时对静音的话大为不满,一拳砸在了静音的脑袋上:“你说什么,我可是堂堂正正从他手里赢过来的!”

    静音捂着脑袋附和几句:“是是是…”

    “不过那个小鬼真有意思…”

    纲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轻笑道:“静音,你以为给你送钱的都是好人吗?大蛇丸那家伙以前也经常借给我钱,从来没有主动要债!”

    “……”

    一个半小时后。

    上原奈落和辉夜君麻吕重新跟上了队伍。

    队伍里的众人只是看着上原的脸色就已经知道了他和纲手的赌局结果,干柿鬼鲛和鬼灯满月识趣地没有开口。

    桃地再不斩是个不要命的,他看了看上原,冷笑道:“小鬼,又把钱输光了吗?”

    “……”

    上原奈落抬眼看了一眼桃地再不斩,暗暗把他的名字记了一笔,这么多人都没开口,就你话多?

    然而看到众人的目光汇聚他的身上,上原出声解释道:“我看那个女人实在可怜,就施舍给了她一点钱,当年我的老师也受过她的恩惠,坐视她过着贫苦的生活也不太好。”

    这话说的跟真的一样。

    好像也确实算是事实。

    不论输给纲手的钱还是留给静音的生活费,算是还了小南当年拿了人家干面包的人情。

    桃地再不斩本来还想再整几句嘲讽的话,但是看到了上原奈落不善的眼光,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白的脸上有些紧张和不安,他看了一眼有些失落的辉夜君麻吕,轻声问道:“上原,君麻吕的病可以医治吗?”

    “纲手也没有办法。”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落寞的辉夜君麻吕,轻声道:“不过我猜测他可能是缺钙吧?钙铁锌硒维生素,可能都缺?”

    “…缺…缺什么?”

    白和辉夜君麻吕的眼神中有着大大的不解。

    “反正就是缺营养吧!”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想起了前世那些稀奇古怪的广告,叹了一口气道:“这儿也没什么新盖中钙,先让他多喝点儿牛奶吧!等我将来想想办法…”

    尸骨脉的血继就是聚集人体骨中的钙质,从而让骨头变得坚硬异常,上原也搞不清楚血继病的本质。

    不过他也不慌。

    这个忍界许多无法用科学解决的事,那就只能用查克拉解决,查克拉解决不了的事,那就看看系统有没有办法解决吧!

    说不定将来会抽到什么稀奇古怪的技能呢?

    如果连他的外挂都没办法解决君麻吕的病情,那么君麻吕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上原奈落心中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系统的两个支线任务,这两个任务都不是那么快能够完成的。

    支线任务:让白活下来(0/1),奖励未知。

    支线任务:让辉夜君麻吕活下来(0/1),奖励未知。

    根据上原的猜测,只要他让白和辉夜君麻吕度过十五岁的寿命劫难就可以完成,白今年才十一岁,辉夜君麻吕也只有十岁。

    白的问题不必担心。

    君麻吕的事也无需着急。

    只要这段时间上原奈落仔细寻找系统面板里面那些可能带来治疗技能的任务,应该就有希望解决君麻吕的病情,还可以解决鬼灯满月可能会患上的疾病。

    上原奈落又不由得看了一眼前方的鬼灯满月,这个十三岁的忍刀七人众,竟然连这种支线任务都混不上,人气在二次元里面未免也太低了吧?

    跟纲手比起来真是天差地别啊!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带着一群忍刀七人众回去复命,上原奈落还真有点儿想留在纲手身边,完成几个不好直说的支线任务…

    说不定里面就有医疗技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