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她在挑衅我啊!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上原奈落辗转反侧了一夜。

    一晚上输了几百万两,搁谁也睡不着。

    明明他只是想要顺便完成两个支线任务,结果输光了钱,丢尽了脸,更丢人的是输钱的对象还是纲手。

    这事说出去败坏他的人设。

    将来他成为了忍界第一幕后大Boss,纲手知道之后张口就来,那个叫上原奈落的不是赌桌上输给我几百万的那小子么?

    这…还有形象吗?

    “算了,人无完人。”

    “千手柱间还是个脑残,宇智波斑还有前列腺炎,这点儿小事无关痛痒,而且纲手身上还有几个稀奇古怪的支线任务,任务奖励还不太低,长得还有一点点女人味…”

    深更半夜,上原奈落迷迷糊糊地呢喃了几句,莫名其妙地梦到了身穿红云黑袍的小南。

    睡梦之中。

    小南的脸上不复以往的温柔,反而是一脸的清冷,黑着脸呵斥他:“奈落,你学会了赌钱吗?”

    小南的背后还站着煽风点火的佩恩:“自来也老师教导过,我们绝对不能和赌钱的人待在一起。”

    “而且这个叫上原的小鬼还是和纲手赌钱,他不是被纲手的美貌引诱,就是想要坑骗纲手的钱…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纲手这么漂亮还是单身吗?就是因为她是个赌鬼啊!”

    说话的是站在佩恩背后的高大男人,上原看不清他的脸,只能根据他的声音和轮廓判断,那应该是自来也。

    “……”

    这个梦境的结尾是以神之纸者术、地爆天星和仙法·五右卫门集体合击上原,最终上原大魔王还是在纲手的支持下,打败了小南、佩恩和自来也的正义组合。

    真就做梦呢吧!

    还是个乱七八糟的梦,糅杂了噩梦、美梦和春梦的各个要素。

    清晨时分。

    上原奈落从床上爬了起来,意犹未尽地抹了抹自己的嘴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

    “上原大人。”

    有人敲了敲门,干柿鬼鲛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今天我们是继续赶路,还是在汤忍村再待一天?我又帮您准备了五百万两…”

    “…今天加快速度赶路!”

    上原奈落猛地打开了房门,满脸不爽地看着干柿鬼鲛:“昨天我输给纲手的事,没有别人知道吧?”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干柿鬼鲛歪了歪头,旁边站着一排自己人,鬼灯满月、桃地再不斩和辉夜君麻吕赫然在列。

    白惊愕地捂着自己的嘴巴。

    “……”

    上原奈落猛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打量着在场的众人:“汤忍村发生的事,不可以让其他人知道,尤其是我的老师,明白了吗?”

    “…是。”

    干柿鬼鲛微笑着点了点头,其他人也各自应了下来,没搞懂上原犯了是什么毛病。

    上原奈落当然不能告诉他们。

    他必须要在小南老师面前扮演一个完美的弟子,他的身上不能有任何让小南不悦的污点,这才有可能成为晓的正式成员。

    汤忍村的村口。

    上原奈落一行小队刚刚走过来,恰好就遇到了也要离开汤忍村的纲手、静音和她们的宠物小粉猪。

    纲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打量着上原身后的一群长得奇奇怪怪的人,忽然展颜一笑:“早啊,小鬼!你们也要离开汤忍村吗?”

    “……”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纲手有些清凉的衣服,转头从纲手身边经过,没有理会金发女忍者。

    其他人跟在上原的身后,战战兢兢地从纲手的身边经过。

    “喂,小鬼!”

    纲手有些不悦地想要叫住上原,看到他没什么反应,轻笑道:“昨天晚上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乖得像只猫咪一样,怎么过了一晚上现在就翻脸不认人吗?”

    “纲手大人!”

    静音脸色通红地挥手想要制止纲手的虎狼之词:“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啊!那个小家伙还是未成年啊!”

    “好了好了…”

    纲手拍了拍静音的肩膀,把她推到了一边,只是目光微微有些凝重:“刚才我没看错的话,跟在那个小鬼身后的人里面,有几个是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吧?”

    “哎?”

    静音有些不解。

    纲手拍了拍她的脑袋,自信一笑:“那个小鬼的身份看起来很不简单,说不定我们可以再赢他一笔,当作旅行的经费!”

    “万一我们输了呢?”

    “那个小鬼一看就是个雏儿,我怎么可能会输?”

    “不要说这种话啊!而且这太危险了,纲手大人不是说他身边跟着的是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吗?万一他们翻脸的话…”

    “不用担心,我有绝对的把握。”

    纲手自从接触赌术开始,除了赢了一次千手柱间,还从来没有碰到一个能让她赢钱的人,怎么舍得轻易放过?

    反正她今天也要离开汤忍村,不赢白不赢!

    而且纲手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静音,她能感觉到那个和她赌钱的小鬼很有意思,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的赌鬼!

    那种感觉和她自己的作风很像…

    那个小家伙心里其实很想赢,只要能赢一次,不论输多少次都所谓!

    纲手掏出了一张纸币,继续朝着上原奈落高声道:“喂,小鬼,需要再给你几百两当路费吗?”

    “……”

    上原奈落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难看起来。

    旁边的干柿鬼鲛见状抓向了鲛肌的刀柄,上原挥了挥手制止了他的动作:“…不用理她。”

    “小鬼!”

    伴随着纲手的轻喝,一张纸币朝着上原奈落的方向飞速射来,被他用手指轻松夹住!

    上原奈落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了站在汤忍村口处好整以暇的金发女忍者。

    纲手的拳头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上原奈落笑道:“今天是没钱跟我玩了吗?我不介意打欠条的哟!”

    说完之后,纲手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女人风情在纲手的身上显现得淋漓尽致,让人望着她都不好意思直视。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

    他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你们等我一会儿…”

    上原奈落终于忍不了了,他又不是一个正经忍者,他的心里只想得到系统的支线任务奖励。

    “上原大人!”

    干柿鬼鲛整个人都不好了,小小的眼睛里面有着大大的疑惑!

    然而看到上原奈落伸出的手掌,干柿鬼鲛还是把一个封印卷轴放在了上原的手上。

    上原都有点儿怀疑纲手作弊了!

    按照常理来说,在赌桌上胜过纲手应该是最简单的一个支线任务,怎么现在感觉比杀了她还难!

    鬼灯满月抬起头,迟疑着开口道:“大人,纲手大人是传说中的三忍,不论是她的身份还是实力,都不适合和她发生冲突…”

    忍者们都十分敬重纲手。

    某种意义上来说,纲手当年推广设立专职的医疗忍者,大大减少了忍者伤亡,她已经超越了木叶忍者的狭隘身份。

    “但是她在挑衅我!”

    上原奈落猛地握紧了手里的卷轴,冷冷地看着远处的纲手:“君麻吕留下,你们先走,不能让这女人太得意,我又不是什么送财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