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擅长讲故事的宇智波鼬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我先回基地去。”

    佩恩和上原奈落谈完之后,冷声叮嘱道:“上原,你也立刻回到晓的基地,不要让你的老师担心。”

    说完之后,佩恩解散了通灵化为烟雾消散。

    由于天道佩恩距离本体长门太远,天道佩恩体内的查克拉在释放过两个瞳术之后,其实就已经几近枯竭。

    如果无法得到长门的查克拉传输,天道佩恩也发挥不出太大用处,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

    不如尽快回去,从宇智波鼬口中打探情报。

    上原奈落也没有停留,他通灵出来佩恩,只是让隐藏在暗中窥探的宇智波带土认清事实,他的演员身份已经被剥离了。

    现在宇智波带土应该已经认清事实了吧?

    唯一可惜的是,大蛇丸偷偷溜走了。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之后,上原奈落带着干柿鬼鲛、鬼灯满月和白等人离开了水之国,踏上了回家的路。

    所有人都离开后。

    山林中的阴影之处。

    神秘面具男的身影露了出来,有些惆怅地喃喃自语道:“失算了,那个小鬼竟然能通灵出佩恩么…”

    身份要彻底暴露了!

    不过神秘面具男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长门想要踢开他,独自开始收集尾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只有绝才能收集齐尾兽的情报。

    这一次的身份暴露只是影响他的地位和形象,并不妨碍他继续月之眼计划。

    神秘面具男并非全无所获。

    他怀疑大蛇丸察觉了他的身份并且泄露了给了卡卡西,谁让大蛇丸无缘无故出现在水之国呢?

    于情于理,大蛇丸是最有可能的人选。

    “算了,只能放弃封锁消息了…”

    神秘面具男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一个时空间漩涡出现在他的身后,拉扯着他进入了漩涡之中。

    雨之国。

    晓组织的基地。

    佩恩解除了上原的通灵之术,刚刚回到了这里,迎面就看到了神色担忧的小南。

    小南和角都、宇智波鼬招揽了飞段之后,才在这两天回到了晓的基地。

    “长门,是你的本体那边出什么问题了吗?”

    “不,是上原。”

    佩恩摇了摇头,神色阴沉道:“或许我们能查到十二年前的真相了,先去把宇智波鼬控制住,绝对不能让他逃走!”

    “怎么回事?”

    “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男人,是一个叫带土的忍者,他很有可能是一个想要利用我们的木叶间谍!”

    佩恩的脸色难看,沉声继续道:“上原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正在遭遇他的追杀!”

    “我去救上原!”

    小南背后的纸翼张开,就要离开这里。

    天道佩恩拦住了她,低声解释道:“不用担心,上原那边恰好遇到了大蛇丸,我已经帮他解决了;他的身边有三个忍刀七人众的保护,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先去见宇智波鼬!”

    小南身上折纸片片飘飞,声音冷冽道:“从他口中,问出情报!”

    由于上原还没有归来,宇智波鼬还没有新的队友,所以他不能外出执行任务,只是坐在基地外的湖边思考人生。

    一群纸蝴蝶忽然飘落在他的面前,汇聚成一个蓝发女人站在湖水之上,荡起一圈圈涟漪。

    小南看着他,轻蹙着眉头道:“大名鼎鼎的灭族之鼬,难道也会有什么烦心事吗?”

    “小南前辈,有事吗?”

    宇智波鼬的心情有些抑郁,他只想自己安静地坐一会儿,不太想和眼前的女人谈心。

    小南却不在乎他的心情,只是冷声开口问道:“宇智波鼬,你是木叶叛忍,你在木叶的时候听说过带土这个名字吗?”

    “带土?”

    宇智波鼬想起了自己许久之前参加过的一次葬礼,疑惑地抬起头,补充了小南口中那个完整的名字:“宇智波带土?”

    小南的眉头微皱,仔细观察着宇智波鼬的表情,看到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心里有些诧异。

    宇智波鼬,也不知道面具男的身份?

    小南沉声继续问道:“你们都是同族,你应该认识那个叫宇智波带土的人吧?”

    “嗯?”

    宇智波鼬低下头来,只是望着湖面轻声回答:“宇智波带土在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时候就已经阵亡了,因为无法找到他的尸体,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葬入木叶慰灵碑的英雄。”

    “哦?”

    小南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继续说啊!”

    单单只是从宇智波鼬的话来判断,神秘面具男是宇智波带土的概率至少就有八九成了。

    不过从宇智波鼬的表情来看,他似乎还不知道神秘面具男的真实身份?

    这么想的话,宇智波鼬可能不是木叶间谍,毕竟他可是杀光了整个宇智波一族。

    “……”

    宇智波鼬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小南,宇智波带土人早就死了,还让他继续说什么?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难道讲一遍带土的生平吗?

    一个早就去世的人,为什么会引起小南的兴趣?

    宇智波鼬仔细观察着小南的声色,一边轻声继续道:“据说宇智波带土的成绩不太好,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木叶忍者毕业分配的时候,带土被安排和当时最天才的忍者旗木卡卡西分为一队,成为了四代火影的弟子…”

    一个吊车尾的故事从宇智波鼬口中娓娓道来。

    宇智波鼬从自己家族其他人口中听来的消息,再加上他自己的理解和润色加工,塑造出来了一个吊车尾最终成为木叶英雄的正能量成长故事。

    小南听的时候忍不住有些侧目,她没想到宇智波鼬这家伙竟然还有讲故事的天赋。

    宇智波鼬讲的忍者故事比自来也讲的动听多了。

    自来也写的那本《坚强毅力忍传》都什么玩意儿,晦涩得让人看不下去,真的不如宇智波鼬的故事。

    “…最终,宇智波带土成为了木叶的英雄,长眠于异国他乡,而承载着战友意志的天才忍者旗木卡卡西,也以旧友赠送的写轮眼成就了写轮眼卡卡西的荣誉。”

    这个故事并不能算泄露情报,其中许多内容都是众所周知的,而且是一个传播火之意志的故事。

    宇智波鼬讲完这个故事,自己甚至都被故事中的带土打动了,他缓缓转过头看着好整以暇的女忍者,心里还有些纳闷…

    他的故事不好听吗?

    火之意志没有传播到小南的心里吗?

    “讲完了?”

    小南的眉头皱了皱,要不是她知道神秘面具男就是宇智波带土,说不定还真对他有些钦佩了。

    “嗯…”

    宇智波鼬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感觉这女人有点儿不可救药:“小南前辈,你怎么会对宇智波带土的事有兴趣?”

    小南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张开了自己背后的纸翼,冷声道:“跟我来吧,佩恩要见你!”

     

    ————

    求推荐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