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承载着晓之光明的少年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晓组织的校服,挺帅气的。

    或许是因为上原奈落的演技用力过猛,直接导致了小南不愿意让他沾染晓组织的黑暗,想要让他拥有一个光明的前途。

    上原奈落没有得到新衣服,只能用些许羡慕的目光望着宇智波鼬披上那身红云黑袍。

    小南看了一眼满眼羡慕的少年,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奈落,你的未来会很光明。”

    “其实就这样也挺好的。”

    上原撇了撇嘴,随口嘟囔了一句。

    然而当他看到小南又掏出了两瓶紫色的指甲油递给宇智波鼬的时候,脸皮忍不住抽了抽。

    晓组织的妆容,一定要这么浓吗?

    男人也要涂抹指甲油么?

    小南望着宇智波鼬平静地接过指甲油,忽然开口对着他说道:“宇智波鼬…以后离上原远一点,如果被我看到谁想伤害他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

    宇智波鼬垂下头看了一眼站在小南身边的上原奈落,微微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小南前辈,合理的战斗也能让小孩子成长得更快啊!”

    站在宇智波鼬旁边的面具男倒是饶有兴致地望着上原,开口道:“感觉这个小鬼的纸牌投掷和小南前辈的纸遁秘术很相似,该不会是小南前辈的弟弟什么的吧?”

    “……”

    浅蓝色头发的女人皱了皱眉头,既不回答,也不否认,出声驱赶着他们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离开了。”

    “好好好!走了走了,我要去买丸子!”

    面具男抱着自己的脑袋,吹着口哨离开了。

    至于宇智波鼬,他刚刚加入组织,会暂时住在组织的秘密基地,等待佩恩将他分配到哪个战斗小队。

    因为刚才面具男的话,小南突然对上原奈落的能力有些兴趣。

    她也想知道上原现在的力量,竟然能够在一场留有余地的切磋中,和一个训练有素的木叶叛忍打成平手。

    当小南看到上原奈落手中的卡牌时,伸手接了过去,低头望着卡牌上的图案。

    那是一张红桃K。

    “这是赌场上用的纸牌?”

    小南的脸色微微转冷,她看着上原的目光渐渐有些不满,冷声道:“你…沾染了赌博吗?”

    “…不是。”

    少年摊了摊手,开口解释道:“因为小时候家里买不起手里剑,只能用廉价的纸牌练习手里剑投掷,现在已经习惯了,而且也开发出了能够借用纸牌战斗的术式。。”

    除了这么说,也不好解释啊!

    毕竟卡牌大师的投掷技术还是挺实用,旁的不说,单单是卡牌爆炸的效果就相当于起爆符爆炸的威力。

    “这样么?奈落,以后你就做我的弟子吧!”

    小南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一张张折纸从她的手掌上飘了出来,化作一只只纸蝴蝶,围绕着他们翩翩飞舞。

    小南操纵着一只纸蝴蝶落在她自己的指尖,轻声道:“我的纸遁秘术和你的纸牌在性质上比较相似,刚好我可以教给你很多用纸张战斗的方式。”

    不但是为了教导他成长,也是为了晓之意志的传承。

    “……”

    上原奈落有些恍惚,这事儿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以他的实力,还需要什么老师吗?

    只是如果想要在晓组织继续待下去的话,他似乎是不太合适拒绝小南。

    “那么,请小南大人多多关照了!”

    上原奈落的脑袋里又跳出来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支线任务已完成,这些他都没有去仔细翻看过。

    任务完成:成为小南的门下弟子(1/1),金币+150。

    就这么点儿钱,当他是要饭的吗?

    依照上原奈落对系统支线任务的理解,他勉强明白了系统的运行机制,越是被大众接受的任务,完成的奖励越丰厚。

    小南蹲在上原奈落的面前,帮他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声音渐渐有些柔软:“奈落,以后…叫我老师。”

    “…是,小南老师。”

    上原奈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从善如流。

    其实小南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做老师的天赋,这个女人想来想去,不知第一堂课教给上原什么忍术,决定依靠她以前那位老师的教学方法,进行一次战斗测试。

    虽说小南的老师是木叶忍者,但是她并没有经历什么抢铃铛测试,而是与队友合力击败老师的影分身。

    显然,她也打算这么做。

    小南撩了撩额上的头发,轻声解释道:“过几天,我会对你进行测试,让我的纸分身和你进行一场战斗,决定教授给你哪些忍术,以及判断你是否能够参加我们的下一次任务…”

    “任务?”

    “对。”

    小南点了点头,手掌搭在了上原的肩膀上,低声道:“我们为晓以前的成员、为你的父亲复仇的任务…我不希望你活在仇恨之中,但是这些事我认为还是需要让你知道,因为有些事不应该被尘封在时间之中。”

    “……”

    上原奈落局促地点了点头。

    其实那些事他全都知道,甚至他所了解的真相,比小南和长门看到的更多、更深、更远。

    所以,又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么?

    小南的脸色缓缓沉了下来,神情渐渐变得有些清冷,一字一句道:“十二年前…杀死了晓其他成员的人,是雨隐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和木叶村的高层志村团藏。”

    “什么?”

    上原奈落的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一丝惊讶:“所以…我们要去进攻木叶还是去进攻雨隐?”

    佩恩听到了这里,走过来站在了他们身边,沉声道:“小南,直接把任务告诉他!上原奈落必须参与到这次的任务之中,这是他生来的命运。”

    “不可以,奈落的实力参与进来或许会有危险…”

    小南第一次和佩恩产生了正面冲突:“我必须要先对他进行测试,保证他能在任务之中活下来。”

    “如果他在这次任务中战死了,那是因为他的力量太弱小,不配在这个世界活下来!”

    “佩恩!”

    小南猛地抬起头,凛然不惧地与他对视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低下头来,轻声道:“我还记得自来也老师的教导,年轻的孩子才是未来的火种…而且,奈落也是唯一一个。”

    自从弥彦战死之后,这是她第一次违抗佩恩的意志,这种事,很久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这个少年的出现就像一道光,照出了他们的过去。

    让小南从此知道,她的身上还背负着一种责任,她要让那个曾经想要照亮忍界的拂晓意志,继承到上原奈落的身上。

    “……”

    橙发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离去,只在雨中留下了一句话:“随便你吧!为了这场战争我们准备了十二年,有没有一个小鬼的参与,对结果并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