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辉夜君麻吕,要不要一起去捡垃圾啊!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雾隐村的厮杀声消失了。

    旗木卡卡西也没来得及冲过去搜寻宇智波带土的踪迹,因为他和花铃恰好遇到了另一个拦路人。

    旗木卡卡西把花铃护在自己的身后,握紧了自己的忍刀,警惕地望着拦住他们去路的忍者:“大蛇丸…”

    “真巧呢,卡卡西君!”

    大蛇丸的嘴角忍不住轻笑,自从他完成了自己的不尸转生、叛逃了晓组织之后,就开始在忍界搜寻合适的容器。

    因此他利用志村团藏把药师兜重新送回了木叶,让药师兜通过不断参加中忍考试寻找一些年轻的天才忍者。

    除此以外,大蛇丸自己也赶来了水之国,想要在这里寻找一些拥有血继限界的少年。

    今天雾隐村的热闹,大蛇丸自然不会错过。

    恰好大蛇丸也遇到了一个适合做转生容器的少年,因为那个少年的眼神让人喜欢,他的身上也有着尸骨脉血继。

    如果这个拥有尸骨脉的少年能够从雾隐村杀出来,活着回来的话,大蛇丸打算把他带回自己的基地,作为一个备选容器。

    结果大蛇丸在这里翘首等待的时候,居然在雾隐村附近看到了冒头的旗木卡卡西。

    这事儿闹的…

    出门在外,难得见到一个来自家乡的忍者,大蛇丸感觉不去打声招呼似乎说不过去啊!

    大蛇丸打量着旗木卡卡西和他背后的花铃,想起了卡卡西在他面前救过大和,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笑意:“哦,卡卡西君,这是又救人了吗?”

    旗木卡卡西没理会他,脸上流着汗水,紧张地问道:“大蛇丸…你这家伙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水之国!”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卡卡西君吧?”

    大蛇丸摊了摊手,款款而谈:“这里是水之国,不应该是木叶忍者应该出现的地方啊!”

    旗木卡卡西紧盯着他的动作,心下一沉,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忍者护额:“不论这里是哪个国家,但是遇到了村子里最危险的叛忍,我似乎不能再放过你了啊!”

    这个男人简直是他的心魔!

    自从大蛇丸叛逃以来,旗木卡卡西一直都在追查着他的踪迹,中间遇到了许多事,也让卡卡西对大蛇丸更为厌恶。

    “哈,村子里最危险的叛忍不应该是鼬君吗?”

    大蛇丸却失声笑了出来,注视着旗木卡卡西道:“我们在这里战斗的话,可是会引来雾忍的,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卡卡西君背后的那个小姑娘,会很难活下来吧?”

    “……”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

    因为花铃之前救了他的原因,他肯定不可能抛下花铃不顾一切的战斗,只能被动地投鼠忌器。

    现在为了花铃,卡卡西必须想办法先逃了。

    大蛇丸似乎察觉到了卡卡西的心思,面带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对你动手的,在我想要的容器归来之前,不如陪我在这里聊聊天吧!”

    旗木卡卡西:“……”

    大蛇丸果然还是那个神经病啊!

    他们一个是木叶忍者,一个是木叶叛忍,怎么能在雾隐村附近这么危险的地方和平聊天?

    大蛇丸瞥了一眼卡卡西,继续看向了底下渐渐趋于平静的雾隐村,他想要带走的那个少年似乎没有回来的机会了。

    大蛇丸并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容器在上原这里。

    上原奈落和干柿鬼鲛先是接到了白,又在雾隐村外面接应到了桃地再不斩和鬼灯满月,然而他们也因此遇到了另一个趁乱逃离雾隐村的白发少年。

    这个少年手中紧紧地握着一根骨刺,神色紧张地打量着这群人数众多的队伍。

    上原奈落的眉头一皱,看着面前长得有些眼熟的少年,低声问道:“刚才袭击雾隐村的是辉夜一族么?”

    “没错。”

    桃地再不斩点了点头,冷笑地望着白发少年:“这个小鬼是辉夜一族的漏网之鱼么?让我来杀掉他吧!”

    “……”

    白发少年听到桃地再不斩的话,他的脸上勃然变色,反而握着手中的骨刺率先冲了上来!

    只是以他的力量想要战胜桃地再不斩实在差了许多,更何况他才刚刚从雾隐村杀出来,体力和查克拉远远不足。

    桃地再不斩很快用斩首大刀砍断了白发少年的骨刺,扬手就要一刀将他枭首!

    “等等…”

    上原奈落制止了桃地再不斩,走到了白发少年的身边,出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辉夜…君麻吕。”

    白发少年似乎很少说话,说起话来还有些缓慢。

    上原奈落的眼神亮了亮,没想到竟然在打算离开水之国的时候,遇到了辉夜君麻吕,他还以为君麻吕早就被大蛇丸带走了呢!

    上原奈落看着白发少年,轻声道:“现在你的族人已经全部在雾隐村战死,你打算去哪里?”

    “我…”

    辉夜君麻吕低下了头,迟疑了一会儿才低声回答道:“我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

    辉夜君麻吕原本就一直孤零零地活在自己的族中,被族人当作武器囚禁起来,然而君麻吕却一直认为那个囚禁他的牢笼就是他的家,负责看守他的族人也是他的家人。

    现在辉夜一族全部在雾隐村内战死,辉夜君麻吕得到了自由,却失去了一切,甚至包括活着的意义。

    上原奈落想起了辉夜君麻吕短暂的一生和他身上的血继病,下意识地开口道:“你不是一无所有,你的身上还有病吧?”

    这话一开口,上原奈落自己就后悔了。

    众人听到上原奈落的的话,纷纷对上原投去了疑惑的目光,这是什么魔鬼言辞?

    辉夜君麻吕和他们的反应不同,竟是惊愕地望着上原奈落:“你…你怎么知道的?”

    “那个…”

    上原奈落的神色间微微尴尬。

    幸好上原奈落身边的白扯了扯他的手臂,生怕他又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

    作为水之国的流浪儿,白倒是有些理解辉夜君麻吕,他看着辉夜君麻吕出声邀请道:“君麻吕,那你可以跟我和上原一起,我们可以一起去垃圾场捡吃的,可以一起去赚钱生活…”

    辉夜君麻吕眼中的迷茫渐渐消退,望着白的目光渐渐有些炽热道:“我可以…和你们待在一起吗?”

    长得颇为可爱的白,实在是很有些亲和力。

    至少君麻吕看到白的长相,就会对他生出信任感。

    “当然…”

    正想要回答的白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上原奈落:“上原,我们离开这里,可以带上君麻吕吗?”

    幸好他还知道这个队伍是谁在做主。

    上原奈落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道:“当然可以,但是以后务必不要说我们是在垃圾场生活的…”

     ————

    求推荐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