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我也想要制服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小南打断了他们的战斗。

    浅蓝色头发的女人拎着上原奈落的衣领,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冷声开口道:“你在干嘛?”

    “呼…”

    上原奈落松了一口气,看到晓的成员们出来之后,指着面具男和宇智波鼬,张嘴就扣一个大帽子:“小南大人,这两个人想要杀了我…”

    “不不不不…”

    面具男走上前来,摇晃着自己的双手,极尽夸张地出声解释道:“我们只是检测一下组织实习生的战力,没想到他竟然击败了一个足以成为正式成员的人呢!”

    虽说宇智波鼬没有动用万花筒写轮眼瞳术,但是寻常状态下,宇智波鼬的实力也不是一般忍者能够战胜的。

    没想到这个小鬼依靠他那些诡异的术式压制了宇智波鼬,甚至还有机会趁着宇智波鼬还没有动用底牌之前,险些杀掉他!

    如果面具男自认为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小鬼使用的最后一个术式很有可能是时空间类,他看到空间出现了扭曲。

    这个小鬼,还真是了不得呢!

    倒是可以把他当作一个能够为晓组织收集尾兽的强大战力,晓的成员一直在来回替换,各组一直处于空缺的阶段,人手一直都不曾聚齐,偶尔还会有成员拿自己的队友去换金钱。

    至于上原奈落可能会带来的威胁,面具男只是考虑了一秒钟就选择了放弃。

    这个小鬼的身上好像没什么血继,查克拉看起来也只是稍微多一些,根本算不上什么有前途的人物。

    不过他的天资确实不错,竟然能够开发出一个印式就能释放出来的忍术,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很清楚,只有拥有强大的血继,才能走得更远。

    至于上原奈落那种只是扭曲空间的利用方式,还存在着一定的时间延迟,只要了解他的情报,就能轻易躲过。

    刚才宇智波鼬被指令冲击波命中,因为太过突然。

    如果宇智波鼬刚开始不惜耗费自己的瞳力,直接发动万花筒瞳术的话,战斗可能早就结束了!

    不过幸好他没有这么做。

    否则的话,晓组织或许未来会丢掉一个强大的战力,还有可能引起小南的反感。

    “嗯?”

    小南的目光微微有些疑惑,她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上原奈落,摸了摸他的头发,出声问道:“这是真的吗?”

    有点不太相信,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还是流浪忍者,怎么可能会有能够和晓的正式成员一战的力量?

    然而刚才的会议上,绝提到了一个情报,上原似乎确实是个天资很高的孩子。

    “有真有假。”

    上原奈落的脸色异常严肃,紧紧地盯着站起身来的宇智波鼬,轻声道:“我用自己研究的秘术和他打了一架,但是这家伙根本没有认真,他的写轮眼…很强!”

    上原奈落想了想,继续补充道:“他动用了写轮眼之后,我立刻就陷入了幻术,根本无法挣脱…”

    “我知道了。”

    普通忍者面对血继忍者,的确很容易陷入劣势。

    尤其是宇智波一族,更是有着一对一无敌的传言。

    小南点了点头,相信了他的话。

    刚开始遇到上原奈落的时候,她有怀疑过上原奈落的身份,以及他到底是哪方派出来的间谍。

    但是在会议上,绝向他们提供了关于上原奈落的情报,那个小家伙,他的父亲的确是一个叫上原野初的忍者,家乡在一个雨之国的小村庄。

    上原野初的情报,也被绝打探到了。

    那个人,是初代晓组织的一个普通成员。

    上原奈落一直以来都生活在父亲家乡的小村子里,偶尔会自称是忍者接取一些村民的任务,直到他的母亲在一个多月前过世之后,他才离开了那个小村庄。

    既然身份不存在问题,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小南轻轻地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开口吩咐道:“奈落,你先去休息,我们和宇智波鼬先生还有一些事要谈…”

    不管怎么说,十二岁未免也太小了。

    当年他们十二岁的时候,是为了生存实在没有办法,如今晓组织既然有条件了,那就好好抚养组织的下一代。

    “等等…”

    绝出声打断了小南的话,阴笑着开口道:“小南,我认为这个小家伙完全可以成为组织的正式成员…”

    上原奈落的父亲,死在了当初保护小南的时候,凶手是木叶的根部,木叶火影辅佐志村团藏带的队。

    现在看来他的天赋也不错,只要稍加引导、让他堕入黑暗的话,将会成为一个绝佳的战力。

    “他的年纪太小了,战斗力有些差劲吧?”

    小南开口反驳,她对上原还有别的安排。

    一个女人的感情先天性地比男人更为柔软一些,晓组织的黑暗之事,小南还想要隐瞒一段时间。

    “可是他的战斗力并不差劲。”

    绝不同意她的意见,的笑容有些阴冷:“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我们迎来的这位新的成员,他的年纪应该也才十三岁吧?”

    是的,宇智波鼬今年只有十三岁。

    不得不说,忍界的人都过于早熟了。

    十二岁参加战斗算什么?宇智波鼬四岁就跟随父亲观看忍界大战,在战场上收掉了一个岩隐忍者的生命。

    佩恩沉思了片刻后,出声道:“小南,那就让他加入进来吧!即使有了宇智波鼬的补充,组织内的人手还有一个空缺…”

    小南忽然低下头,小声道:“佩恩,我们马上要进攻雨隐村,为…他们复仇了…我想让奈落也参与进来。”

    “……”

    佩恩的眉头皱出了一个川字,双目中的轮回眼有些迟疑,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接纳了朋友的意见。

    这些年来,他一直潜藏着开发轮回眼的瞳术,就是为了等待向雨隐村的首领山椒鱼半藏复仇。

    现在,佩恩六道已经制作完成,是时候去雨隐村,品尝一下复仇的果实了。

    原本复仇的人只有他和小南两个,现在多了一个,也好。

    “那么,绝负责继续为角都寻找合适人手吧!”

    佩恩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目光停在了宇智波鼬的身上,他之前已经知道了关于宇智波鼬的情报。

    在佩恩的认知中,这是一个手段残忍的青年,一个杀死了自己的同族的人,他的痛苦,他的黑暗,一定有很多。

    佩恩和宇智波鼬简单的谈了几句之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戒指:“欢迎你加入晓,你的代号是朱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晓的宇智波鼬了,以后…你将会背负着晓的名号行事!”

    “……”

    宇智波鼬缓缓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戒指,摘下了自己的忍者护额,握着苦无在上面划了一道整齐的刻痕。

    木叶的漩涡护额仿佛是一面镜子,映照出了宇智波鼬有些狰狞的脸颊,不知道他在注视着那面护额的时候,到底想到了什么。

    上原奈落站在小南的身边注视着这一切,他忽然抬起头道:“一会儿给他制服的时候,能给我一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