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白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照美冥施舍了上原一包饼干,气得上原心里抑郁还不好多说什么;但是这包在他手上的饼干被人抢了,上原的心情更糟了。

    上原奈落走向了那个抢走饼干的流浪儿,或许是因为他饿得太狠,嚼了三两口就匆匆咽了下去。

    “喂…”

    上原奈落皱了皱眉头,想说点儿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他不缺饼干,怎么说也是个身家一亿张起爆符的大富豪了。

    “我吃完了。”

    流浪儿匆匆忙忙地把饼干碎屑一股脑地塞入了口中,自顾自地蜷缩成了一团,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向了上原:“抱歉,我已经饿了三天了,饼干也没了,如果要打或者要杀掉我的话,随便你吧!”

    “你…”

    上原奈落看到了那张脏兮兮的脸上有些难掩的清秀柔美,美人胚子这四个字下意识地就浮现在上原的脑海中。

    忍界的颜值竟然都这么高的吗?

    连一个路边的流浪儿都长得这么可爱?

    上原奈落看到流浪儿又低下了头,心里决定选择原谅她,他站在她的身边低声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现在还饿吗?”

    “我叫白。”

    流浪儿瑟缩着摇了摇头,抱紧了自己的膝盖,或许是这个小家伙真的很怕挨打吧?

    “……”

    上原奈落仰头望天。

    今天是什么运气啊!

    他在水之国辛辛苦苦找了三天,都没有发现白的踪迹,恰好遇到照美冥施舍给了他一包饼干,引出来了饥饿的白。

    其实白一直躲藏在这里,但是惧怕忍者们发现他,直到看到照美冥和两个忍者离开之后,他才敢冒出头来。

    上原奈落看着眼前蹲着的流浪儿,心里还是想再确认一下:“唔,你有冰遁血继吗?就是能够变成冰什么的…”

    “……”

    白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爬起来踉跄了几步,飞快地朝着城镇里的小巷窜了进去。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国度,拥有血继的人是邪恶的,上原奈落可能是主张清除血继的人。

    “喂,别跑!”

    上原奈落心里已经确定白的身份,匆匆追了上去,一把揪住了白的衣领,皱眉低声道:“你这家伙只想着逃吗?”

    白低着头踟躇了一会儿,轻声道:“那…如果我明天能捡到吃的,还给你可以吗?可能要后天或者大后天才能捡到吃的,我在三天左右的时间才有可能捡到吃的…”

    “我不是要吃的!”

    上原奈落的脸色有点儿不太好看。

    白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可是我偷偷看到你在垃圾场附近也找了一天食物…”

    “我不是来垃圾场找食物的。”

    上原奈落的神色间有些无奈,看着面前脏兮兮的白,沉声道:“我是来找你的,我需要你的冰遁忍术…就是你身上那种能够凝聚冰雪的能力。”

    白好奇地仰起头道,蹙着自己的眉头,轻声问道:“可是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啊?”

    “让我想想。”

    上原奈落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嗯,夏天你可以帮我做冰镇果汁。”

    “哎?”

    白的眼神闪过一道光亮,一把拽住了上原的衣角,轻声道:“那我们以后一起在垃圾场找食物吗?”

    上原奈落:“……”

    妈的,这是跟垃圾场的食物过不去了吗?

    上原奈落压抑着心里的无奈,拍了拍白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不去垃圾场找食物…不对,我们不需要去垃圾场找食物,你以后就跟着我吧,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嗯。”

    白认真地点了点头,又扯了扯上原的衣服,小声道:“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找食物啊?”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摆出了一副温和的面孔:“总之…跟我走就行了,废话少一点!”

    “啊?”

    白下意识地捂了捂嘴唇。

    虽然两个人都是同龄人,上原奈落还是觉得他和白之间的交流有点儿,可能是因为之前接了照美冥施舍的饼干,导致白一直认为上原和自己是个同类。

    白看到上原奈落坐在海边的岩石上,手握着自制的新钓竿,悠哉悠哉地钓鱼的时候,白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惊讶,开口称赞道:“你竟然会钓鱼吗?好厉害!”

    “…基本技能,不用夸。”

    上原奈落的表情木木的,心里微微有些奇妙,他带着现在的白来见桃地再不斩,感觉有点儿怪怪的。

    鱼线忽然剧烈地抖动起来!

    白看着安稳不动的上原,轻轻地推了推上原的肩膀,连声催促道:“上原,鱼上钩了呀!”

    “慢一点儿,再等一会儿。”

    上原奈落笑着摇了摇头,正要说说自己从小南口中学到的那点儿可怜的钓鱼知识,就看到一柄寒芒映入眼帘!

    当啷!

    一柄手里剑骤然射穿了鱼线,甚至余威不减,深深嵌入了旁边的岩石上!

    那柄手里剑的出现让白心神大乱,紧张地想要退后,但还是出于担心小伙伴,紧紧地抓住了上原的袖子,低声道:“上原,是雾隐村的忍者,我们快走!”

    “不用,他是找我的。”

    上原奈落拍了拍白的手臂,示意他安静下来之后,一脸遗憾地看着断裂的鱼线,口中轻声道:“再不斩,放跑了我要钓的鱼,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哼!”

    一块岩石背后,有人沉闷地哼了一声,朝着上原奈落的位置丢出了一根卷轴!

    上原奈落接在手中,打开之后扫了一眼,上面绘制着水之国的地图,潦草地画着一道红线,那是一条行进路线,路线的尽头画了一个红圈,应该是这条路线最终要抵达的目的地。

    桃地再不斩从一块岩石背后现身出来,望着上原奈落冷声开口道:“这是你要的情报…明天上午,你要找的那个人会率领一批追忍部队出发,前往水之国北方哨点。”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是他们的行进路线吗?可以确定吗?”

    桃地再不斩满脸不屑地解释了一句:“这里是我们水之国的地盘,追忍部队肯定会挑选最快的路线。”

    这是忍界的基本常识。

    一个本国的忍者,在自己的国家甚至还要挑选最安全的路线,那这个忍村未免也太没用了吧?

    看到上原奈落收起了卷轴之后,桃地再不斩看向了他身边的白,冷声指责上原:“小鬼,我们两个约定的地方和秘密的交易,你带这个小女孩儿来这里,不担心她会泄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