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不要冲动。”

    上原奈落云淡风轻地捏着一张卡牌。

    他手中那张薄薄的卡牌挡住了斩首大刀的锋芒,这一幕看得桃地再不斩心下一凉,区区一张普通的纸牌就能够挡下斩首大刀?

    上原甩手把卡牌掷向了桃地再不斩!

    桃地再不斩匆忙收回了斩首大刀防御,只见那张卡牌已经穿透了斩首大刀,卡在了刀面上!

    上原奈落抬起头,慢悠悠地继续道:“再不斩先生,一个人知道太多秘密的话,大都活不长啊…”

    这话其实也就只能哄哄普通人。

    纵观整个忍界,知道的越多,活的时间越久,比如黑绝;像桃地再不斩这种糊涂鬼,反而是英年早逝。

    “哼!”

    再不斩冷哼了一声,神色倨傲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小鬼,现在提早交代你的身份和去水之国的目的,还能少吃点苦头!”

    “你确定要让我交代吗?”

    上原奈落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嘲讽似地看着桃地再不斩,一字一句道:“我去水之国的目的是,引导一位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刺杀他们的水影,这个…是你想要的吗?”

    “……”

    桃地再不斩心神一阵,身上的杀气四溢,死死地盯着上原奈落,凌厉的目光仿佛把少年千刀万剐!

    因为上原奈落恰好说中了他的心事。

    每一个雾隐村有抱负的忍者,都能看得出来四代水影矢仓执行的血雾政策对村子有多大危害,无一不想改变这种局面。

    桃地再不斩正是其中一个。

    他在忍者学校的时候,就有了改变血雾之里的觉悟,甚至不惜在自相残杀的毕业考试中,悍然杀死了自己的所有同期,让雾隐高层不得不废除了这种可能让雾隐忍者断层的考核方式。

    桃地再不斩成年以后,加入了雾隐暗部,实力越来越强,被忍界誉为雾隐鬼人,前不久他刚刚接手了回归的斩首大刀,成为了第二代忍刀七人众。

    自从得到了斩首大刀之后,桃地再不斩心中又泛起了新的心思,他认为自己的实力足够了,因此这几天他一直在谋划着刺杀四代水影矢仓,改变整个雾隐村。

    计划成功,自然万事皆顺。

    计划失败,那就要准备逃离了。

    这次桃地再不斩出现在了波之国,就是寻找一条退路,等他回去之后,就打算找机会刺杀水影了。

    眼前的少年,仿佛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明明这个计划一直藏在他自己的心里,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到过。

    桃地再不斩心里慌得很,想要直接一刀剁掉上原奈落,又想从他口中探出这个小鬼想要引诱忍刀七人众的哪一位刺杀水影。

    如果上原奈落说出他的名字,桃地再不斩拼了自己的性命,也要一刀砍了他的脑袋…

    如果上原奈落说出了另一个人的名字,桃地再不斩回村就去试探一下那个人,看看大家能不能一起行动…

    当然,不管他们将来刺杀水影到底成不成,最后都要砍了上原奈落脑袋,至于能不能砍掉,到时候试试再说。

    他就是这么一个快意恩仇的忍者。

    想到这里,桃地再不斩注视着上原,轻蔑地开口道:“哼,忍刀七人众是我们村子里最强的七位刀术高手,对水影大人最忠心的忍者,怎么可能会因为你这小鬼刺杀水影?”

    话头一转,桃地再不斩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杀气:“还是说,你这小鬼早就和其中一个叛徒有所勾结…小鬼,说出他的名字,兴许我还愿意饶你一命!”

    “名字暂时还不能告诉再不斩先生。”

    上原奈落靠在船舱上坐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重新挂上了一抹嘲讽的笑意:“忍刀七人众是否忠心,再不斩先生自己不是早就知道答案了吗?”

    第一代忍刀七人众被一个木叶下忍踢成了吉祥三宝,黑锄雷牙和枇杷十藏叛逃,仅剩的西瓜山河豚鬼还生出了别的心思。

    第二代忍刀七人众只有四个人,鬼灯满月和林檎雨流利由于重病夭折,干柿鬼鲛和桃地再不斩都选择了叛逃。

    第三代忍刀七人众只有两个,鬼灯水月生来是个叛忍,长十郎倒是还留在雾隐村内。

    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叛逃比例不是一般的高。

    “看来要用点手段了…”

    桃地再不斩并起了自己的手指。

    雾隐村的第二批忍刀七人众,现在还只有三个人,分别是鬼灯满月、干柿鬼鲛和桃地再不斩;问题是除了桃地再不斩自己,他看剩下的两个人,都像是忠于四代水影的人。

    自从干柿鬼鲛杀掉了西瓜山河豚鬼之后,俨然掌握了村子里的实权;鬼灯满月是二代水影的族人,能够使用所有忍刀,也是大家被寄予厚望的天才。

    桃地再不斩不太敢赌,他想要从上原奈落这里得到一个名字,确定一个可供选择的合作伙伴。

    “忍法·雾隐之术!”

    大海上出现了一团迷雾,渐渐笼罩了这艘小船。

    桃地再不斩的脚下后退了几步,高大的身形消失在了迷雾之中,他的声音从迷雾的四面八方传来:“小鬼,你的身上有哪些部位是不想要的吗?我可以帮你砍掉它们…”

    “白痴…”

    上原奈落暗暗骂了一句,缓缓合拢了自己的手指,轻声道:“再不斩,忍界有一些人是你绝对不能招惹的,但是你偏偏就是喜欢招惹那些人啊!”

    比如他这个挂逼。

    比如木叶未来的那一队下忍挂逼。

    “雷遁·万雷天牢引!”

    海上的迷雾之中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雷云风暴,一道雷电准确无误地劈向了桃地再不斩的位置,幸好他及时通过雾瞬身躲开!

    然而一秒钟的时间,又连续落下了两道雷电!

    “这个小鬼竟然擅长雷遁忍术…”

    桃地再不斩咬了咬牙,飞快地合拢自己的手掌,拼着接下了一道雷电,结出了一个术式:“水遁·水牢之术!”

    海面上的水浪上涌,形成了一个空心水球,把桃地再不斩包裹了起来,一道雷电劈落下来,电光顺着水球落在了海上。

    躲入水牢之后,桃地再不斩勉强松了一口气,只是神色十分难看,那个小家伙只是用了一个忍术,他的位置就直接暴露了出来。

    上原奈落踩踏着海水,一步步走向了桃地再不斩所在的位置,少年嗓音听着还有些稚嫩:“敬酒不吃吃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