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们在干吗?我想学啊!(第十五更!首订加更!求订阅!)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上原奈落和第七班处的关系不错。

    因为上原在大蛇丸的手下救了他们,顺便也帮助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治疗,虽然之前看到上原很嚣张的样子,但是现在第七班却感觉上原奈落是个非常和善的人。

    果然,有时候要透过现象去看本质啊!

    “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医疗忍术…”

    宇智波佐助看着上原奈落帮助漩涡鸣人治疗,忍不住道:“我记得医疗忍者一定会受到战斗忍者保护的吧?你的两个同伴呢,他们怎么没有在你身边?”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佐助的心里忽然又重新警惕了起来,假如上原奈落和他的队友对他们第七班动手呢?

    “不用担心,我安排他们去其他地方了。”

    上原奈落摆了摆手,他拍了拍自己的忍具包,轻声道:“而且我已经收集齐了天地卷轴,不会对你们有什么企图的,只是因为你们是卡卡西的弟子,才会出手帮忙。”

    “哦,你的身上有卷轴么?”

    刚刚被治愈的宇智波佐助,瞬间又重新燃起了斗志:“不如我们的约定里再加一条,只要我战胜你的话,除了鼬的情报,你也要把你手里的卷轴送给我们!”

    春野樱神色不解地抬起头:“佐助君…”

    即使春野樱这个下忍实力很弱,她也能够根据之前的事,感觉得到上原奈落的实力非常之强啊!一个连大蛇丸都要退避的忍者,佐助怎么可能是对手呢?

    “不错。”

    上原奈落眯着自己的眼睛微笑道:“我很看好你,即使明知不是对手,也要有一颗永不放弃的心,我相信你迟早会战胜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带土的。”

    宇智波佐助听到上原的赞赏,有些骄傲地开口道:“哼,其实我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够,但是我现在也想让你告诉我,我和宇智波鼬之间还有多少差距!”

    “嗯…”

    上原奈落治疗完了漩涡鸣人之后,伸出了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虽然我们还没有战斗过,但是你们两个之间的差距,怎么也得有七八个卡卡西吧?”

    “???”

    宇智波佐助满头问号。

    这是哪里来的计量单位啊!

    “好了,今天太晚了。”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天色,轻声道:“你们几个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抓几条鱼准备晚饭。”

    “啊,您太辛苦了吧?”

    春野樱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上原奈落道:“不如我去抓鱼,毕竟我也没有能做到什么特别的事,而且你已经帮了我们那么多忙,还帮佐助和鸣人治疗…”

    “……”

    宇智波佐助的目光闪烁,他并没有自告奋勇接过抓鱼的工作,毕竟现在漩涡鸣人和春野樱没有战斗力,他还要留下来保护队友。

    其实现在最适合去抓鱼的是漩涡鸣人这小子!

    “不必了。”

    上原奈落摆了摆手,轻笑道:“我很快就会回来,顺便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敌人,万一大蛇丸还在附近,你遇到他会有危险的。”

    说完他也不等春野樱拒绝,离开了这里。

    上原奈落离开之后,宇智波佐助缓缓松了一口气,沉声道:“原本我还以为那家伙是来抢夺我们卷轴或者有什么阴谋,现在看来他似乎是真的想要帮我们的?”

    “或许是因为卡卡西老师?”

    春野樱思考了一会儿,轻声道:“我的感觉告诉,卡卡西老师和他的关系应该不错,可能是因为卡卡西老师,他才会帮我们?”

    “有这种可能性。”

    宇智波佐助点了点头之后,继续道:“但是我们也绝对不能放松警惕,在这个森林里,任何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第七班还算理智。

    他们倒不是没想过现在的上原奈落在一直疯狂地对他们飙演技,然而有些善意释放出来,很容易慢慢侵蚀他们的态度。

    谁会拒绝一个人的善意呢?

    即使是宇智波佐助,也不好意思拒绝。

    至于躺在地上睡着的漩涡鸣人,这家伙其实就是一个热血白痴,只要有人对他释放善意,现在的鸣人几乎百分百都会相信!

    毕竟除了第七班、猿飞日斩、鹿丸、丁次、日向雏田等人,漩涡鸣人还没见过多少人给他好脸色…

    黄昏来临。

    太阳渐渐落下。

    一切不出上原奈落所料,大蛇丸果然还潜伏在第七班的附近,因为他已经看上了佐助的身体。

    虽然宇智波佐助的实力天赋比起宇智波鼬还有些差距,但却是大蛇丸得到写轮眼血继最好的机会。

    然而当大蛇丸看到上原奈落离开之后,根本不顾自己身为木叶三忍的颜面,就想偷偷对第七班再次发起突袭,大蛇丸还是想要在佐助身上种下天之咒印。

    一条长蛇忽然窜了出来,张口咬向了大蛇丸,也制止大蛇丸想要对佐助袭击的举动!

    “嗯?”

    大蛇丸的脸色微变,一手拽住了那条长蛇,也拽出了操纵着长蛇袭击他的人,他看清来人之后,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红豆,还在用我教你的忍术吗?”

    “果然是你啊,大蛇丸!”

    御手洗红豆飞身扑到了大蛇丸的身边,一把将他推到一棵树边,紧紧地束缚着他的动作:“不论隔多远,我都能闻到你的气味…”

    这一刻,红豆脸上的笑容再也不复存在。

    这一刻,这个喜欢在木叶叼着三色丸子乱跑的女忍者,望着自己旧日的老师,脸上无比复杂和痛苦。

    正当大蛇丸想要调笑着说几句的时候,御手洗红豆却猛地将一柄苦无扎在了大蛇丸和她自己的手掌上:“大蛇丸,这一次绝对不会让你逃走了!借你的左手一用!”

    “想要使用我教你的忍术,让我们两个人同归于尽吗?你可是我的弟子,怎么却永远都改不掉这个冲动的习惯呢?”

    眼前的大蛇丸忽然化作一团泥土消失。

    另一个大蛇丸悄然出现,望着脸上有些惊骇的御手洗红豆,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抚摸上了她的脸颊:“在伤心吗?是在伤心我当初抛下你了吗?”

    “……”

    御手洗红豆的脸色无比阴沉和复杂。

    红豆的确十分痛恨这位老师叛逃,抛下她自己一个人留在木叶,迎接其他人指指点点的目光,让她活得分外痛苦。

    “咳咳咳…”

    一个青年忍者的身影站在大蛇丸和御手洗红豆的上方,俯视着大蛇丸对红豆有些亲昵的动作,忍不住道:“师徒恋?一个S级叛忍和他的小徒弟的虐恋情深?教教我啊,我也想学!”

    “上原奈落!”

    大蛇丸的脸色一变,这个王八蛋怎么阴魂不散的!

    看到还有其他人的时候,御手洗红豆脸上的颓丧瞬间褪去,她捂着自己后脖颈上隐隐发疼的咒印,猛地和大蛇丸拉开了距离!

    她必须要有自己木叶忍者的坚持!

    何况她还是这场中忍考试的主考官。

    “我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上原奈落望着御手洗红豆,轻笑着继续道:“原来我们的主考官和木叶的S级叛忍大蛇丸还有这一层亲密关系,难怪他能潜入到这场考试里面袭击我们这些下忍呢!”

    “你不要胡说八道!”

    御手洗红豆冷冷地抬起头看着上原奈落,冷声道:“白痴,这里很危险,你快点离开这里,我可护不住你!等等…你只是一个雨隐下忍,怎么会认识大蛇丸?”

    等到御手洗红豆又想起大蛇丸一口叫出了上原的名字,她彻底反应了过来,转头看向了大蛇丸,只见她自己这位昔日的老师,脸上满是阴森和警惕地望着刚出来的雨隐下忍!

    这个刚才在集合点的热血白痴,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