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在木叶演悲情角色的日子(第六更!求订阅!)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木叶街道上。

    前来参加中忍考试的砂忍队伍停了下来。

    马基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望着站在街边的上原奈落,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

    上原的长相早已有些变化,马基依旧能从上原脸上的轮廓认出他的模样,那个不可一世的少年形象早已刻入了他的脑子里,就是因为他杀掉四代风影,险些让砂隐村陷入崩溃。

    “好久不见了啊,马基先生。”

    上原奈落慢慢走向了马基,贴在他的身边小声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记得要有分寸,明白吗?否则的话,这一次我可不敢保证会放过你和一尾人柱力了。”

    马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沉声问道:“你这家伙…来木叶想要干什么?”

    “当然是参加中忍考试了。”

    上原奈落绕过了马基,走到了我爱罗的面前,看着面露凶狠的红发少年,伸手摸了摸我爱罗的头发。

    勘九郎的脸色陡然一变,生怕我爱罗在这里暴走,他的姐姐更是惊慌地开口阻拦道:“不要!”

    这四年来,我爱罗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哪怕勘九郎和手鞠是我爱罗的亲人,也不可避免地会对自己的弟弟心生畏惧,生怕我爱罗大开杀戒。

    然而我爱罗却没有丝毫动作。

    黄沙从我爱罗背后的葫芦中渐渐泄露出来,慢悠悠地出现挡住了上原奈落的手掌。

    嘭!

    黄沙被上原拍散,洒落在了我爱罗的身上。

    上原奈落轻轻地拍打着我爱罗身上的黄沙,低声道:“小家伙,如果你也是来参加中忍考试的话,那我们就是对手了哟,希望这一次你不要逃得太快…”

    我爱罗神色阴沉地抬起头,注视着上原奈落的眼睛,冷冷地开口道:“放开你的脏手!”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杀了我呢?”

    上原奈落按住了他的脑袋,嘴角轻笑道:“因为你知道自己的弱小,根本不能与我匹敌,对吧?”

    “迟早我会杀了你!”

    我爱罗咬了咬牙。

    “那你就要小心了。”

    上原奈落拍了拍我爱罗的脑袋,笑着继续道:“中忍考试可是允许出现死亡的,要加油啊,我爱罗!”

    “……”

    我爱罗脸色阴沉地望着上原奈落离去。

    虽说我爱罗越发嗜血残忍,但还是有那么一点自知之明。

    哪怕是全力出击的一尾守鹤都被上原奈落吊起来打,更别说现在的他实力并没有特别强。

    这次中忍考试还没有开始,就蒙上了阴影。

    “那个家伙是雨隐村的忍者吗?”

    勘九郎满脸不悦地望着上原离去的背影,就要解下自己背后的乌鸦傀儡,却被马基挥手拦了下来。

    手鞠的神色也有些凝重道:“那个家伙未免也太嚣张了,他的实力会有很强吗?”

    “那个混蛋啊…”

    我爱罗的身体渐渐开始颤抖,脸上的筋脉一点点地露了出来,他的眼中渐渐透出一股疯狂:“非常…非常强!”

    马基脸上浮现了一抹忧色,他摇了摇头道:“你们几个先去旅店,我先去和其他人商议,向千代大人禀报。”

    没想到这次中忍考试竟然还吸引到了上原奈落那样的忍者前来参加,木叶隐村的人,脑子疯掉了吗?

    一个能够杀死四代风影的人物,竟然放进来参加中忍考试?

    简直不能更荒唐了!

    然而等到马基向砂隐村的千代和海老藏禀报的时候,海老藏却认为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一切依旧以中忍考试的计划优先。

    至于那个叫上原奈落的家伙在中忍考试可能大肆屠杀的事,海老藏十分清楚木叶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假如真的发生了,刚好让雨隐村和木叶反目成仇。

    除了马基以外,木叶也有人发现了上原奈落。

    事实上除了他以外,也不会有人关心雨隐村派来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名单里,有一个叫上原奈落的家伙。

    正是第七班的指导上忍旗木卡卡西。

    一乐拉面。

    上原奈落喝得十分欢快。

    现在上原的心情非常好,在木叶做任务总是那么简单,这些任务又是那么容易完成,喝碗拉面都有任务奖励。

    如果没有旁边的旗木卡卡西,大概他会更快乐。

    旗木卡卡西坐在上原奈落的身边,握着一杯白水,出声问道:“原来你是雨隐村的忍者…看来带土那家伙在忍界大战结束之后,就一直藏在雨隐村内,对吧?”

    之前他们在雾隐村的时候遇到过。

    旗木卡卡西在那个时候,从上原奈落口中得知,宇智波带土一直隐藏在一个小忍村内,和上原奈落争夺首领继承人的位置。

    只可惜卡卡西没有想到,宇智波带土竟然是躲在了雨隐村内,并且还是在忍者半神山椒鱼半藏的麾下。

    “他的身份败露之后就叛逃了。”

    上原奈落放下碗,拿着筷子慢悠悠地挑着碗里的拉面,轻声道:“后来的事我统统都不知道,卡卡西先生也不用来问我,现在我可是恨不得把你们木叶的那位S级叛忍大卸八块。”

    “呃…我们不提这个。”

    旗木卡卡西的眉头皱了皱,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水杯,转头说起了另一件事:“我在波之国任务中遇到了两个人…”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旗木卡卡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上原奈落的动作,声音渐渐有些凝重:“恰好在那之前,我也曾经遇到过他们,亲眼见到他们听从你的号令…”

    旗木卡卡西说的是鬼灯满月和桃地再不斩。

    显然在波之国任务中,这两个人给他和第七班造成了很大麻烦,倘若不是雷遁忍术恰好克制鬼灯满月的水化之术,怕是第七班要全部交代在波之国了。

    “他们可不是我们雨隐忍者!”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愠怒道:“这件事不如你去问你们那位S级叛忍,问问宇智波带土,他自己做了什么事!”

    “他们投靠了带土?”

    旗木卡卡西险些捏碎自己的水杯,他心里大概通过上原奈落的话猜测出来了为什么上原奈落会大发脾气。

    “嗯,你们木叶的宇智波带土真是厉害。”

    上原奈落转过头看向了旗木卡卡西,似笑非笑道:“拜那位宇智波带土所赐,我们的损失可谓是十分惨重,雨隐村多年的辛苦被他窃取付之东流。”

    “……”

    旗木卡卡西的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大约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强行解释道:“当初你在雾隐村诱拐的那两个小孩儿,不是已经加入你们雨隐村了吗?”

    “君麻吕和白不是雾隐忍者,他们是水之国的流浪儿。”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一脸认真地解释完之后,略有些嘲讽地看着旗木卡卡西道:“宇智波带土肯定是你们木叶的间谍,毕竟我们雨隐村如果强大了,木叶的处境就不太好了吧?现在他让我们雨隐村损失惨重,你们木叶高层肯定很满意吧!”

    “怎么会呢?木叶和雨隐村内可是有和平盟约的。”

    旗木卡卡西的眼神微妙,他却猛地想到了什么,紧盯着上原奈落的脸色开口道:“阁下来参加这次中忍考试的目的…是为了宣扬雨隐村的强大吗?”

    旗木卡卡西可是亲眼见识过上原奈落的实力,这家伙十二岁的时候,在水之国杀一群上忍中忍的时候,简直如同屠鸡宰狗。

    依照上原奈落的力量,怎么会需要参加中忍考试?

    “是啊。”

    上原奈落借着这个机会,直接说明了自己参加中忍考试的来意:“因为宇智波带土那家伙叛逃带来的损失太大,我们村子的情况不太好,半藏大人担心邻国对我们的觊觎。

    自从我毕业之后,一直是中忍考试这种军备竞赛准备的秘密武器,现在只能过来参加这些小鬼们的游戏了。”

    听着上原奈落的话有些怅然若失。

    一股英雄失意的感觉油然而生,旗木卡卡西都不由得有些感叹中小忍村生存之难。

    倘若上原奈落是他们木叶忍者的话,根本不需要准备中忍考试,肯定都能坐到暗部分队长的位置了。

    只是上原奈落参加中忍考试的话,这场中忍考试似乎会有些危险,旗木卡卡西有点儿想要打消让第七班参与的想法。

    旗木卡卡西叹了一口气道:“如果阁下来参加的话,我的班级里那些小鬼就没必要参加了,免得他们受到的打击太大…本来我还想让他们在中忍考试历练一番的。”

    “别啊!”

    上原奈落险些一口水喷出来,倘若因为他的原因第七班不参加中忍考试,他那些支线任务该怎么办啊?

    上原奈落的实力停滞了一段时间,就等着收割第七班和木叶十二小强的韭菜呢!

    “这里可是木叶,我又不可能做太危险的事。”

    上原奈落搭上了旗木卡卡西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不如这样吧,卡卡西先生,我们两个切磋一场,检验一下我现在的实力,不论输赢我都会特别关照你们班的那群小鬼,陪他们好好演一场戏怎么样?”

    “没必要吧?”

    旗木卡卡西简直是哭笑不得。

    “我可是远道而来的。”

    上原奈落十分坚决,甚至他还主动开口提议道:“卡卡西先生还可以把你的好友也叫来,大家一起切磋一下。

    不论是半藏大人还是木叶的火影阁下,他们的年纪都已经大了,未来两个忍村的任务或者交流都是由我们这些人来执行,对吧?”

    “我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苍老的声音忽然落入了两人耳中。

    猿飞日斩叼着烟斗,戴着火影斗笠走进了一乐拉面店里,他看着上原奈落的时候,脸上慢慢浮出了一丝老人和善的笑意:“卡卡西,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