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我叫漩涡鸣人,逃课党!(第三更!求订阅!)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砂隐村四代风影死亡的波澜还未褪去,又一个新闻彻底引爆了整个忍界,这个消息来自于远在海外的雾隐村。

    雾隐村发布了一条关于宇智波带土的通缉令。

    非但如此,雾隐村还公布出来了宇智波带土的讯息,比如年龄和照片,还有他的万花筒写轮眼能力。

    除了这些以外,雾隐村干脆把宇智波带土的事甩锅到了三代火影的身上,借此和木叶进行谈判。

    雾隐村认为宇智波带土应该是受木叶的命令,在第三次忍界大战过后,控制了雾隐村的四代水影,主要是为了谋夺四代水影体内的三尾矶抚。

    木叶村内一阵焦头烂额。

    猿飞日斩迫不得已之下,终于不再支持旗木卡卡西,公布了宇智波带土的S级通缉令。

    一夜之间,大国忍村的人柱力人人自危。

    自从他们知道宇智波带土的能力之后,单独一个人柱力面对宇智波带土根本是毫无还手之力,几个忍村都开始变得警觉。

    宇智波带土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无立锥之地的忍者。

    白绝的小山洞里。

    宇智波带土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早就预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原本他还想得到将来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时候,气势汹汹地向整个忍界宣战,只是现在他已经被忍界列为了敌人。

    “雾隐村是怎么得到的情报?”

    宇智波带土抓着自己的头发,思考着自己哪里泄露了破绽:“白绝,会不会是干柿鬼鲛也背叛了我?”

    宇智波带土抓完了头发之后,眼神冰冷地看向了旁边的绝:“还是说…你也背叛了我吗?黑绝。”

    “……”

    黑绝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宇智波带土的这个‘也’字用得极好。

    现在带土这家伙还真的有必要继续留着他合作吗?动不动就疑神疑鬼的,不愧是宇智波出身的忍者。

    这一点宇智波带土比宇智波斑可差太多了。

    宇智波斑可是全然相信黑绝就是他自己的意志。

    但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宇智波带土这么生气,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也很正常,毕竟他的照片都被印到了通缉令上。

    一张戴面具的,一张不戴面具的。

    这两张照片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提供的。

    “追查情报泄露根源的问题只能慢慢来…”

    黑绝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宇智波带土道:“接下来你在忍界寸步难行,以后只能潜伏着帮我搜集情报了。”

    “哼!”

    带土恨恨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沉声道:“这个情报是雾隐村那里传出去的,晓的三个忍刀七人众都有可能是叛徒,不行就把他们三个全部处死吧!”

    “带土,晓已经不是你的了。”

    黑绝摇了摇头,看着情绪不太好的宇智波带土,叹息道:“五大国忍村都在寻找你的下落,外面到处都是你的通缉令。”

    “他们抓不住我。”

    “但是很有可能会妨碍到我们的计划。”

    黑绝的话语中有些不满,沙哑着嗓音道:“这一次显然对手是冲着你来的,他们或许还不知道月之眼计划的真相,我们必须隐藏下来慢慢查探情报,免得我们所有人都暴露。”

    黑绝训斥完了带土之后,终于决定使出自己的杀手锏:“万一你的活跃牵连了晓组织,牵连了我的暴露…带土,不要做冲动的事,绝对不能破坏斑大人的计划,”

    “我知道了。”

    宇智波带土的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

    等到黑绝离开之后,他的手一点点地移动到了自己的胸口,在这个心脏里面有一张控制他的咒文。

    这张咒文,只能让带土暂时忍耐。

    木叶村内。

    火影办公室里。

    旗木卡卡西比宇智波带土的心情还差。

    猿飞日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叼着一根烟斗吧嗒吧嗒抽个不停,烟云雾绕地遮隐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卡卡西,我理解你的想法。”

    三代火影有些略显苍老的声音流动在火影办公室内,他的语气里满满都是遗憾:“带土终究还是走错了路,我们不能再放纵他了。”

    “我知道了,火影大人。”

    旗木卡卡西推了推了一下自己的忍者护额,轻声道:“我申请去追查带土的踪迹,把他抓捕回来…”

    “追查宇智波带土的事,我已经另外委派给了其他人。”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吧嗒了一口烟斗道:“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我给你安排了新的任务,我们已经不能再沉湎于过去,而是应当着眼于木叶的未来。”

    “我…”

    旗木卡卡西的脸上有些迟疑。

    “卡卡西。”

    猿飞日斩打断了旗木卡卡西的话,轻声道:“我已经把你列到了明年的指导上忍名单里面,不要让我失望。”

    “…我知道了。”

    旗木卡卡西无可奈何地站起身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临走前他忽然转身道:“三代目大人,如果学员不符合忍者标准…”

    猿飞日斩抬起头看着他道:“卡卡西,你是指导上忍,有权力决定他们是否毕业能够成为合格的忍者。”

    当旗木卡卡西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之后,迎面撞到了一个缠着绷带的独眼老人,这让卡卡西的心情越发烦闷。

    志村团藏这家伙自从被解除了禁闭之后,又重新开始在木叶活跃了起来,根据卡卡西的猜测,志村团藏应该就是猿飞日斩委派追查带土的负责人了。

    志村团藏和旗木卡卡西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开口叫住了他:“卡卡西,不必惋惜你那位过去的朋友,一个村子里的叛徒,不值得搭上一位木叶上忍的未来。”

    “团藏大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

    志村团藏慢悠悠地转过身,望着卡卡西的背影道:“希望你以前没有和宇智波带土有什么牵扯。”

    “……”

    旗木卡卡西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志村团藏的话,直接离开了火影楼,他需要找个地方好好思考一下。

    卡卡西有理由怀疑,志村团藏以后可能会因为带土的事攀扯诬陷到他,谋夺写轮眼。

    新的黑暗,即将降临了。

    整个忍界的和平还未开始多长时间,就已经再度陷入了混乱,谁也无法轻易脱离这个漩涡。

    木叶慰灵碑。

    旗木卡卡西走到这里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几个人正在掘开宇智波带土的坟墓,移走他的墓碑。

    既然不是木叶英雄,自然也没资格在慰灵碑里。

    旗木卡卡西心里叹了一口气,把一束花放在了野原琳的墓碑前,蹲下身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琳…现在该怎么办?”

    正当卡卡西想要在这里安静一会儿的时候,一阵喧闹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似乎有人发生了争执。

    “滚!”

    “这也太过分了!”

    “滚!”

    “人都已经死掉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忽然出现了一个看热闹的黄头发小男孩儿,他应该是经常在慰灵碑这里玩,也不惧怕这里的环境。

    只可惜那些负责挖掘带土坟墓的忍者却不想见到他,把小男孩儿推搡开来,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

    “滚远一点!”

    “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黄头发小男孩儿用力挥动着自己的手臂,有些愤愤不平道:“怎么能把别人的坟墓挖走呢!”

    “滚!”

    挖坟的人言简意赅。

    有人终于忍不住,用力把黄头发小男孩儿推倒在地。

    旗木卡卡西眉头皱了皱,走到了小男孩儿的身边,制止了他们之间的争执,总算让这片土地平静了下来。

    黄头发小男孩儿坐在卡卡西的身边,还有些不满地嘟囔道:“他们怎么能挖死人的坟墓呢!

    旗木卡卡西没有回答,只是看向黄头发的小男孩儿道:“这个年龄的小鬼应该都在忍者学校上课吧?”

    “我逃课了啊!伊鲁卡老师今天的课非常无聊啊!”

    黄头发小男孩儿似乎对逃课这件事还颇有些洋洋得意,根本没有意识到逃课的严重性。

    旗木卡卡西噎了噎,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可奈何道:“能从伊鲁卡的课上逃出来…你还真是了不起啊!”

    这个小鬼,除了长相以外,其他的真是一点儿也不像他的父亲,黄毛小鬼的父亲可是被称为完美忍者的存在。

    “你也觉得我了不起吧!”

    黄头发小男孩儿满脸笑容地转头看向了旗木卡卡西道:“前辈,我叫漩涡鸣人,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以后就知道了。”

    “哦。”

    年幼的漩涡鸣人顿时有些恹恹,他只是专注地望着那些人用力把带土的墓碑砸碎,忍不住又有些不满道:“前辈,为什么他们要挖开这里啊!”

    旗木卡卡西摸了摸黄头发的小男孩儿,深吸了一口道:“因为那个人不配待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