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是时候让一个人背黑锅了

作品: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风之国。

    砂隐村外的风沙还是很大。

    赤砂之蝎使用了潜脑操砂控制了马基和由良两个砂隐村的上忍,从此之后蝎几乎可以说对砂隐村的消息了如指掌。

    而且利用马基和由良两个人的影响力,提出了四代风影阵亡之后,砂隐村内暂时后继无人,放弃对雨隐村的追究,免得引起战争。

    最关键的是,蝎还能借助马基掌控住我爱罗的消息。

    等到将来有一日晓组织收集齐全了尾兽的情报,蝎就能直接通过马基抓走一尾人柱力我爱罗。

    “你们回去吧!”

    赤砂之蝎的手指微动,控制着马基和由良回转到了砂隐村的方向,封印了他们大脑里的记忆。

    “不愧是蝎旦那啊!”

    迪达拉对于赤砂之蝎的技术赞不绝口:“虽然不如我的爆炸艺术,但是也有一定可取之处。”

    “…不会说话就闭嘴。”

    赤砂之蝎不满地瞪了一眼迪达拉。

    既然完美解决了四代风影阵亡在雨之国的问题之后,赤砂之蝎和迪达拉也不迟疑,打算离开这里回去向佩恩汇报。

    顺便让佩恩传递给上原奈落消息,让那个小鬼自己回雨之国,不用再来砂隐村找麻烦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迪达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冲着赤砂之蝎眨了眨眼睛:“尊敬老人和前辈嘛,我还是很懂的。”

    “……”

    赤砂之蝎一口气闷在了肚子里。

    迪达拉这家伙看起来是个没心没肺的,一句话噎死了蝎之后,甩手丢出了自己的白色大鸟:“蝎旦那,我们走吧!”

    “…哼!”

    赤砂之蝎冷哼了一声,慢吞吞地爬上了迪达拉的白色大鸟,两人坐上了白色大鸟腾空飞起,慢慢地消失在了砂隐村外。

    当他们离开之后。

    一个人影悄然从地面出现。

    上原奈落注视着那只白色大鸟不见踪影,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蝎这家伙居然不去见一面自己的奶奶么?”

    没想到赤砂之蝎这么能干。

    上原奈落去收拾了大蛇丸的功夫,赤砂之蝎就已经解决好了砂隐村的麻烦,这就有点儿不太好了。

    这就直接打乱了上原的计划。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能让某个人背黑锅了。”

    上原奈落的手指敲了敲自己的手臂,抬头看了一眼砂隐村,身体重新沉入了地面之中。

    深夜。

    上原奈落偷偷摸清了砂隐村内的情况。

    随着四代风影的阵亡,整个砂隐村内没有能够扛大梁的忍者,再加上他们在雨之国损失惨重,砂忍们只能请千代和海老藏重新出山。

    千代婆婆的威望还在,她暂时会以顾问长老的身份代掌砂隐村,等到将来再遴选五代风影。

    海老藏作为当初协助风影执掌砂隐暗部的参谋,也得到了自己原有的职位,重新担任砂隐高层。

    夜色越来越深,月光也越来越亮。

    月光照进了海老藏的房间之内,一只手掌悄然从墙面上浮动了出来,在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张纸条。

    然而当那只手掌缩回墙面的时候,顺手丢出了一支笔,惊醒了沉睡的老人。

    即使海老藏的年纪大了,他的心神依旧无比警觉。

    下一秒,这个老人翻身而起,一柄苦无落入了他的掌心之中,原本一直微眯的眼睛此刻显得格外有神。

    “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海老藏警惕地打量着自己的房间,目光停在了桌面上的纸条,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到底是谁,潜入了他的房间?

    而且还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在他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条,如果是自己村子里的忍者还有商量的余地…

    万一是敌人的话…

    那对于砂隐高层来说就太危险了!

    世事不如人愿。

    当海老藏打开纸条之后,神色变得无比难看,一滴冷汗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因为纸条后面画着一个简单的漩涡状标记。

    那是木叶隐村的标记。

    海老藏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按照纸条上的话执行,他披上了自己的衣服,决定赶往纸条上的密会地点。

    砂隐村外的绿洲之中。

    这里原本是海老藏和千代的隐居点。

    自从他们回到砂隐村居住之后,这个地方大约很快就会被封锁起来,等到将来千代和海老藏二次退休之后再回到这里隐居。

    今天这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当海老藏从村子里赶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房间里坐着一个缠满了半身绷带的老人。

    木叶根部首领志村团藏。

    志村团藏是海老藏过去最大的对手,同样也是数次陷砂隐村于危机的忍界之暗。

    海老藏慢慢地坐在了桌边,声音有些阴沉道:“好久不见了,团藏,没想到你竟然有胆子私下约我见面。”

    “砂隐村很虚弱。”

    志村团藏慢悠悠地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海老藏的面前:“如果不是四代风影死了,哪怕我派的人能够无声无息地把邀请送到你的身边,现在这里恐怕也会被暗部包围了吧?”

    海老藏低头看了一眼茶水,并没有选择接过。

    志村团藏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意思,笑了笑道:“不用怀疑,这一次我是来找你合作的…忍界的那些年轻人脾气太暴躁,总是认为合作会损害他们的利益,其实合作才能做到双赢。”

    “……”

    海老藏沉默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道:“有话就直说吧,我的年纪大了,不能经常熬夜。”

    “很好。”

    志村团藏点了点头后,沉声道:“我要一份千代研究出来的己生转生之术。”

    “你怎么会知道…”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知道的。”

    志村团藏抬起头看了一眼惊讶的海老藏,优哉游哉地开口道:“好了,四代风影已经战死在了雨之国,这个情报我已经确认了,你们砂隐村的任务量我很清楚,想要维持砂隐村的话,只能依靠木叶把风之国的任务放给你们。”

    海老藏摇了摇头,拒绝志村团藏的提议:“难道你有这种能力吗?猿飞日斩那个老头子还在,木叶还轮不到你做主吧!”

    “只要猿飞日斩死了,木叶自然就会由我来做主。”

    志村团藏露出了一个隐秘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而且风影死在了雨之国,你们肯定和雨之国交恶,需不需要我帮你们说和一下,我和那位半藏大人的关系可是不错的。”

    “……”

    海老藏的手指慢慢地敲在了桌腿上。

    今天砂隐村刚刚通过了一项决议,打算就四代风影战死在雨之国的事向雨隐村提出交涉,顺便尝试能否威胁一下半藏,拿到一些利益。

    至于战争,砂隐村肯定是不可能发动的。

    然而这还要看山椒鱼半藏是否同意他们的交涉,甚至还有半藏还有可能趁着风影战死攻击砂隐村。

    毕竟现在的砂隐村前所未有的虚弱。

    “想要己生转生之术,我可以给你。”

    海老藏慢慢地抬起头看向了志村团藏,一字一句道:“木叶要支持我们对雨之国的交涉,归还木叶夺走的风之国里的任务委托,支援风之国一定数额的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