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 第600章 你要的,我都给你(正文完)

作品:步步谋婚:盛娶世子妃

    两人携手回家,一进家门,青雪就被跌跌撞撞冲过来的身影抱了个满怀。

    “姐、姐!姐、夫……”

    小孩子抱紧时青雪的双腿,仰起头,冲两人嗲声嗲气地唤道。

    小家伙时青旻最近说话越来越流利了,而且长得飞快,脑瓜子特别聪明,有时候还用绕口令一样的话把伺候他婢女给绕晕了。

    现在除了瘦了一点,走路不怎么利索,脸上还有那块大胎记外,其他都特别好。

    俨然成了整个瑞王府的小宠儿,嘴甜会说话,就没有人不喜欢他的。

    时青雪更是把他宠上了天,一把将人抱了起来,看着前面追过来的丫鬟小翠,伸手在青旻的鼻尖上刮了刮,“小家伙,是不是又欺负你小翠姐姐了?”

    “没、没有!”时青旻的小脑袋快没有摇成拨浪鼓了,末了,还底气十足地给出证据,“我只是个孩子,小翠姐姐都是大人了,我怎么看你欺负她嘛!”

    时青雪:“……”

    好有道理,她竟然没办法反驳!

    就连莫君扬也不禁失笑,在时青旻的额上点了点,“人小鬼大!”

    时青旻捂着前额,嘟起小嘴,当面就跟时青雪告上状了,“姐姐,姐夫欺负我!”

    语气笃定,煞有其事。

    时青雪笑得快要肚子疼了,一边还不忘挤兑莫君扬:“你看,这回家里又多了个不怕你的人了啊!”

    莫君扬被下了脸面也不见生气,反而在时青旻婴儿肥的小脸上捏了捏,嘴角含笑。

    仿佛在说:就欺负你了,怎么样?

    他们一家子高高兴兴,有说有笑的,不亦乐乎。

    莫君扬连最后那点不愉都抛诸脑后,只管逗着孩子。

    等他们将时青旻哄好了,再回到自己房中后,莫君扬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跟时青雪说着太子东宫发生的事情。

    他说完后,心中早已经无波无澜,反而是时青雪忍不住生气:“他也太过分了吧!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情,却怪这个怪那个,唯独不会反省,这样的人,活该他倒霉!”

    再想到莫君羽最后竟然还恶意地离间莫君扬和她的小外甥莫云昭,她就更加气不过了,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真是便宜他了!”

    莫君扬只是揉了揉青雪秀美的头发,没说话。

    时青雪反而担心起来,犹豫问道:“你、唔,你不生气?”

    莫君扬坦言:“本来是有点不舒服,不过现在无所谓了。”

    真要伤心,也在好几个月前伤完了。

    现在莫君羽对他而言,不过是个需要看顾的陌生人罢了。

    时青雪认真看了莫君扬一会儿,确定他真的没有勉强,才奉上一个大大的甜美笑容。

    一双白嫩的小手抚上莫君扬的双颊,将他的脸掰向自己,说道:“好了,咱们不要去理别的事情了,还是说说咱们的事情吧!”

    “嗯?”莫君扬语带疑惑。

    时青雪瞪眼,不高兴了,“你别跟我说你忘了!”

    莫君扬无辜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仿佛真的不知道时青雪再说什么。

    时青雪这下子小嘴嘟得都可以挂葫芦,闷闷不乐地控诉:“你明明答应过我,等天下大定后,你要带我出去游山玩水的。”

    末了,还强调:“就我们两个人!”

    莫君扬反而皱起了眉,似乎有点为难,“你想我现在跟你走?”

    “当然不是!”

    时青雪只是想着应该提醒莫君扬,不要忘记自己的诺言,可是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劲?

    感觉嗯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了!

    时青雪扁着嘴,不说话了。

    “咳咳!”莫君扬轻咳了两声,右掌握拳,放在唇上,却怎么也遮不住唇角的笑意。

    时青雪这时候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耍、了!

    “莫君扬!”时青雪鼓起脸,不高兴地瞪着莫君扬。

    莫君扬连忙将人揽进怀里,先一步控诉:“是你自己不相信我。”

    时青雪:“???”

    莫君扬又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做到?你若真的相信我,就不会有这样的怀疑了!”

    时青雪:“!!!”

    莫君扬还言之凿凿:“我这辈子只想与你一同生活,俗世奔波也罢,逍遥云游也好,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怎么能怀疑我的真心呢?”

    时青雪无语凝噎了半晌,最后开口的语气就有点微妙,“我终于知道青旻的无赖是跟谁学的了!”

    这两人,根本是十足十的像啊!

    莫君扬笑了笑,将时青雪抱得更紧了一些,收敛起玩笑的语气,认真道:“你说的事情,我,我想得比你还要早一些。”

    事实上,从时青雪第一次提出隐居时,莫君扬就开始谋划这一切了。

    他想要带时青雪看遍世间繁华美好,自然不能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影响到他们。

    只不过这些事情,莫君扬并不打算说。

    他捧起青雪的小脸,对上她似水洗过的杏眸,在她的眼睑上落下一个轻吻。

    虔诚地说:“你想要的,你喜欢的,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带给你……”

    ————

    十五年后。

    “旻哥哥,等等我,等等我!”一个约莫十岁大的小男孩一颠一颠地往前跑,期间还因为跑太急,踉跄了好几下。

    原本跑在前面的少年见状,只好停下脚步。

    谁想小男孩跑得更起劲了,等他终于跌跌撞撞抱住了少年的大腿,就死也不撒手了。

    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无奈道:“等小男孩跌跌撞撞抱住自己大腿无奈道:“云羲,我是你舅舅。你不可以叫我哥哥,知道吗?”

    被叫作云羲的小男孩立即点头如捣蒜,忙不迭地答应。

    少年——时青旻——这才露出一点笑容,语气温和地问:“现在是夫子教学的时候,你不好好读书,跟着我做什么?”

    “夫子太严厉了,我不要跟他学,我要跟着旻哥哥学呀!”小男孩眨眨眼,一开口又无视了时青旻刚才的教训。

    只是他满脸无辜,灵动的小模样,就跟时青雪小时候如出一辙。

    时青旻是一点脾气都生不起来了,反而一把将小云羲抱起来,宠溺道:“好好好,你就皮吧!我不管你了,不过等你父亲母亲回来,看你怎么说!”

    小云羲满不在乎地嘀咕:“哼!他们前几天才离开京都,才没有那么快回来呢!只要旻哥哥不说,爹爹和娘亲肯定不知道的!”

    刚说完,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小尾巴’翘太高了,连忙朝时青旻讨好道:“旻哥哥,你肯定不会跟他们说的,是吧是吧!?”

    大眼睛亮得过分,无辜又可怜。

    时青旻感觉自己如果不答应都‘罪孽深重’了!

    他无奈扶额,“行了行了,我不说,总可以吧!”

    小云羲立即在时青旻脸上‘吧唧’一下,兴高采烈地欢呼:“旻哥哥最好了!”

    舅甥俩聊得正兴起,下人匆匆跑过来禀告:“时少爷,王爷请您现在到会客厅,说是时老太君来了,要见您!”

    时青旻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淡了下来,清冷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下人走后好一阵子,时青旻仍站在原地,抿着唇,许久没动。

    倒是小云羲亲亲热热地环抱着时青旻的脖子,小声地说:“旻哥哥,你不喜欢外婆对不对?”

    时青旻一惊,忙收敛了心神,尽量不动声色地反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小云羲嘟囔道:“我就是知道,外婆每次来你都是不笑的。你不喜欢外婆,那我也不喜欢她!”

    同仇敌忾的话从小云羲口中说出来,怪异又好笑。

    就连时青旻也忍不住笑出声,调侃道:“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你娘亲收拾你!”

    小云羲调皮地吐吐舌,“我才不怕呢!等娘回来了,我再重新喜欢外婆呗!”

    时青旻:头一回见把阳奉阴违干得如此理直气壮的!

    经小云羲这么一搅和,时青旻彻底没脾气了。

    那点惆怅也消失不见,直接抱着小云羲去了会客厅。

    董慧——时老太君一见到时青旻,立即满脸笑容地迎了上去,“旻儿!”

    时青旻避开董慧的手,后退半步,冷淡颔首:“时老太君安!”

    从一开始,时青旻就没喊过‘娘亲’这个称呼,从来都没有!

    董慧被噎了下,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笑道:“听说陛下最近又升你做工部侍郎了,你现在可风光了!”

    时青旻七岁考上秀才,十岁中进士,十三岁就成为了大莫历史上最年轻的状元,直接被皇帝钦点为工部左郎中。

    他身体的残疾经过沈洛多年的调理,脸上的胎记早没了,就连右腿的残疾也得到矫正,几乎与常人无异。

    再加上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一时间成了京都最风光的权贵,皇帝身边的大红人!

    而这些,与时国公府毫无关系。

    时青旻听了董慧这些话,表情动都不动一下,冷淡道:“时老太君过奖了!”

    董慧忙笑:“我说的都是真心话,若是你弟弟有你这么出息,那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时青旻的同胞弟弟时天佑,从小就是时国公世子,前两年时青雪还将时家的家主令交给了他,并提前为时天佑请封国公之位。

    年纪轻轻,就集万千光环于身,可从另一方面而言,时天佑也跟京都那些个纨绔公子哥没什么区别。

    毫无建树,每天只知道遛狗逗鸟出去浪,空有爵位在身,却一点实职都没有,让董慧烦得不行。

    时青旻听到这里,立即就懂了董慧今日来此的目的,目光更冷。

    不给董慧把话说完的机会,直接就道:“现在是小云羲学习的时间,若是夫人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带着云羲先去学堂了!”

    小云羲立即点头附和:“是啊是啊!如果云羲不好好学习的话,父亲回来了肯定要打云羲的!”

    说得很像回事。

    两人这一唱一和的,董慧哪里还好意思开口让时青旻提携时天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时青旻抱着小云羲离开会客厅。

    董慧望着时青旻冷漠绝情的背影,滚烫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滚落下来,一颗心又痛又悔。

    莫祥瑞在一旁看了,摇摇头,轻叹了声。

    人心又是脆弱得如同琉璃,落地即焚,捡不起来,更粘不回去。

    若是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抛弃背叛,那就不要后悔,自私到底。

    不然,也只是徒添笑料罢了!

    走廊里,小云羲被时青旻抱着往学堂走,口中奶声奶气地问:“旻哥哥,爹爹和娘亲什么时候回来了啊!云羲想他们了!”

    时青旻捏了捏小云羲的小鼻子,笑道:“他们啊!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流连忘返呢!

    不过,等你什么时候背熟千字文后,我就带你去找他们?”

    “好耶!我现在就去学堂背书,我们快点,快点!”

    “好,我们走!”

    这一少一小,轻快地走在回廊里,四周一派安宁祥和。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正文完——————

    写到这里,本文正式完结。想写的内容都写了,就连最后关于小青旻的未来都交代了,所以本文不会有番外了!

    之后会再认真地从头开始抓虫,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在这里,九九要感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陪伴,是你们的陪伴才让我能够日以继夜地坚持到现在。

    九九再次向你们致上最真挚的感谢,也希望在今后能够继续支持九九。

    另:九九新文也将在这个月跟各位见面。

    现代侦探职场文。

    咱们江湖再见!么么哒(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