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来张N卡!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游宇回过神时,自己已经盯着店里新进的一批卡包发了十分钟的呆了。

    而他之所以能回过神,还是因为视野角落里悄然飘过的一行“好感度+1”的提示......

    游宇有些无语地循着那方向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千奈妹子。后者注意到他回头时急忙别过了头去,低头忙碌着些什么。

    然后游宇走近一看,发现原来她正聚精会神地攻读一本教辅习题册。

    毕竟是高中生,就算是假期也不能完全懈怠,多少还是得抽时间出来学习的。

    嗯等会儿,她的书是不是拿反了......

    不过正所谓人艰不拆,游宇只假装没看见。

    千奈突然抬头:“你,想要买卡吗?”

    游宇愣了一愣。

    “因为,你盯着那边的卡包看了很久了。”她用圆珠笔指了指游宇刚刚盯着的那一批卡包。

    游宇循着她笔指着的方向望了过去。千奈趁着这瞬息的空档大爆手速,迅速把自己面前放倒了的书本调了个方向。

    “......是啊,挺想要的。”游宇扭过头,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发现千奈的小动作——至少千奈觉得他应该没发现。

    游宇当然想要啊。因为他从那批卡对应卡盒的说明里......看到了一张名为“强欲之壶”的神卡。

    强欲之壶,发动的玩家可以从卡组抽两张卡。

    简单粗暴的效果,但是强得近乎不讲道理,有着毋需cost就能轻易一换二的强大抽卡效果,赚卡有如吃饭喝水,堪称决斗怪兽世界逆天级的神器。

    ......当然了,DM世界的决斗者们显然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从卡盒上卡片稀有度标注中,强欲之壶后面那个可怜兮兮的“N”就足以看出压根没人把这东西当回事。

    然而就算如此,链接世界里强欲之壶这种神卡也是NPC的专利,玩家是没有办法获得的。无论是通过系统卡池还是特殊任务都没有任何渠道能获得这张神卡,所以玩家只能每次在跟NPC对阵时,对着NPC发动的强欲之壶眼馋。

    曾几何时,游宇也是每次看到NPC厚颜无耻地使用强欲之壶就眼红得无能狂怒的玩家之一。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他也是受世界规则庇护的本土住民了!他觉得自己理应获得卡组塞满三张强欲之壶爽一把的权力!

    但是......

    “等我发工资再说吧。”游宇无奈道。

    是的,这是非常现实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木有钱......

    “这样啊。”千奈歪着头想了想,说,“那......我先借你一点,等你发工资了再还给我吧。”

    “啊?”游宇怔了怔,随即很快摆手,“非常感谢,但还是算了吧。”

    毕竟才认识没多久,这样随便地借人家妹子的钱总觉得不大合适。

    “没关系。”千奈面无表情,“比起这个,要是等到发工资,想要的卡被别的客人提前抽走就不好了吧?”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虽说强欲之壶只是张N卡,按理说新进货的卡包里应该有不少才对......可是这种事谁说得定呢?

    “那......好吧,先借我一点吧。”

    毕竟只是准备开张N卡而已。

    应该也要不了多少钱......

    ......吧?

    于是游宇如愿以偿拿到了他穿越以来入手的第一包卡。

    “那我要上了。”

    千奈双臂交错地搁在柜台上,下巴枕着自己白皙的胳膊,伸长了脖子现场围观。

    游宇拆开第一份卡包,拿出了其中的五张卡。

    “啊。”千奈一眼看中了他手里那张“守城翼龙”,惊讶道,“厉害啊,居然第一包就开到了稀有卡。”

    游宇:“......”

    你特喵在逗我?

    就这低攻凡骨还是稀有卡?

    (守城翼龙,等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200,无效果。)

    这张“稀有卡”开出来他估计自己这辈子应该都用不上。

    继续开包。

    连续三包没有任何用处的东西后,在看清游宇第五包开出的东西时,千奈又是惊讶:“咦?光之封札剑?又是一张稀有卡......你的运气很好啊。”

    “.....算是吧。”游宇一脸蛋疼。

    (光之封札剑,陷阱卡,对方手卡随机选1张里侧表示从游戏中除外。发动后,用对方回合计算的第4回合的对方的准备阶段时,那张卡回到对方手卡。)

    开到第十包,千奈酱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牛魔人!又是稀有卡!”

    (牛魔人,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300,无效果。)

    游宇知道,自己现在在千奈眼里可能就是那种“一发十连出了仨UR”的究极欧洲人,脸白得反光的开包欧皇。

    可问题是......谁特喵的想要这些没卵用的稀有卡啊?一只牛头人能有什么卵用?

    我只想要一张烂大街的强欲之壶有这么难吗?

    千奈问:“还要接着抽吗?”

    “抽,当然接着抽。”

    大不了把这几张所谓的“稀有卡”拿去卖钱回本。

    二十包卡下去,依旧没有那张N卡“强欲之壶”的影子。

    不过多少让他觉得安慰的是好歹出了张魔法卡融合,这倒算是对他有用的卡。

    三十包抽完,还是没有强欲之壶。

    游宇开始有点跟这批新卡杠上了,他就要看看自己究竟要抽多少包才能见到那该死的强欲之壶。

    只是这一包包花的都是妹子的钱,多少觉着有些过意不去......

    然而千奈本人倒是似乎没有任何意见,只默默趴在柜台上看着他一包接着一包,像个无情的开包机器一样孜孜不倦地重复......

    终于,第五十包卡包,他心心念念的那张“强欲之壶”终于肯现身了。

    看着这张翠绿的魔法卡上那咧嘴露出一口黄牙、笑容极其猥琐的绿油油大壶,游宇突然有种要泪流满面的冲动。

    这可能还是他有生之年第一次,抽到一张N卡比之前那一堆稀有卡都来得高兴......

    千奈有些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

    “你就是为了抽这个?”

    “是啊。”

    千奈表示不解:“可是你刚刚都抽到了那么多稀有卡,为什么一定要......这种没什么用的东西呢?”

    没什么用的东西?

    呵呵,少女还是年轻啊,一看就是没经历过毒打不知道壶的可怕。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世界本土居民对决斗怪兽卡片的理解跟玩家们完全不一样,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向他们普及“卡差”、“赚卡”一类的概念的确不怎么实际。

    游宇正想着怎么向少女解释,却恰在此时有客人进门来了。

    “你好,有人吗?”进来的是个金发男青年,穿着带有蓝色条纹的白T恤,套着蓝色长袖的外套。

    “我想问一下......这里有海马公司最新发布的决斗盘么?”

    店内两人齐齐循声望了过来。

    游宇挑了下眉毛。

    城之内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