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一周后,童野实市,某决斗场馆。

    “我的回合!”

    游宇从牌组抽取了一张卡,接着手臂一扫。

    “我把场地上的元素英雄·电光侠,元素英雄·粘土人作为祭品......出来吧!元素英雄·金刃侠!”

    一身纯金合金的战士从立体投影的卡图中现身。他有着绿色的眼眸,体型构造有如钢铁的肌肉组织,在场馆的灯光照耀下反射着独有的金属光泽。

    【元素英雄·金刃侠,攻击力2600】

    游宇面前的路人甲决斗者:“什......什么!?居然是攻击力有2600的怪兽?”

    旁边围观的路人乙丙丁也纷纷骚动:“比传说中的稀有卡真红眼黑龙和黑魔术师攻击力还要高的卡!”

    游宇:“......”

    这个世界本土的决斗者们判断卡片强弱的标准也实在是单一得有趣。在玩家们看来最重要的怪兽效果在本土NPC们眼中基本都是可有可无,甚至魔法陷阱都不大受待见。

    他们所看重的基本只有怪兽的攻击力。

    而且实话说游戏王DM那个时代的卡池着实没有多深,攻击力3000的凡骨青眼白龙已经是众多决斗者可望而不可即的怪兽了。

    然而从玩家视角来看攻击力神马的都只是毛毛雨。有着“决斗怪兽最高攻击力”之称、面板攻击力高达5000的五帝神龙,在玩家们眼里也不过只是“连墙壁都算不上的杂鱼”罢了。

    当然,目前还处于严重缺卡状态的游宇暂时还没资格这么说就是了......

    不过要击败这些无名无姓的路人NPC还是毫无难度的。

    “战斗了!”游宇直接进入战斗阶段,“元素英雄·金刃侠,攻击‘切入敌阵的队长’!”

    【切入敌阵的队长,攻击力1200】

    金色的金属英雄背部喷射出了引擎火焰,化作金色残影俯冲到了手持长剑的战士身前。

    切入敌阵的队长咬紧牙关举起剑试图防御,但他的力量在身为上级怪兽的金刃侠面前几乎能忽略不计。

    金色利刃轻易地将队长手里银白的剑切成了两段,后者惨哼一声,当场领了便当。

    路人甲:“呃啊啊啊!!!”

    【路人甲,LP 1400 → LP 0】

    四周围观的群众都开始爆发出了欢呼。

    “元素英雄......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卡组,好强啊!”

    “这个新人决斗者是什么来头?”

    “这样一来他已经一口气二十人斩了吧?”

    “太强了,这都该有职业水准了......”

    是的,这一个星期下来游宇每天工作之余的自由活动时间全部都泡在这家决斗馆,跟场馆里各种各样的决斗者决斗。

    众所周知童野实市在游戏王里基本就是一座决斗为主的城市。多亏了海马社长的大力推广,半座城市里的人都给他带成了“决斗脑”。

    正因如此,这座城市里才兴建起了大量决斗场馆。决斗者们可以去任何一座场馆里跟同市的决斗者打牌决斗。有时场馆内也会有私人举办的一些小比赛,优胜的话还可以赚取一点外快。

    不过那对游宇来说都是次要的。

    他每天风雨无阻地跑来这里打牌,主要还是为了混经验赶紧升级,好赚取更多的晶石去系统卡池里换取想要的卡......

    创号早期的等级是最容易提升的,虽然相对于后期每升一级所能获得的晶石也少得可怜,但起码来得快。

    这些天下来游宇已经一口气打到二十连胜了......之所以只有二十连胜,一是因为他每天还要打工闲暇时间不算太多,二则是因为有体力限制能连续决斗的场次也有限。

    在决斗馆里刷NPC是玩家们早期最常用的升级手段之一。因为本土决斗者们卡组里怪兽也基本全是凡骨,魔陷也喜欢加一堆看上去很帅但实际意义不明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完全没用的卡堆。

    对玩家们来说,就算拿非上分用途的纯娱乐卡组都能随便吊打这些NPC。

    所以打了这么一星期下来,虽然在路人们眼中游宇的形象已经高大到了接近战神的地步,然而他却并没太多成就感。

    欺负简单人机能有什么成就感?

    ......嗯好吧,也许海马社长除外。

    从游戏王DM动画里来看,海马濑人社长先生因为打牌永远打不过暗游戏,所以钟情于开发模仿暗游戏的人工智能来陪他打牌,因而光荣斩获了“人机之王”的称号......

    游宇打了这一个星期的牌,攒下来的晶石全部一股脑砸进了系统卡池,然而开包抽出来的大多要么是些意义不明的卡,要么就是看起来很牛逼其实根本没法投入实战的东西。

    唯独开出来这张攻击力高达2600的元素英雄·金刃侠在这个时代还勉强算是只大怪(连金刃侠都算大怪的年代现在看来实在淳朴),其他卡现阶段基本都只能躺在卡库里吃灰。

    这场决斗打完,今天的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游宇收起决斗盘,离开场馆开始返回自己现在的宿舍。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外面的街道上凉飕飕的。行人三三两两地在街道上漫步,车辆急促地在马路上穿行而过,尾灯在空气中留下了醒目的光路。

    游宇回到店门口时,女仆小姐正站在店门口,踮着脚努力地想贴上去一张海报。

    但奈何她个头太......迷你了一点,不拿凳子辅助的话看起来无论如何也没法顺利贴上去。

    游宇走到了她身后:“我来吧。”

    伊藤千奈这才注意到他,面颊不禁轻微一红,嗯了一声便退开了。

    【好感度+2】

    游宇对此都已经麻木了。

    游宇接过海报,帮她正正方方地贴在了门上,跟着后退两步打量了一下效果。

    那是一张新发售卡牌的宣传海报。海报上画着大批新进货的卡片,背景用的是一张穿着黑色法袍的黑魔术师。

    游宇有些奇怪:“新卡里还有黑魔术师吗?”

    他记得黑魔术师这种卡不仅在玩家之间、就算在这个世界本土居民那也应该是顶级稀有卡才对。

    “当然没有。”千奈淡淡说道。

    “所以这海报的图......”

    “那你吃泡面的时候,难道面桶里真的有包装盒上画着的牛肉和蔬菜吗?”

    游宇:“......”

    卧槽,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