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这样能用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游宇发现了,这可能跟他做什么无关,跟他说什么关系可能也不是特别大。

    反正只要他一直站在这,女仆小姐的好感度似乎就会自然增长......

    没办法,长得太帅也是会带来苦恼的。

    只是女仆小姐掩饰得很好,从她脸上半点也看不出好感度UP的迹象,让游宇甚至一度以为是系统相应模块的功能出现了故障。

    不过后来跟这位女仆小姐认识后没多久游宇就发现,自己这会儿确实是想多了。因为女仆小姐可能自始至终都没有过要掩饰的意图,人家只是单纯的三无面瘫而已......

    所有问题都问完后,女仆小姐不紧不慢合上了小本本。

    “我要问的就这些了。”她说。

    就这?

    游宇没别的什么意思,只是他觉得这些问题作为面试题来说有点奇怪——怎么看这些东西都跟他要应聘的岗位没关系吧?

    游宇问:“那......我被录取了么?”

    “不知道。”女仆小姐摇头。

    “啊?”

    “因为我不是店长,我说了也不算。”她的语气平静得近乎理所当然,“我还在念高中,只是假期来这里帮忙而已。”

    游宇:“......”

    淦!

    那你刚刚是在玩我呢?

    但是这种时候一定要保持微笑。

    “哦,是这样啊。”游宇问,“那店长在吗?”

    少女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出去了。”她说,“外地,暂时不在。但是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

    少女转身去了后面的货仓里。游宇靠在玻璃制的柜台边,目光漫无目的地开始在店内的卡包之间扫视了起来。

    在穿越之前这些卡店里的卡对玩家们来说都只是摆设,就像场景里的装饰一样。这里的卡只有NPC可以用,玩家们就算买回去他们的系统也读不出来。

    不过现在对游宇来说不一样了,作为NPC这里的卡他都能用。他已经打定了主意等之后有钱了要来这边开包。

    嗯......等有钱以后。

    既然店长不在的话,游宇对这个职位暂时也不抱什么期待了。他已经在盘算着接下来要去哪里找活干了。

    但没想到女仆小姐很快就回来了,还带来了好消息:“店长说你可以留下。”

    “啊?”游宇一愣,“他没问什么问题?”

    “没有。”少女说,“他说先试用着,等他回来再说。他说让我先带带你,熟悉工作。”

    “我的工作是......”

    “负责给我帮忙就行了。”她指了指旁边的吧台,“有时会有客人来喝咖啡,人多的话有时我一个人会忙不过来......你会用泡咖啡对吗?”

    游宇点点头:“略懂。”

    我爸在夏威夷教过我泡......

    ......哦这里是游戏王啊,那打扰了。

    “那就好。”

    女孩示意他跟上自己,领着他穿过了层层货架。游宇发现原来在店内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还安着一扇红色的木门。

    “在这里的话是包食宿的,但是工资可能不会太高。试用期是没有工资的,正式薪酬你可以等老板回来自己跟他谈。”

    “好的。”游宇跟在后面点了点头。

    薪水什么的他原本也就没做指望,他来这儿看中的本来就是包吃包住......

    ......好吧,可能还有买卡说不定能打折。

    女孩推开木门,后面是一条长长的楼梯,一路延伸到一团黑暗中,因为隔间糟糕的采光而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房间就在这上面。”她说,“我住在三楼——我喜欢住得高一点。二楼的两个房间都是空的,你可以随便挑一个,我给你拿钥匙。”

    “好的。”

    游宇一路走着,突然想到什么:“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千奈,伊藤千奈。”她头也没回,“叫我千奈就可以。”

    她带着游宇来到了二楼。游宇随便挑了个房间,推开门,只觉一股沉闷的霉臭味扑面而来,感觉就像打开了尘封不知多少年的酒窖。

    房间空间并不大,只有一间卧室和狭窄的洗手间。清晨的光线从仅有的一扇小窗里透射进来,无数的尘埃颗粒在光线中肆无忌惮地飞舞。

    伊藤千奈退后了一步,捏住了自己小巧的鼻子。

    “因为常年没有人进来,所以环境有点糟糕。”

    她可能是确实地觉得这个宿舍有点对不住这位“后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晚上关店之后我可以帮你一块儿收拾的。”

    游宇摆了摆手:“没关系,我自己能行的。”

    顿了一顿,他问:“比起这个......我就这么随便地搬进来真的没问题么?我是说,店长都没见过我......不对,应该说我们连电话都没有通过。”

    说话间两人已经退出了房间开始下楼。

    “没关系的。”伊藤千奈淡淡说,“虽然他回来之后是有可能会刁难你两句,不过也不会直接赶你走的。店长其实是个挺不错的人,一定要说有什么缺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吧。”

    “哦?就是说虽然他嘴巴刻薄,但其实待人很好?”

    “不是。”千奈摇摇头,语气平静地说,“意思是说他嘴巴上表现得很刻薄,但其实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吃豆腐。”

    游宇:“......”

    我书读的少你别骗我,刀子嘴豆腐心是这个意思??

    所以意思是说,这位店长先生是一位色......嗯......绅士咯?

    只是这话从这么个面瘫美少女嘴里被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对了,要工作的话你也得换工作服。”千奈停住脚步,突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看着游宇。

    “仓库里倒是有几件备用的,就是不知道尺码合不合你的身......”

    游宇瞬间警觉了起来。

    工作服?什么工作服?

    难不成他也要换女仆装么?

    这跟说好的可不一样啊,他只是来蹭吃蹭喝,可没打算出卖节操的啊。

    还好,片刻后千奈带着身男士礼服回来了。

    雪白的内衬,黑色背心和蝴蝶领结。换上这身装束的游宇感觉自己看起来就像电影里常见的调酒师,只不过他负责的部分不是酒而是咖啡。

    女仆小姐站在他面前,帮他拍去了衣服上的褶皱,小手灵巧地系好了蝴蝶领结,又帮他整理了衣领。

    接着她退后两步,歪着头打量了好一会儿,就像艺术家面对自己终于竣工的杰作似地点了下头。

    【好感度+5】

    游宇已经对她头上时不时蹦出来的这串提示麻木了......

    似乎对这位后辈很满意,千奈点头自言自语:“好,应该能用了。”

    游宇:“?”

    等会儿小妹妹你把话说清楚。

    你说什么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