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我干啥了?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游宇一张张地清点了从潘多拉那里收来的战利品。

    按照决斗都市时期的规则每个决斗者的卡组已经要求最低必须有四十张卡了,但是潘多拉在DM动画中跟武藤游戏决斗时只用了十来张的样子。

    如今游宇拿走他整副卡组一看,发现潘多拉虽然自诩是“纯黑魔术师”卡组,然而他卡组里跟黑魔术师相关的一共也就那么几张。

    三张黑魔术师,一张魔法卡千把刀,一张黑魔术的幕帘,还有一张黑魔族复活之棺。

    千把刀,通常魔法卡,自己场上有「黑魔术师」存在的场合,以对方场上1只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对方怪兽破坏。

    黑魔术的幕帘,通常魔法卡,这张卡发动的回合,双方玩家可以支付一半基本分,从各自的手卡·卡组中把1只魔术师族怪兽特殊召唤。

    黑魔族复活之棺,通常陷阱卡,对方玩家召唤怪兽的瞬间发动,以那只怪兽和自己的1只怪兽作为祭品来使墓地里的1只黑魔族复活。

    (以上均为动画效果)

    游宇把从潘多拉处缴获回来的卡片分别插进决斗盘试了一下,惊喜地发现,这些卡居然好像都能用!

    要知道,之前在链接世界的游戏里,玩家能够使用的只有从系统卡库或任务奖励中获得的卡片。像游宇刚才那样直接把NPC的卡组抢过来,放置到决斗盘上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游宇推测也许是因为重生后自己也成为了NPC的缘故,所以现在他也能像其他NPC一样使用本土出产的卡牌了。

    而同时他又自带玩家的游戏面板,同样能像玩家一样从系统卡池里获得卡片。

    也就是说他成为了某种介乎玩家和NPC之间的存在,同时能使用游戏本土和系统出产的卡。

    唯一遗憾的是,潘多拉卡组里唯有那三张“黑魔术师”在放置上决斗盘后毫无反应。

    游宇不确定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他猜测这或许跟潘多拉在这三张卡上动过手脚有关。动画里交代过潘多拉的三张黑魔术师是被他小幅度切割过的,这样一来他决斗前洗牌时就能作弊,确保起手能把自己的王牌黑魔术师抽到手上来。

    搞不好就是因为他在卡片上动了这点小小的手脚,所以系统附带的决斗盘才不承认这三张卡。

    但是没有关系,他还有一张作为任务完成奖励的“黑魔术师”,这会儿正安静地在他的卡库里躺着。

    另外完成任务、打赢潘多拉也让他获得了不少经验值奖励,人物一口气直接从1级窜到了3级,获得了40晶石的奖励。

    晶石可以在系统卡池里抽卡包,不过对于链接世界来说40晶石实在是毛毛雨,这点奖励都不够塞牙缝的。

    ......

    蒙蒙的夜逐渐散去,天空渐渐破晓。童野实的街道慵懒地苏醒,空旷的街区里也开始出现了行人的身影。

    这是游宇重生的第二天。

    今天的首要目标——先找个能混饭睡觉的地方。

    毕竟人不吃,就会死。

    牌打的再好也是要恰饭的。

    工资什么的倒都是无所谓,他只需要一个短期能歇脚的地方而已。毕竟游戏王的世界观,只要你会打牌,后期根本不愁赚不到钱。

    在清晨的街道上兜兜转转了没多久,游宇很快在一家卡店门口停了下来。

    店面的橱窗后面被决斗怪兽的卡盒填满,最顶部张贴着“招聘服务员”的启事。

    游宇想了想,径直走了进去。

    店门是开着的,不过看起来应该也只刚开门没多久,毕竟这会儿天也才只刚亮起来而已。

    店内空间倒是挺大的,林立的货柜就像图书馆里的书架,只不过一行行一列列摆满的都是卡包和卡盒。部分货架上还有一些高人气决斗怪兽的仿制手办及其他的一些周边产品。

    “欢迎光临。”

    女孩清脆的声音从一列列货架后面传了过来。

    从那后面出现的是个齐脖短发的女孩,一头罕见的银发,表情呆呆的看着还有些稚嫩,个头也不高,模样看着像个初中学生。

    游宇第一时间还为那头醒目的银发感到奇怪,但他转念一想——这个世界观下的主角武藤游戏成天顶着个五颜六色的海星头去上学都没人觉得不妥,这么一对比银发貌似还挺正常?

    所以比起这个,更值得注意的貌似......还是这女孩穿着的那身女仆装。

    是的,白色的花边蕾丝裙,紧绷的黑色丝袜完美勾勒出了少女小腿的轮廓,背后还扎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

    怎么看都是标准而且有地区特色的女仆装束。

    更有趣的是,少女从货架后出现、看到游宇的第一眼,游宇便注意到她头顶冒出了一串“好感度+10”的字样。

    游宇:“......”

    果然长得帅就是有好处。

    明明什么都没有干,跟人家才第一次见面就自带10好感度。

    遥想当初自己作为玩家的时候,为了刷个任务NPC的好感度可谓是费尽了心思。费了老半天的劲,又是跑腿又是打牌的,忙活了大半个星期才收获一个可怜巴巴的“好感度+5”。

    当时觉得这破游戏简直了,肝得人头皮发麻。现在想来可能还真不是游戏的错,可能就是自己当初长丑了......

    然而女仆小姐的职业素养看来还是到位的,分明好感度up了脸上却古井无波没有半点反应,只标准地朝客人行了一礼。

    “您好,请问您是要买卡还是要点咖啡?”

    原来还有咖啡啊。

    游宇这才注意到这里貌似并不只是单纯的卡店而已,旁边还摆有桌子和座位,客人们可以点咖啡饮品坐在这里看书......或者打牌。

    当然了立体影像这种高端技术这样的小店里是没有的,在店里打牌其实就跟现实世界里桌游社朋友们凑一块围着张桌子找个卡垫打牌差不多,属于休闲娱乐型活动。

    “不用了。”游宇指了指外面橱窗上贴着的告示,“我只是看到说你们这里缺人,所以想来应聘看看。”

    “哦,是这样。”女孩点了点头,“可以啊,不过需要面试。”

    “那面试是在......?”

    “就现在就行。”

    女孩说着走到了柜台后面,从抽屉里摸出了个黑色封皮的小本本。她将本子摊开搁在了自己纤细皓洁的手腕上,另一手拿出了按钮式的圆珠笔,用拇指摁出了笔尖。

    游宇有些意外:“就在这里......你提问吗?”

    他下意识左右望了望,发现店里好像确实没别的人了。

    女孩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我不行吗?”

    “不......没什么。”

    游宇只是觉着这妹子看着有点太嫩,不大像是店长的样子。

    “先从姓名开始吧。”她说。

    “游宇。”

    “外地人?”

    “嗯。”

    “年龄?”

    “......十九。”

    年龄什么的是他瞎编的。因为一定诚实回答的话,他这号才刚刚创号一天,严格意义上说现在才一天大......不过说出来对方肯定也不会信就是了。

    “......十九,比我大两岁啊......”女孩自言自语地小声嘟哝。

    游宇注意到那银色的小脑袋上又蹦出了个“好感度+5”的字样。

    游宇:“?”

    我干啥了?

    女孩目光接着落在了他左手的决斗盘上。

    “你是决斗者吧。”她问。

    “是。”游宇点头。

    “那为什么要来打工呢?”

    游宇:“决斗者......也是要恰饭的嘛。”

    女孩面部肌肉丝毫不动,但眼睛直勾勾地盯了他好一会儿,盯得游宇甚至觉着有些不自在了。

    不过她没说什么,又低下了头去,继续刷刷地在小本子上写了些什么。

    【好感度+5】

    游宇:“??”

    我又干啥了?

    “那最后一个问题。”

    女孩的笔停了下来,声音波澜不惊:“......你有女朋友吗?”

    游宇:“......”

    这是要应聘还是查户口呢?

    这种事跟我找工作真的有关系么?

    不过考虑到自己现在是应聘方,他还是如实回答了:“没有。”

    这句可是彻头彻尾的大实话,实话到甚至有点悲剧的地步——因为哪怕把他前世经历都算上这都是挑不出毛病的真话。

    “哦,没有啊。”女孩点点头。

    【好感度+10】

    游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