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有攻略的!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黑魔术师攻击!”潘多拉大手一挥,“黑暗魔术!”

    红色的黑魔术师凌空飞了起来,绿色的魔杖凌空挥舞。魔力的波动从法杖末端倾吐而出,有如黑色的雾气凝成了锋锐的刺刀,带着缠绕的电流飞扑向对面的场地。

    攻击力仅有1600的电光侠显然不可能顶得住黑魔术师的一击。漆黑的魔力轻而易举刺穿了他的身体,光的战士在面具下发出了惨哼,全身电流如泄洪般溢散,身躯转瞬在魔法冲击下粉碎。

    “呃......”

    游宇抬手护在了身前,但依旧挡不住生命值下降带来的冲击。痛楚让他不由自主半跪在了地上,全身大汗淋漓,感觉就像刚跑完了一场马拉松竞赛。

    【游宇,LP 2400 → LP 1500】

    “果然只是个不入流的弱者么。”潘多拉不屑地哼着,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像你这种弱小的决斗者是怎么获得决斗盘的,但遇到我是你这辈子最不幸的事。看起来你的决斗者生涯也就要到此为止了。”

    他又从手牌拿出一张卡,插入进了决斗盘魔陷区的插槽。

    “我在场上盖放一张卡,回合结束了。”

    游宇半跪在地,听到自己鼻腔里发出了灼热而浑浊的喘息。

    对面的场地上有着攻击力高达2500的黑魔术师——听起来好像不是很高,然而对于游宇这电光侠就是打点上限的初始卡组来说那已经是无可逾越的高峰了。

    另外他的场地这边现在空空如也,他的生命值还剩1500,而潘多拉那边却还几乎毫发未损。虽然按照游戏王标准惯例还算不上满足锁血条件,然而这也已经足够不利了。

    然而就是在这看起来似乎已是必死的局面下,游宇却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笑意。

    打到这一步,他的战术已经成功一半了。

    他当然知道要靠着这一整套白板的初始卡组要想打赢潘多拉是几乎不可能的。虽说是抱着“就算任务失败也可以接受”的心理准备,但他不可能不做任何准备就贸然过来送菜。

    简单点说,跟潘多拉对决这个任务其实论坛里是有攻略分析的。玩家所需要事先准备的只有一张卡,一张至关重要、能在这场决斗中直接扭转局面的关键卡。

    那张卡游宇当然也提前准备了,只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能抽到手上。

    这倒也没什么好意外的,一副卡组四十张卡,要想抽到其中特定的某一张其实概率并不算高。

    又不是人人都能像王样一样想抽什么就能有什么,简直是虚假的非洲人。

    但是没有关系,因为玩家虽然不能神抽,但却有系统赠予的自带技能——

    ——命运抽卡。

    命运抽卡,被链接世界玩家们通称为“D抽”。一场决斗中只能使用一次,只有在你的生命值极低或者跟对方相差悬殊、场上局势也极度不利时才能触发。

    满足触发条件后下一次自己的抽卡阶段,通常抽卡时玩家可以自行选择发动技能“命运抽卡”,可以锁定抽出自己构筑卡组时事先设定好的“命运卡”。

    值得强调的是这个技能可以抽出来的只有玩家事先设定的卡,因此在设定命运卡时玩家往往更偏向于选择较为泛用的强力卡片,在多数恶劣局面下都能一卡翻盘的那种。

    就比方说汉诺的崇高力量......

    (陷阱卡,神圣防护罩-反射镜力,对方攻击宣言时破坏对方场上所有表侧攻击表示怪兽)

    然而像那种卡肯定也是顶级稀有度,游宇这个初始小号上肯定是没有的。

    他设定的是另一张卡,专门为这个任务所准备的攻略卡。

    “抽卡!”

    游宇抽卡后只粗略瞥了一眼,将其加入了手牌。

    “我召唤元素英雄·爆热女郎!”

    一团火炎在场地中释放,身材高挑火辣的长发女英雄纵身飞跃而出。

    【元素英雄·爆热女郎,攻击力1200】

    “嚯?不选择加固防守,反而主动进攻吗?”潘多拉开始战术吟唱。

    “如果不攻击表示的话,就没法打烂你那张欠扁的脸了。”

    Emmm......这对话怎么好像似曾相识?

    (注:游戏王DM动画中潘多拉的声优是子安武人,和《JOJO的奇妙冒险》中迪奥·布兰度为同一人)

    潘多拉嘴角一勾,轻蔑地一笑,跟着在决斗盘上按下了一个按钮。

    “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是这一瞬间我发动魔法卡-向黑暗的招手!”

    只见潘多拉场地上那张盖牌刷地就立了起来,赫然是一张绿色的魔法卡......魔法卡的字样旁边并没有速攻的标志。

    纳尼?在对方的回合发动魔法卡??

    按照游戏王的正统规则,魔法卡在自己回合主要阶段才能发动,只有速攻魔法卡才能在对方回合发动。

    ......哦,这里是游戏王DM的时代啊,那打扰了。

    DM动画里人家王样还能在对方回合的战斗阶段发动洗脑、心变和死者苏生嘞。

    场地上空开始出现了浓重的黑云,伴随着猩红色的闪电。恶魔的巨爪从云端深处探了出来,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了游宇场地上的爆热女郎,将她拖进了黑暗深处。

    “哈哈哈哈!对黑暗的招手是可以把场地上一只怪兽拖入黑暗深渊的魔法卡,这样一来你的场上就又是空无一物了!”潘多拉得意地大笑,“不管你在盘算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游宇若有所思。

    他想了一想,也向决斗盘魔陷区的插槽里插入了一张卡。

    “那么我盖一张卡,回合结束了。”

    “果然只是个不入流的决斗者,已经无计可施了么?嘛,不过面对我的黑魔术师的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普通的决斗者本来就不可能赢得了我。”

    潘多拉愈发嚣张得意了起来,眼看着鼻孔就快翻到天上去了。

    “我的回合!这也是你最后的回合了!”

    他抽卡之后,整个人变得愈发地飘了起来。

    “哈哈哈让你见识一下好了,什么才是究极的魔法师驭者!”他举起了刚刚抽出的那张卡,“让你看看这一瞬间就能叫出最高级魔法师的强力卡!

    我要发动的是魔法卡-黑魔术的幕帘!”

    森然的白骨出现在了场地之上,其胸口部位佩戴着六芒星的纹章,身下漆黑飘然的幕帘无风自动。

    “这张卡是通过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可以从我方卡组特殊召唤一只‘黑魔术师’!出来吧,黑魔术师!”

    【潘多拉,LP 3800 → LP 1900】

    白骨伸出那骨瘦如柴的胳膊揭开了身下的帘幕,红色的身影从中飞身而出,在半空中灵巧地一个空翻,半蹲着落在了场地区。

    【黑魔术师,攻击力2500】

    游宇“震惊”了:“黑魔术师......有两只!?”

    “哈哈哈没错,像黑魔术师这种最顶尖的稀有卡,我的卡组里有整整三张!”潘多拉继续膨胀,“卡片就是决斗者的力量之源,这就是我和你这种不入流决斗者最大的区别所在!

    上吧,黑魔术师!黑暗魔术!”

    两只黑魔术师的攻击力合计足有五千,而游宇场上却一只能充当墙壁的怪兽都没有。

    但他非但没有惊惶,反而在此时露出了得手的笑容,甚至还有点想说句“那可说不准”来刷下时髦感......不过考虑到自己不是主角还是算了。

    “先别着急,”游宇抬起头,朝潘多拉诡异地一笑,“在你的黑魔术师发动攻击之前,我要先发动这张卡......

    ......打开盖卡,魔法卡-魔女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