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最强怪兽!

作品:我在游戏王里玩卡牌

    郁闷归郁闷,可这也没什么好抱怨的,毕竟是意料之中的事。

    谁叫他非要玩什么纯英雄卡组呢?

    “只能打出一只杂鱼怪兽就无计可施了吗?”

    潘多拉甚至还补了这么一句嘲讽。接着他哼哼笑了笑,抽出了下一张卡。

    “我的回合!”他看了眼抽到的卡,想也不想直接就拍了出来,“召唤怨念之杀手人偶!”

    一张怪兽卡在投影特效下浮现在了场地之上,交织的光和影勾勒出了阴森的玩具娃娃形象。它的下巴像脱臼了般错位,手里捏着个小巧的斧头,被召唤出来时发出了阴阳怪气的笑声。

    【怨念之杀手人偶,攻击力1600】

    “首先干掉你充当防御的杂鱼怪兽。”潘多拉黑袍下的手臂一挥,露出了魔术师的红色礼服,“杀手番茄!粉碎掉那只羸弱的杂鱼怪兽吧!”

    大红色的番茄呀地叫了一嗓子,纵身高高跳起,朝着羽翼侠猛扑了下来。

    一只会蹦会叫的番茄,画面看起来还有点喜感。

    可怜我们的羽翼侠好歹也是个英雄,但那一千点的守备力却让他甚至面对这个番茄都束手无策。

    这位元素英雄咬了咬牙,似乎绷紧肌肉加大了力气,但依然整个儿被小番茄撞得离地飞起。小番茄张开嘴恶狠狠地在英雄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后者随即便像被敲碎的玻璃一样粉身碎骨,身形从场上消散不见了。

    “这样一来能保护你的怪兽就一只也没有了。”潘多拉阴笑,跟着再度挥手,“杀手人偶,直接攻击!”

    小人偶得到指令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呀呀呀地抡着斧子就冲上来了。

    你别说,链接世界里这逼真的立体影像看起来还是挺有视觉冲击力的。此时那人偶活像恐怖片里被怨灵附身的玩具一样冲上前来,画面还是挺让人心悸的。

    游宇下意识抬起胳膊挡在了身前。小小的斧子从他的手臂上一切而过——虽然影像穿透了过去,却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一股受到冲击般的痛楚。

    按照DM动画里的解释好像是说这是决斗盘模拟的伤害......然而佩戴在手上的决斗盘是怎么模拟出冲击伤害的那就是个谜了,也许只能说是海马公司的黑科技太牛逼吧。

    【游宇,LP 4000 → LP 2400】

    也好在这是在打DM时期的决斗者,这个时期的决斗和后来相比更接近于你拍一我拍一的模式,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

    要是放后期,随便对上哪个主流卡组游宇这个回合肯定都已经凉透了。

    “哼,只是个三流水平的决斗者么?”潘多拉不屑地哼了一声,手臂又是一挥,斗篷随之飞扬。

    “回合结束!”

    “到我。”

    游宇再度抽了张卡,面色轻微一变。

    “嚯?抽到稀有卡了吗?”潘多拉哼笑,似乎是注意到了他表情的变化,“那么就让我来好好看一下,你的稀有卡!”

    游宇白了他一眼。

    “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卡组里最强的怪兽!”

    他从手牌中抽出了一张卡。

    “来吧!元素英雄·电光侠!”

    无数电流迸现而出,强光从地底出现,身形修长、佩戴着深蓝面具的英雄纵跃而出,全身缠绕着的无数蓝色电流有如精灵般跳动不止。

    【元素英雄·电光侠,攻击力1600】

    潘多拉怔住了。他扶正了自己兜帽下的面具,眨了眨眼睛似乎想确认自己没看错。

    “这只怪兽......就是你的王牌?”

    “是啊是啊。”游宇认真地点头。

    游宇表示自己诚实守信可半点都没有说谎。元素英雄电光侠本来就是四大废侠里攻击力最高的,打点之高足有恐怖的1600点,说是这幅卡组的最强怪兽一点都没有错。

    场上的电光侠仿佛也听懂了驭主把自己称为王牌,整个人气势顿时都不一样了,挺起了胸膛全身电流跃动,大有一股万夫莫敌的气场。

    “上吧,电光侠!”游宇指向了杀手番茄,“攻击杀手番茄!”

    那只小番茄脸色骤变,吓得脑门上绿油油的叶子都要掉了。只见电光侠高高起跳,右掌一出,一发苍蓝的闪电如标枪般隔空贯穿了小番茄的身体,后者当场灰飞烟灭。

    【潘多拉,LP 4000 → LP 3800】

    潘多拉面无表情,一手从决斗盘上拔出了卡组,将卡组展开开始翻找卡片,同时阴沉地解释:“杀手番茄的怪兽效果。这只怪兽被战斗破坏时,可以从卡组里特殊召唤一只攻击力一千五百以下的暗属性怪兽。

    我要召唤的是另一只杀手番茄。”

    他从卡组里找出第二张杀手番茄,重新放置到了决斗盘上,洗牌,将卡组重新插回了决斗盘。

    【杀手番茄攻击力1400】

    “我回合结束了。”

    游宇宣布了回合结束,潘多拉却并没有急着抽卡,而是阴森地瞪着他。

    “你这小子......难道一张稀有卡都没有嘛?”

    游宇两手一摊:“我也从来没说过有啊。”

    明明就是你一看到我手上的决斗盘就默认我有稀有卡,然而我就是个用凡骨的穷鬼不行么?

    潘多拉脸色变得更加阴森了,那目光就像要把游宇刺穿。

    他的心情游宇其实是可以猜到的,其心理大致就类似于飞贼又是爬墙又是敲窗跑去别人家里,结果翻箱倒柜了半天连P都没找到一个,于是气急败坏地留下一句“玛德穷鬼”的心态。

    然而游宇表示我就是穷怎么办嘛?

    用不起稀有卡怪我咯?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潘多拉手指搭在了卡组下一张卡牌上,同时阴沉道,“新规则,你输了我要拿走你的整副卡组......还有你的决斗盘!我的回合,抽卡!”

    他将新的一张卡加入手牌,抬起眼睛瞪视着游宇。

    “就特别让你见识一下好了,决斗怪兽界最高级别的魔术师,你这种三流决斗者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的顶级怪兽!”

    他说着,动作夸张地高举起了手中的一张卡。

    “......出来吧!我最强大的仆人——黑魔术师!”

    杀手番茄和怨念人偶分别从场上化作一束光消失,一股血红色的雾气像旋风般凭空卷起。

    红色的高帽,如铠甲般的法袍,深绿色的魔杖,最顶级的魔法师伴随着飞旋的血雾凭空浮现,悬浮在了潘多拉的身前,抱着胳膊将法杖拦在怀里,带着和主人一般阴冷自信的笑容打量着眼前的敌人。

    【黑魔术师,攻击力2500】

    这就是潘多拉所持有的王牌怪兽,也是决斗怪兽界的传奇黑魔术师。

    只不过跟武藤游戏所持有的黑魔术师不同,他的黑魔术师是暗红色装扮,皮肤是黝黑的颜色。

    游宇甚至很无聊地想过,王样(即暗游戏)手里的黑魔术师是埃及神官的转世,那么潘多拉手里的黑魔术师前世说不准就是非洲哪个部落的酋长......

    “黑魔术师!”潘多拉大喝,“给我粉碎掉那种杂鱼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