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我要做草鞋王

作品:桃园结义三加一

    一颗大树底下,不少本地商贩正躲着纳凉。大中午炎热,顾客又少,大家趁机休息、聊天。

    本来正常情况下,他们应该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天南地北的见闻,哪怕已经说过了。说者只当没说过,听者也会当没听过。

    可是今天有点异常,没人高声聊天,而是都在看一个怪人,一个不断拿头撞树,嘴里还喃喃自语的怪人。虽然汉代没有神经病这样的说法,不过众人本能的远离这人,然后低声议论着。

    “怎么办呢?”,这个怪人,就是何晋了。只是他也不是在发神经,他只是在想办法。漫画里面的人物不都是脑袋出现一个灯泡,灵光一闪吗。他撞树看能不能撞出什么办法。

    想出办法来改善现在的情况,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

    他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对于生活的要求很简单,只求有个狗窝栖身,一日三餐温饱,不冷着、饿着。然后有娱乐可以打发时间就好。太过高远的目标,他都没想过。

    他知道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得过且过的心态,才让他一事无成。可是他不觉得需要改变。人活在世界上,那么累做什么,简单能过就好。

    可是到了汉代,这些简单的要求都不好实现。他现在还寄人篱下,穿的是刘备的旧衣。也刚好他的身材和刘备差不多,不然他不知道得去哪里找衣服。

    只是这些都还能接受,最让他抓狂的是,饿。

    想不饿,得要有钱。可是赚钱好难。工作难找,草鞋难卖。发明也难搞。

    在找工作以前,他想过靠发明赚大钱。很多穿越小说主角都是这样做的。有很多简单发明,可以在古代赚大钱。

    比方说,香皂,一堆穿越客靠这个赚得盆满钵满。好用,做起来也不难,只要油和碱。现代人自制手工皂,用氢氧化钠。古代可以用草木灰,把草木灰溶于水中,做成碱水,配合油,就可以做成香皂。没有油,可以用猪胰子。

    可是,这两种东西在这年头都不常见。不管是猪胰子或是油,在汉代都少见,少见的意思就是贵。他身上可是一毛钱都没有。他没有任何古代可以卖钱的东西。

    何晋感觉到一股蛋蛋的哀伤。为什么他在现代是屌丝,穿来以后还是屌丝?人家穿越好歹都会有点福利,自带金手指不说,不管怎么都会带点东西,带点古代稀罕的东西,现代的纸币、手机等等,不然打火机也好。可他什么都没有。

    有谁他喵的像他一样,洗完澡就穿越了?

    何晋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恶意!

    人家登录一个新的网游,都还送点属性和装备呢。不然也会有新手任务,做完会送新手装备。可是他就差没有裸穿了。

    也有很多魂穿的穿越客,啥都没带,可是他们好歹都有个家人。这些东西其实也没多少钱。咬咬牙总是能够凑出来的。可是他也没有“现成”,可以倚靠的家人。

    找刘备借钱?他开不了口。刘备救了他,还很好心的让他帮忙卖草鞋,两种意义上的恩人,他实在开不了口。

    哪怕算做刘备得投资,刘备大概也没多少钱可以借他,刘家也是家徒四壁。之前卖狼的钱,都被他拿去还债了。为了游学,刘备借了不少钱,现在都得还。

    “伯平,你没事吧?”“阿,玄德莫管我。我自闭一下就好了。”,看着状态不太对劲的何晋,刘备小意的问道。何晋稍微回头,跟刘备说他没问题。只是在想办法。

    其实,他也不指望撞树能撞出什么成果,主要还是拿这个方法分散饥饿感。不然他就光想着找吃了。

    只是,当何晋随意回过刘备话,转过头准备继续撞树时,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心中。也许是连树都受不了他了,真的给他撞出了灵感。

    他猛然回过头,怔怔的看着刘备编织草鞋,努力抓住脑海那道灵光,“玄德,我说这草鞋,能日入万金,你信是不信。”

    “呵呵,伯平莫急。备也想发财,可是作人要凭良心。”,刘备笑呵呵的说道。

    何晋的状态他多少也有一点揣测。何晋是没说他的来历,不过刘备猜测,何晋应该是一各大家族出身的,举止得体,谈吐中也不像一般粗人,更重要的是那双手,细皮嫩肉,怎么看都像世族子弟。

    他猜,何晋大概是遭逢大变,一下子失去了以前养尊处优的地位,才导致自己有点失常。总想着要赚大钱。赚大钱,谁不想。可是赚钱要凭良心。不是什么钱都可以赚得。

    何晋不知道刘备在想什么,不过也知道刘备不信,也不多说,在刘备身边坐了下来,问道,“玄德,不知这草鞋,本钱几何?你一日可以织多少双?”

    “本钱?这草鞋不用本钱,每日所需用料,备亲自去采。至于这草鞋。”,玄德举起手里织到一半的鞋子,“熟能生巧,备不才,两个时辰可以织三双。”

    “玄德,既然本钱如此低廉,为何在这草市上,一双草鞋都是十五文呢?”

    “因为,与人佣工一日便是十五文。这草鞋若是一日能卖出一双,一日工钱便有着落了。”,刘备继续编织草鞋,头也不抬的这样回答道。

    何晋点点头,原来如此。汉代一个普通工人,受雇于人,一日所得大概是十五文。这草鞋的价格,差不多就是这样订的。所以一天能卖出一双,今日便算生活无虞了。

    当然了,人工价格会依地点和工种不同有所浮动。不过在幽州,就是这价格了。想到这里,何晋刚刚内心那个模糊得想法,更加明确了。

    “玄德,下午,我会把所有的草鞋都卖出去的。”

    “伯平不用勉强,今日若能在卖出一双。已经天大之喜。”,刘备只当何晋放不下脸面,才这样说。随口安为了何晋一句,继续编织草鞋。

    谁知道,下午何晋给了他一个惊喜。三双真的都卖掉了,只是……,“伯平,你卖出四双,价格却只有三双的钱。”,刘备一脸为难。何晋是把剩下三双草鞋都卖出去了。可是只卖出了三十文钱。

    三双三十文,一双不过十文。何晋狠下心,找到客户就鼓动三吋不烂之舌,设法让对方买。最关键的是,他狠狠的压了价,一下子就把剩余的草鞋全部卖出去了。可是这价格,大大低于行情价。让刘备好为难。

    “哼哼,玄德,若是每日都能卖出这样的成绩,你又何须担心日后。”,何晋故作神秘的笑着说。

    “恕备不明。”,刘备拱拱手,虚心请何晋解答。

    “你每日亲自打草,亲自编织,亲自销售。所图无非那一日十五文钱。若是这般呢?”

    “销售交与我,每日十五文再请一人负责采草。玄德兄每日只负责编织。”,何晋的话,让刘备深思起来。

    如果不需要去采草,每天专心编织,了不起多雇一个人,十五文钱给他。他专心编织,一日至少可以织出八九双。

    九双。哪怕一双十文钱,扣除请人的十五文。他和何晋都可以分到三十多文。这成绩比他以前一日两双都要好些许,若是能请更多人?!

    “只是,此法果真可行?”,刘备还有疑惑。这样真的可以吗?如果可以,为何以前没人想过呢?

    “当然可行。玄德请听我道来。”,何晋详细的向刘备阐释了现代化流水线的观念。专业的销售,编织与采集。这样可以大幅增进效率。

    这个年代,大部分的生产方式,几乎都是家庭做坊式的。家庭做坊,意思就是,什么都自己来,像刘备这样。每天要自己采集、晾晒、编织、销售。

    何晋与刘备说,每个环节都要有专人,甚至在关键的编织过程,未来也要优化,把每一个制程都分解,并有专人制作。

    “这样的好处是,专业。可以提高效率,压低成本。成本低,我们可以靠低价抢市场。或者同样的数量,或得更大利润。”

    刘备思虑再三,满心疑惑,好像真的很有道理,只是他真的能像何伯平所说,一切顺利吗?

    “大哥,我大汉朝可是有五千六百万人。若是每人一年穿一双,不求多,只要有十分之一的草鞋是我们生产,五百六十万双,每双赚一文。那每年就是五千六百千钱。”

    何晋看还在犹豫,直接放大招,听的刘备呼吸都重了许多。真的一年能卖出五百六十万双草鞋吗?

    何晋说,一定可以的。只要趁现在开始,趁还没有人想到的时候。只要能实现流水化,一双十文的草鞋,绝对能将那些一双十五文钱的草鞋赶出去。

    别人跟风,也降价?呵呵,那我就降到九文,八文,看谁拼的过谁。这种东西,只要先形成规模,就有优势。

    刘备犹豫在三,决定,做!

    刘备咬牙,决定先试试看。反正前期投入也不多。照何晋的说法,他们可以一步一步来。先从佣一个工人开始,慢慢扩张规模。前期投入不需要太多。要是不成,随时可以叫停。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决定一件事情。”看到说服刘备,何晋挺高兴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何事?”刘备疑惑,还有什么大事?

    “当然是开一家公司,还要取个响亮的名字,不然谁知道我们是谁。”何晋里所当然的这样说道。

    “哈?!”,刘备完全无法理解何晋的想法。这算什么大事?还有公司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看在何晋很坚持,他也不管了。

    刘备没意见取名的事情就落到何晋头上,至于要叫什么名字,何晋眼珠一转,有了,一击掌说道,“就叫榕树下有限公司,经营,恩,各种项目。”

    什么叫有限公司?在刘备蒙逼中,东汉光和七年,改变历史进程得榕树下有限公司成立了。套句俗话,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被一颗小石头,喀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