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乞儿大用处

作品:贰臣

    晓风残月,又兼细雨微露,崔含章罚跪凄凄惨惨戚戚。
        好在他修为渐深,筋骨和神魂均臻至小成境界,只须运转内息小周天便可活络气血化解麻木之感。
      况且在京师太康为官的好处便是练出了一双说跪就跪的膝盖,京城遍地是王侯,五品小官不如狗,随随便便下个馆子,听个曲都可能遇见撞见王侯,一旦碰面可不就是说跪就跪,还得跪的情真意切。实则跪功乃基本素养,入得皇宫大内便是膝盖开路。
      日子久了自然练出了不俗的膝功,跪个把时辰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须知那帮风宪衙门的清流们动辄就能跪个半日光景,跪久了,习惯成自然。
        虽然罚跪了一夜,但崔含章始终保持清醒,他趁此机会梳理复盘一些事情,反而思路愈发的清晰。
      后半夜寅时,崔含章明显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暗中窥探,只是他竭尽目力四处寻看,始终未能发现可疑踪迹;后来他异想天开尝试潜运心神去感知周遭,结果适得其反,差点被皇城龙气镇压反噬。
      冷不丁吃此小亏,让他对皇城大内的神秘愈发好奇。
      只是好奇害死猫,可是他如今舍不得自己的小命。
        辰时三刻,寿禧宫老嬷嬷过来传话,“尊太后娘娘的口谕,小崔大人继续回小莲庄禁足思过。”
        崔含章不敢怠慢,一副诚恳受教的表情磕头行礼:“微臣谢过太后娘娘教诲!”
        老嬷嬷可是人精,一眼便能分得清你是心悦诚服还是装腔作势,年轻后生不吃够苦头不会学着董事的,只是她不想与这位小崔大人纠缠,抬脚便走。
        直到老嬷嬷人影消失在拐角后,他麻溜的起身踢了踢腿做了几个把式恢复体力,然后抬起左脚,大步迈过高高的台阶。
      抬眼望去旭日初升,朝阳明亮但并不刺目,光线撒落四方,将他的身影拉长,出了宫门后他精神才真正放松,伸了个懒腰撂撂腿,浑身骨骼噼里啪啦爆响。他满脑子想的除了云岚公主外,便是小莲庄柔软舒适的床榻。
        云岚的寝宫他是没法去了,风口浪尖的时刻得避嫌,说不准这会各宫的眼线都蹲在那边等着他呢,便是他小莲庄外的兜米巷也布满了暗桩,如今看来还是先回小莲庄,一切从长计议!
        崔含章一天一夜未曾梳洗,整个人邋遢不堪,沿途的宫女都躲着他走,惹得他自己忍不住闻闻衣袖,明明还好嘛,莫名其妙。
        连着下了不少日子的细雨,整个太康城湿漉漉的。崔含章虽然禁足在家,但不妨碍他耳听八方收取各路消息。金羽卫上下如今被灵武候恩威并施收拾的服服帖帖,宫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事无巨细的整理送到小莲庄,崔含章与云岚之间的书信也都是靠灵武候亲手传递。
        这一日灵武候斜倚在门板上,手里晃悠着一封信笺,对着栈桥上垂钓的崔含章喊道:“鸿燕飞书,可累死本候这只鸿雁唠!。”
      杏红的浣花笺,微微沾湿雨水,在灵武候手中随风摇曳。崔含章面露微笑,他太了解柏言秋这人了,八成是酒瘾犯了,又来他这蹭饭了。
      “桃符!生火做饭,咱们的侯爷肚子饿了。”崔含章对着后院喊道。
      云岚公主同样被禁足在寝宫内,每日须去寿禧宫内晨昏定省,浣花笺中云岚再三叮嘱他耐心等待,由她想办法去说服皇后娘娘。
        “行了啊,一张信笺而已,翻来覆去的看个没完。含章你把心放进肚子里,你和云岚的事情本候管定了。”
      崔含章受不了他那渗人的目光,便把信笺收进袖口内,然后盯着湖中起伏的鱼标说道:“个中情趣岂是你这个莽夫可懂的。不说这些了,现在当务之急有两件事,一是圣上设宴款待北胡使团你筹备的怎样了?二是鬼市三坊内铁器流通渠道差的如何了?”
      “莫崔,皇帝还不差饿死鬼呢!容本侯好好吃完这顿饭,桃符姑娘的手艺可是了不得啊,依我看不比咱们大顺斋的总厨差多少。”灵武候埋头吃东西,反倒是嫌弃他是个催死鬼。
      “使团宴席由金羽卫负责安排,内监管御膳坊配合,从入宫人员的安保检查,到采买食材的检验,再到陪侍伺候的女使奴才都是本候亲自把关,觉不允许出一丝纰漏。”
       “鬼市三坊的事情这阵子倒是忽略了,游骑军可是查到什么线索?”
      崔含章颇为无奈,摇摇头说道:“小莲庄还是根基太浅,太康城看似尽在掌控,实则漏的如筛子一般。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游骑军做起事来束手束脚。”
      柏言秋喝掉漱口茶水,坐下慢慢说道:“咱们捋一捋,或许能捋出来个线头来。鬼市三坊的形成多是历史缘故,丰乐坊在前朝便有。太康城内虽有不少外族子民杂居相处,但我朝为了方便管理都将其集中在丰乐坊一带,他们番邦子民也都喜好的群居,于是人越聚越多,杂居共处繁衍后代,后来才陆续扩建了另外两坊,也就是后来的鬼市三坊,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在太康城内生计颇为艰难,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贩卖皮毛,开马行,替些高门大户养马镶马掌,再有些则倒卖北方药材,至于小型铁器铸造则,是近些年才慢慢出现的,而他们所需求的物资全都要靠外部输入。”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镔铁和生铁材料是如何流入的,又是从何人之手流出的,这是关键?”崔含章听他说完,直接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
     “而且你不觉得此次北胡议和使团来的人有些过多了麽?当初浩浩荡荡五驾马车入城,至今你我作为谈判副使也没见他们进贡太多东西,那马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现在回想起来没有严查盘查马车内外着实是一个疏漏,若需是我多疑,我总是怀疑有人混在其中,而且夹带了不为人知的东西。”崔含章接着说道。
      “你这样一说倒是让我想起来了,上次黑火雷的虽然引爆在龙元江里,但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会不会与此事有关?”灵武候又想起年初的兵部丢失的黑火雷。
      “现在线头太多,有的接续不上,有的莫名断掉了,真是乱如麻团。”
      “当初你不是把鬼手营半营兵都撒了出去,他们可都是游骑好手,化作百姓游民散落在太康城各处,怎么样?有没有打入鬼市的,一年下来也该是摘果子的时候了。”
       “情况不理想,一年时间还是太短了,有几人倒是入了鬼市,但都是边缘小角色,跑腿打杂还行,若说打探消息是指望不上了。侯爷可有什么办法,就别端着了,崔某现在就指望着您唠?”崔含章想着灵武候府根基深厚,便把问题抛回给他。
      灵武候听到崔含章求饶,甭提多开心了,整个人精神陡然一振,满饮了一杯后说道:
       “山人自有妙计,你可曾留意到全城什么人最多?”
       “什么人最多?”崔含章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
       “西市小贩多,东市馆子歌楼多,鬼市江湖人和异族人最多。”灵武候对太康城内的情况如数家珍,张口就来。
       “还有一种人不分东西市,也不分鬼市,全城各地到处都是,可谓是人见人厌。”
       “难不成你说的是乞丐?”经他提醒,崔含章想到了一种人。
       “对唠,乞丐不分男女老幼,尤其是小乞丐更多,太康城汇聚了山南海北的乞丐,本侯在十多年前就听闻他们人数众多组织严密,已然是初具帮派规模,而且他们遍布城内各个角落,便是鬼市赌档都有他们身影,而且秒就妙在他们不会引起世人的注意,毕竟人们对被卑微的东西最不设防。”灵武候对乞丐组织如此了解,可见侯府对眼线的培养可谓用心。
       “妙啊!用乞丐做眼线,将触角延伸到城里的每一个角落。效果事半功倍,他们沿街乞讨,路过挨家挨户,最适合传递情报盯梢跟踪。”崔含章一拍大腿,赞叹柏言秋的机敏。
       “你当我灵武侯府乐善好施真是白给的嘛,多少年来这帮乞丐组织没少受侯府的恩惠,也帮了些不起眼的小忙,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日就给咱们派上大用场了。”
      “树大根深,古人诚不欺吾。太康城内如侯府一样的豪门世族也有几家,他们会不会也跟乞丐组织暗中勾连?”崔含章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小莲庄的不足,先不谈能情报收集能力,便是信得过的言官都没有几个,否则也不会在这次风宪衙门弹劾之际,百口莫辩。
      “那是自然,太康城的富贵王侯多得是,豪门大族也都有自己的门道,丐帮如今已经小有气候,都是冲着银子去的,他们跟谁合作,怎么合作,都不是一家一户能决定的。”灵武候对这点倒是直言不讳,毕竟太康这么大,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彼此博弈才能互相制衡。
      “千万莫要草惊蛇,我们先不去管丐帮如何赚钱,弄到有用的情报方为上策。”崔含章把心中想法说出,他知道控制丐帮是强人所难,而且这事情只能徐徐图之,切不可操之过急,但灵武候的话帮他打开了一条思路,他完全让游骑军的人打入丐帮内部,只要肯花时间下功夫早晚可以将之完全掌控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