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没用的东西!

作品:我在女校当大佬

    叶八炮擅长的事情太多了。
    生孩子这种事情,他却不擅长。
    毕竟,生理构造跟女孩子不一样。
    但!
    他可以为了容小白这样漂亮的女人生孩子,而进行无私的帮助,倾情的奉献!
    在这一方面,叶八炮还是极为擅长的。
    可惜,容小白根本就不领情,还让他滚。
    叶八炮不由得感叹:“我好心好意帮你,结果换来的就是一个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如此冷漠吗?真的世态炎凉啊!”
    容小白不理他,径直离开警局。
    叶八炮摇着头跟上。
    至于神秘客,也是跑不了的,和容初二一起,暂时被收押,接下来还要走各种程序。
    以神秘客以前的案底,虽然是头一次在国内作案,但,绝不会扣留在东海这边,极有可能是被送到京城。
    而且,以他那在常人眼中匪夷所思的实力,或许,他还要被关到那种特殊监狱之中。
    另一边。
    失魂落魄的容毕方,开着车回到家。
    客厅里,他的老婆,也就是容初二的母亲康秀也在,看起来,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容毕方还注意到,康秀的发型跟白天时候不太一样,应该是刚在外面做完头发。
    见容毕方回来,也已经收到了消息,正要去警局的康秀连忙问道:“怎么样?初二呢?怎么没有把他带回来?”
    容毕方整个人陷入沙发中,像是苍老了十几岁,声音沙哑道:“带不回来了,恐怕他要在监狱里过上一辈子。”
    “你说什么!?”
    康秀一愣。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带不回来他?初二怎么能在监狱里呆一辈子呢?绝对不行!我不管他犯了什么错,你必须要尽快把他弄出来!”容毕方道:“这件事情,我已经不能做主了。”
    康秀不相信:“你不能做主谁能做主?在整个东海,还有谁敢和我们容家作对!?”
    容毕方道:“这件事,能做主的是容小白!”
    康秀再次一愣:“容小白?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她抓的初二?这也过分了!好歹也是一家人,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容毕方道:“因为初二雇凶偷拍卖公司的东西,还雇凶要杀容小白,可惜没有得手,凶手还被抓住,然后把初二招了出来。”
    康秀又又又愣住。
    说实话,作为容初二的亲生母亲,她也想不到,自己儿子竟然还如此心狠手辣,胆子简直大到没边!
    但!
    两者相较之下,她还是倾向于容初二。
    毕竟,那是她的儿子!
    疼子莫如母!
    “就算,就算他真的派人偷拍卖公司的东西,又派人刺杀容小白,那又怎么了?”
    康秀马上展开诡辩之术。
    “偷自己家公司的东西,算什么偷?最多就是让人拿,这哪里算是犯罪了!?”
    “至于刺杀容小白,那容小白不是没死吗?甚至连伤都没有受,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放下的?”
    容毕方看着她:“说的好听,但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倒是去找容小白辩啊!”
    康秀大声道:“什么叫我去找容小白?那她不是你的侄女吗?为什么你不去说?”
    容毕方苦涩道:“或许以前是,但,从现在开始……已经不是了。”
    康秀皱起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容毕方闭上了眼睛:“我累了,不想解释那么多。”
    看见他这样子,康秀当即大怒:“混蛋!没用的东西!连自己儿子都护不住的废物!”
    将一个抱枕重重砸在容毕方脸上,康秀气冲冲上了楼。
    当她上楼之后,容毕方把抱枕从身上拿下,眼睛重新睁开。
    只不过,此刻他眼眸中,没有了心力交瘁,取而代之的,是淡漠无情,浓浓冰冷!
    “没有血缘关系对吧,我是领养的对吧……好啊,这样就太好了!”
    “既然我和你容小白没有半点血缘关系,那,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做起来也就毫无愧疚感了,容家……终究是属于我的!”
    容毕方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狠狠把抱枕戳的七零八碎。
    楼上。
    回到卧室里的康秀,坐在床上,嘴里还在念叨着容毕方的不争气。
    同时,也在内心中咒骂容小白。
    敢报警抓她儿子,她真恨不得吃容小白肉,喝容小白血。
    半天时间之后,康秀忽然想起来什么,迅速拿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备注为凌天翔的人,然后打了过去。
    大约几十秒后,电话接通。
    对面,一个略显疲惫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秀秀,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康秀道:“老凌,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那头的凌天翔忍不住笑起来:“我帮你做一件事?你在开什么玩笑,在东海,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容家不能解决的,还需要我去插手帮忙?”
    康秀道:“初二被抓了!”
    凌天翔疑惑道:“酒驾了还是斗殴?这种都是小事吧?就算他杀了人,以容家的能量,难道还能捞不出来他?”
    康秀道:“雇凶盗窃,偷容家旗下拍卖公司的东西,如果这样也就算了,关键他还雇凶杀人,并且被逮了个正着!”
    凌天翔问:“雇凶杀人?他要杀的是谁?”
    康秀一字一顿,说出三个字:“容!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