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大胆的想法!

作品:我在女校当大佬

    容毕方赶来警局的时候,发型极为凌乱,看样子是刚才在睡觉,来的时候也都顾不上打理仪容。
    但叶八炮能看出来,他这种凌乱,并不是睡觉造成的,而更像是用手随意抓了几把,弄出来的效果。
    这就有意思了。
    是因为幕后之人,有容毕方的主意呢,还是故意弄出来这种样子博取同情呢?
    叶八炮一脸吃瓜看戏的样子。
    容毕方则迅速走到容小白跟前,问道:“小白,这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你们把初二抓起来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对,肯定有误会,咱们自家的事情,不要麻烦人家警察呀……”
    “小白,你有什么不满的,跟我说,现在,大张旗鼓的把初二抓起来,以后其他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容家?”
    容小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容先生,我觉得你需要先看一下这些东西。”
    唐国峰走过来,把已经打印出来的容初二和神秘客聊天记录,递给了容毕方。
    看清楚上面内容之后,容毕方顿时愣住。
    作为容初二的父亲,他不知道这件事吗?
    还真不知道!
    起初,接到电话得知自己儿子被抓的消息,容毕方还以为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
    可现在……
    他怎么也想不到,容初二这兔崽子,竟然敢做这种事情啊!
    “雇凶盗窃,雇凶杀人……容先生,贵子胆子可是一点都不小啊,而且他要杀的,还是他的堂姐,你的侄女!”
    唐国峰似笑非笑的看着容毕方。
    容毕方此刻,脸色已然发白,真是打死容初二的心思都有了。
    你特么这是在作死啊!!
    就算真的想要杀容小白,那就做的隐晦一点行吗?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网上跟人说,要杀容小白?
    你特么的脑子呢!?!
    还有这个神秘客!
    你不是号称自己世界大盗超级牛逼,不谙世事那种吗?
    为什么一幅字,就把你给吸引来了?
    就因为一幅字,你特么的还可以帮忙杀人?你杀就杀吧,为什么笨手笨脚还被抓住了?
    还有这个叶八炮!
    有人来杀你,你就站着等死不行吗?
    就算你实力强,可以反杀,那就直接反杀啊,为什么还要留活口!?
    容毕方要被气个半死。
    除了恨不得打死容初二之外,还恨不得捏死叶八炮跟神秘客这俩人。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因为叶八炮和神秘客,那他儿子也不会被抓起来的。
    可现在,事已至此,再怎么恨,也没用了。
    如果容初二是想杀别人,那以他容毕方的能量,还有回旋余地,甚至可能坐牢都不会坐。
    但!
    现在容初二想杀的,是容小白,是容家如今的掌舵人!
    就算他容毕方想要平息这件事,那,作为被刺杀的对象,容小白会同意吗?
    绝无可能!
    本来,两方关系都已经比较僵硬,属于那种表面上热,实际上冷的,现在经过这么一件事,不论外人如何去想,容毕方都清楚,他这一支,与容小白的关系,绝对会降低到冰点之下!
    不过就算这样,容毕方还是低声道:“小白,真的没有缓和余地了吗?他毕竟是你的堂弟啊!”
    容小白表情冷漠:“我的堂弟?那,他在找人杀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他的堂姐?”
    容毕方自知理亏,脑袋微微低下。
    但,容初二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而且,他那方面出了问题,如今也没有生育能力了,以容小白的性格,就算不杀容初二,恐怕也要让他在里面呆一辈子。
    这种情况,容毕方实在是不想看见,所以,他还想争取一下。
    容毕方轻吸一口气,低声道:“可,小白……你们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啊!”
    容小白冷声道:“血缘关系?不好意思,还真没有!”
    容毕方脸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容小白道:“本来,这件事情是不打算告诉你的,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你并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兄弟,更不是我爷爷亲生的,而是他领养的。”
    唰!
    听到这话的容毕方,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我,不是亲生的?是领养的?
    容毕方不能相信这样的结果。
    容小白则是将手机拿出来,翻出两张照片,递到容毕方面前:“一个是领养证明,另外一个是亲子鉴定证明,这是爷爷临终前给我的,如果你不相信,或者认为这上面是P的图,那我可以带你去看原件。”
    容毕方呆呆看着两张照片。
    那上面也的确说明,他容毕方,是容家老爷子领养来的……
    容小白又说道:“所以,我们容家不欠你任何东西,相反,爷爷在临终前还送你了一些股份,这对你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可你们父子却因为贪婪,屡屡触犯容家利益,若不是因为这些年的感情,还有爷爷临终前有过交代,我早就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把你们逐出容家了!”
    “这,这,这……”
    容毕方后退两步,靠在了墙上,一脸无法相信。
    这个事实,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打击。
    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他一直都觉得,老爷子对容小白极其偏心,为什么容家股份那么多,只给他们父子那么一点?而要给容小白一大堆?
    不甘心的他,在嫉妒心驱使下,一直都想要掌控整个容家。
    可现在……
    血淋漓的事实,宛如一个晴天霹雳,狠狠劈在他身上!
    沉默了几分钟后,容毕方也没有嚷嚷着去求证,而是默默离开。
    他,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冷静下来。
    “这个瓜牛逼。”
    等容毕方离去之后,叶八炮竖起大拇指。
    “这么说的话,容家嫡系,就只剩下亲爱的校长大人你一个了啊……”
    叶八炮目光,又落在容小白身上,若有所思。
    容小白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叶八炮正要说话,容小白又道:“不管你想干什么,我劝你,最好打消你那大胆且不切实际的想法!”
    叶八炮还是执意说了出来:“容家嫡系剩你一个女人,我觉得,为了不让容家没落下去,当前主要任务是赶紧生个孩子,在下不才,可以帮你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