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狐假虎威

作品:盖世魔尊

    
牢门打开的瞬间,一股恶臭伴随搅动的灰尘铺面袭来,两名狱卒连忙捂住鼻子,牧羽也是眉头一皱,这气味像是尸体腐烂发出淡淡臭味,让人难以忍受,牧羽被关入牢房两人迅速离开。


    整个牢房完全处于幽暗中,牧羽拖着锁链向里走去,链条的碰撞声在牢房中回荡,坐在最里边墙脚的草堆上……


    “啪…咔咔…”


    
身体压在草堆上,草堆之中便传来清脆的响声,像是枯木承受不住压力断裂;紧接着牧羽掏出一块灰白色的凹形碎片,表面十分光滑,破碎的边缘有些刺手;牧羽微愣,一把掀开上面的干草,脸上浮现一丝震惊,良久之后吐出一口粗气。


    白花花,破碎的,完整的,堆成三角堆的骷髅头。


    “这……“即便牧羽前世作为军人,看到眼前的场景也被震撼到了。


    
与此同时,牧羽还发现因为自己将骷髅头坐烂了几个,墙角上露出一条皮肤干瘪的胳膊……扒开干草一看竟然是个死人,这死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全身风干,头颅早已化作白骨,一头如干草的长发搭在胸前。


    突然,一道耀眼的血光冲入竖瞳……一片红色的血海!


    这死人的胸口贯穿着一柄像是镰刀的钩子,死死钩在跳动的心脏上;更加诡异的是这心脏依旧鲜红,仿佛充满生机,还散发着血光。


    “宝贝!”牧羽惊呼道,死人都已经死了这么长的时间,心脏却依旧在跳动,绝对不一般。


    
牧羽体内突然传出异动;丹田之中的轮盘开始扭转,一股庞大的吸力沿着手臂蔓延到右手掌心,而在右手掌心包裹着的白布条瞬间撕裂,手掌中心一道细小的缝隙渐渐张开,宛如死神的眼睛。


    右手不受控制,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手臂想要靠近心脏。


    
牧羽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整个人直接被带了过去……“噗哧”一声,手掌穿过胸膛插入心脏。紧接着,一股滚烫的热流顺着手掌中的黑洞向手臂蔓延,像是滚烫的岩浆在体内流淌,如猛兽在体内狂奔。


    一时间,青筋暴起,从太阳穴蔓延到四肢,整个身体完全绷直,肌肉在一点点的微颤。


    
而热流最终进入丹田的轮盘之中,只见巨大的轮盘像是小驴拉磨一般缓缓转动……每转动一圈,轮盘的中心位置都会凝结出一滴金色的液体。紧接着,液体便顺着丹田一路而上流入心房,在心房之中不但的分解融化。


    时间一点点过去,牧羽半躺在地上,感受着心脏逐渐有力的跳动,仿佛敲响的战鼓愈发激烈。


    “咚!”


    “咚!”


    …


    随着心脏的律动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渐渐,脸上浮现猩红的血丝,从太阳穴一直蔓延到脖子……牧羽承受着痛苦想要发出嘶吼宣泄,喉咙却被滚烫的鲜血堵住,整个人半跪在地上,右手疯狂锤击着地面。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切回归平静。


    牧羽平躺在地上上,口中喘着粗气,耳边传来牢房外回荡的脚步声……


    
牢房门被狱卒打开,“哈哈”李三金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跨入牢房的瞬间笑声戛然而止,猛咳两声后李三金眉头紧皱呵斥道:“让你好好的照看牧副队长,竟然将牧副队长安排在这里。”。


    “牧兄弟,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李三金拉着牧羽热络的向牢房外走去,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


    
“李队长你太客气了,我牧羽怎么敢跟你称兄道弟,以后小子还要多要想你学习才是。”牧羽收拢身子,小心翼翼看着李三金的表情,一副小心伺候的模样。


    
“哈哈,牧兄弟放心,以后有我李三金罩着在青石城横着走都没问题。”李三金大笑一声,看着牧羽卑躬屈膝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冷笑,半妖终究是个半妖,低贱的本性怎么也改不了。


    “是是,那就就多谢李大哥……”说话间,牧羽脸上闪过一丝狠色,体内真气运转,右手握拳,气劲包裹铁拳全力打出一拳。


    “嘭”


    李三金连退三步撞上牢门,右半身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耳边回荡着嗡鸣声,大脑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半妖竟然敢对自己动手!


    
“你找死!”李三金怒吼一声,一股强大的威压迸发而出,自己堂堂城卫军队长竟然被一个半妖欺负了,这要是传出去还怎在青石城混了。心中想到眼中的杀意更胜,拳头握的啪啪作响。


    “咳咳”


    听着门外传来的咳嗽声李三金身子一颤,硬生生的将这口恶气咽了下去。


    
“牧羽,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今天的事是我李三金的不是,但不要忘了这里是青石地牢还轮不到你放肆……”话还未说完,牧羽鼻腔发出冷哼,“李三金这拳算是个警告,再有下次小心肩膀上的粪桶。”。


    
江铁山走进牢房,牧羽嘴角微微上扬,从一开始他便猜到是江铁山来了,这才有恃无恐的教训李三金,不过江铁山在青石城的名号确实够响,李三金不管怎么说都是城卫军的队长,被自己欺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闹够了没有?”耳边传来江铁山低沉的声音,“还不滚回去。”。


    
牧羽看了眼愤怒的李三金冷哼一声,大摇大摆的向外走去,嘴角不由上扬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相信经过这次以后,这个李三金想要找自己麻烦,也要掂量掂量了。


    ……


    
回到妓院牧羽便开始修炼,对于他而言,如今欠缺的不是战斗经验,前世作为特种兵的牧羽对于与作战可谓是家常便饭。如今需要的是对于身体的掌控,适应真气的加持控制好力量和速度,牧羽也是深知这一点。


    “嘭”


    “嘭”


    …


    小院之中回荡着拳头挥出的爆鸣声。


    
每打出一拳,牧羽都会思索,在脑海中设计出最省力却最有效的打击方式。就这样持续一个多时辰,牧羽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皮肤冒出的臭汗将衣衫打湿。


    “咚”


    “咚”


    如同战鼓声的心跳,牧羽能够感受到心脏的强大,同时发觉身体在一点点在增强。


    
“那究竟是什么?”牧羽口中嘀咕道,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并且对于手掌中的黑洞和体内的轮盘充满好奇,而且这段日子里脑海中一直闪现冰棺和冰棺中绝世女子。


    
这一切都像是谜团围绕着牧羽……猛然间,一股钻心的痛感袭遍全身,如同锋利的刀子将身体大卸八块;这个时候心脏跳的越来越快,胸口快速起伏,脸色涨红全身充血,皮肤表面像是要凝结出血珠。


    竖瞳大睁,像是要撕裂开,瞳子不短的扩张最终失去光彩!


    
紧接着,牧羽便来到一处封闭的空间,四周完全被黑暗包裹,唯独正中间包裹着白光的巨大冰棺……这冰棺正是牧羽脑海中一直闪烁的冰棺。这冰棺表面凹凸着复杂的符文,一层包裹着一层将冰棺内的视野挡住,而如蝌蚪的符文时不时还散发出圣洁的光芒。


    
出于好奇牧羽小心翼翼的靠近冰棺,察觉并未有什么危险时,双手抚摸着冰棺,一股冰冰凉凉的刺痛感从手掌传遍全身,就当他想要试试能否推开冰棺时,以冰棺为中心传出冲击波,如同荡激的湖水,汹涌澎湃。


    
牧羽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直接被击飞消失在黑暗中……与此同时,牧羽的丹田之中的轮盘开始缓慢的旋转,同时散发出一丝圣洁的白光;若是进入轮盘黑洞的深处便会看到那具冰棺,而在冰棺之上竟然裂开了一道缝隙。


    这道缝隙开始蔓延……一道、两道,逐渐如蜘蛛网一般向四周扩散,整个冰棺都布满裂缝仿佛下一刻便会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