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墨逆大战厉焱

作品:南涟生北墨逆

    “干嘛那么意外。”

    “你还是生儿吗?”纪乐犹豫开口。

    “是啊!怎么了?”涟生不解。

    “在我印象里生儿可不会选择这么粗鲁的方式。”

    “经过这次事情后,我觉得自己不能再像之前那般柔和了,该强硬就得强硬。”涟生轻轻说道。

    纪乐似是想到什么:“之前墨逆就和我说过,善良是你身上特有的优点,但是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涟生倒是没想到墨逆会和纪乐说这些。

    “他还说他喜欢你的善良,因为这是他没有,但是善良也会让你受伤,所以墨逆说他会保护好你的善良,保护好你的安全。”

    “这次这件事可能也是刺激到他了。”纪乐叹了一声。

    听了纪乐的话,涟生鲜艳欲滴的唇抿成了一条线。

    “我现在就要去魔族了,等我处理好魔族的事我再回来。”

    “这么急吗?你醒了还没多久。”纪乐有些担心涟生的身体状况。

    “没事了,倒是他我有些担心,所以我还是尽快去吧。”

    “好,但是这边我还要处理些事情,所以……”纪乐有些讪讪。

    涟生微微一笑:“没事,到时候九安陪我去,而且因为墨逆原本法力就比我高,现在渡了他的法力,我也感觉我功力强了许多。”

    “那就好,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嗯,会的。”涟生安慰道。

    “啊!生儿姐姐你怎么也要走呀,都没人陪我了,我会很想你们的!”姜然然在一边委屈的都要哭了。

    “无聊就去找纪乐呀,让他陪你玩。”涟生小声说道。

    刷的一下姜然然脸就红了,小声反驳道:“生儿姐姐你别乱说呀!”

    看着害羞的姜然然,涟生温柔一笑:“然然,我想说你一定要直面自己的心,不要到了最后的时候才后悔。”

    “而我也要去找自己的真心了。”涟生轻轻的摸了摸姜然然的头。

    “嗯嗯,生儿姐姐你一定要把姐夫找回来呀。”姜然然眨了眨眼睛。

    虽然对这个称呼涟生还有些不习惯,但也没有制止:“嗯,到时候我们一起回来。”

    ……

    说完涟生也不在多待,对着身后的九安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原先涟生因为忌惮天道约束,在下界这段时间都没有用法术,但是现在也不再想那么多,带着九安直接施法赶往魔族。

    ……

    魔族地处蛮荒,是个荒凉之地,却也生存着诸多魔兽。

    而魔族之人个个不论男女老少皆是暴躁好斗,虽然没有妖族那般令人憎恶,但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墨逆在昨晚离开人界后,没多久便回到了魔界。

    墨逆人前一秒刚到,后一秒凌朔就来了。

    “大人,君主让你过去找他。”

    自上一次凌朔被墨逆用威压压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了,时至今日凌朔又恢复了恭敬的样子。

    “知道了。”说着墨逆便消失了。

    感受到墨逆离去,凌朔眼里有些疑惑。怎么感觉这次回来的墨逆好像有些气息不稳,但没多想便接着离开了。

    ……

    大殿内,厉焱脸色阴郁的坐在靠椅上,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墨逆心情越发不好。

    “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

    “与你无关。”墨逆冷冷说道。

    “反了你了!你知道你再和谁说话吗!”厉焱气的,手用力的打在了扶手上。

    厉焱总感觉这次的墨逆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好像……有些弱了!?

    “知道啊,有什么问题吗?”墨逆语气充满了挑衅。

    “没想到几日不见,你胆子越发大了,看来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厉焱眼睛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

    “我陪你演了几百年的父与子的戏码,我也玩够了,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你提早落幕好了。”墨逆眼神一凛。

    厉焱先是一愣,后面便嘲讽的大笑起来:“墨逆,若是之前的你说这话我可能还会忌惮一下,但是现在的你最好别说这种大话。”

    “哦?你怎么知道我是说大话呢。”说着墨逆寻了一个座椅便坐了下来。

    看见墨逆的举动,厉焱眼里霎时便起了杀意。还从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平起平坐的。

    感受到厉焱的杀意,墨逆不屑一笑:“本来还想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的,但是我的时间有些宝贵,就不在你身上再浪费时间了。”

    “哦对了!你先把炎水玉拿出来吧,省的我一会儿还要找。”

    “哼!你真是好大的口气!”

    说完,厉焱直接对墨逆发起了攻击,右手一挥,一道黑红色的火光便对着墨逆爆射而去。

    然而墨逆并没有动,只是慢悠悠的打了一个响指,一小团黑影突然出现挡在墨逆前面,替他挡下了厉焱的攻击。

    见到突然出现的黑影,凝神一看后厉焱眼皮一跳,那团黑影是一个暗金色的皇冠。

    “身为魔族君主一点魄力都没有,一惊一乍的,真丢人。”墨逆还是悠哉的坐在椅子上。

    厉焱问道:“你知道你的身世了?”

    “也就比你晚知道个两百年吧。”墨逆无所谓的说道。

    厉焱一惊:“你竟然这么早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还留在魔族。”

    “想让你尝试一下养虎为患的感觉呀,毕竟你怀疑魂心在我身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墨逆一脸戏弄。

    “你!”厉焱此刻恨不得撕了墨逆:“我真该那时候就把你杀了!”

    “可是你并没有哦!”墨逆挑了挑眉。

    “现在我一样能杀了你!还要让你把魂心交出来!”说着厉焱又开始了攻击。

    “长得丑,想得到挺美。”

    见厉焱开始攻击,墨逆收起了玩笑的态度,神情开始变得认真。脑海里不禁闪过那道倩影,心里微微一暖。

    本来墨逆是有十足的把握弄死厉焱的,但是现在是有些棘手了,不过索性厉焱再墨逆看来是真没什么本事。

    要不然也不会被墨逆闯出蛮荒战神的名声也无动于衷,且明知道魂心在墨逆身上却一直不下手。

    厉焱在墨逆思考的时候,双手一合召唤出了一只巨型魔兽的幻影,而那道魔兽幻影抬起巨大的爪子就向墨逆拍去。

    墨逆也是马上收起心思,谨慎应对。右手一转,长剑便出现在手里。

    长剑一横,正好挡住了那只巨爪就要落在墨逆头顶的轨迹。

    但是那一瞬,墨逆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伤还是有点重了!

    见到墨逆吐血,厉焱笑容变得逐渐残忍,一开始厉焱还害怕墨逆会有什么后手,但看样子,确实和自己一开始感受到的一样,墨逆受了重伤,此刻气息很弱。

    此时不杀他更待何时!

    这样想着,厉焱直接对着墨逆爆冲而去,伸出手对着墨逆脑袋抓去。

    墨逆应对着魔兽幻影的攻击,撇了一眼带着杀意快速接近的厉焱,墨逆眼神一缩。

    快速将长剑一挑一引,魔兽幻影的攻击便落到旁边,然后转身将长剑对厉焱手掌刺去。

    见状,厉焱直接用手抓住了墨逆的长剑,一时间两人僵持不下。但是墨逆背后,刚刚攻击落空的魔兽幻影又对着墨逆后背挥爪而去。

    感受到背后的爪风,墨逆左手一挥,那顶暗金色皇冠便出现在墨逆背后,然后一道无形的绳索将魔兽幻影给束缚了起来。

    一时间墨逆要应对的攻击便只有厉焱了。

    见自己的魔兽幻影被压制了,厉焱也加大了攻击力度,手里的长剑一下就被捏断了。

    “墨逆,今天你魂心必须要交出来,而且你也必须死!”

    “厉焱,今天你炎水玉必须要交出来,而且你也必须死!”

    墨逆照葫芦画瓢的话把厉焱气的不轻。

    丢掉碎了的长剑,墨逆脚步快速后退,双手一合,掌心出现了一个东西,随后一股磅礴的气息从墨逆体内席卷开来,直接将厉焱震得到退一步。

    气息所过之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小裂缝。

    而墨逆脚掌轻轻一点,身体悬浮在了半空,一条条暗金色的光线从四面八方的涌进墨逆体内。

    那些光线之中充满了满满的能量波动,而对面的厉焱直接看呆了,半晌都没有作出反应。

    这次墨逆之所以敢有恃无恐的带伤来魔族和厉焱摊牌,其实是因为有了太阴幽荧给的底牌。

    昨天太阴幽荧再和墨逆交谈一会儿后,从墨逆那里拿到了属于太阳烛照的魂心。

    然后在墨逆临走前将一个东西给了墨逆,而这个东西就是墨逆此次最大的仰仗。

    太阴幽荧称它为:魂晶。

    其实魂晶这个东西在之前太阳烛照也有和墨逆说过,他其实就是魂心凝练的精华,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凝练出来,只有太阳烛照或者太阴幽荧才可以。

    所以当初君迁子才会派圣童隐藏在忘忧村那么多年,为的就是要将魂心和太阴幽荧一起拿下,两者缺一不可。

    所以这个魂晶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它其中蕴含的能量庞大到令人眼红。让君迁子和厉焱都为之疯狂。

    从这也可看出太阴幽荧是真的对墨逆放下了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