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真愁啊

作品:我真不想当兽医

    夜色下的荣盛街热闹非常,到处都是行人,各种小吃也是随处可见,只是逛街的人,以及围在小吃摊旁的人到底是人是妖那就不好说了。

    但这些对于鱼自来来说不重要,管他是人是妖,反正不会伤害他,这些妖怪还是很乖的,最少不跟鱼自来听过的那些传说故事中的妖怪不一样,他们不吃人,也不随便伤人,人妖和谐相处的场面让鱼自来感到很满意。

    走着、走着鱼自来突然嗅嗅鼻子,他闻到一股子香味,很熟悉的香味,鱼自来不由咽下去一口口水,然后向不远处看去,就见一个打着赤膊的男子站在摊位前吆喝道:“新鲜出炉的麻辣田螺,还有五香味的,保证好吃,来尝尝啊。”

    田螺这东西鱼自来很熟悉,小时候吃上一份五香田螺能让他高兴好几个月,但在别的孩子眼中,这种食物并不怎么样。

    但对于一个孤儿来说,能吃上一份五香田螺跟过年差不多了,小时候鱼自来最大的梦想就是每天都能吃到五香田螺,这梦想实在是有些上不了台面,一点都不高大上。

    但鱼自来是真想实现这个上不了台面,也不高大上的梦想。

    看着熟悉的五香田螺,鱼自来突然感觉有些饿,下意识就走了过去,在人前从来都是倔强的眼神,在看到五香田螺的那一霎那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鱼自来清晰的记得在他六岁那年,老头去赶集,回来带给他一份五香田螺,鱼自来吃上一口便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他舍不得一口气吃光,一天只吃两个,结果三天后这份田螺长毛不能吃了。

    为这件事鱼自来哭了好几天,老头一咬牙,不顾自己的病了,咬牙又去了一趟镇里给鱼自来买了一份。

    看着眼前的田螺,鱼自来突然想起那个其貌不扬的老头,但不管如何努力,他的样子却变得模糊起来,脑海中依稀只有他的笑容十分清晰。

    想到这鱼自来不由叹口气,喃喃自语道:“老头你这一走就十多年了,在那边也不知道过得咋样,今年我要是混好了,我肯定回去给你多烧点纸,还有镇上刘瘸子卖的烧鸡,我一口气给你买上十只,让你吃个够。”

    朴不成站在鱼自来身边道:“司长您要买烧鸡?”老蛐蛐说到这口水已经快下来了,没办法医院已经欠了他一年的薪水没给了,在加上医院里有个吃不饱就要拆家的牛十三。

    老蛐蛐已经好久没沾荤腥了,肚子里没油水,一听有烧鸡吃,自然是口水横流了。

    鱼自来一瞪眼道:“买个屁的烧鸡,小爷我兜里就这点钱,还有个吃不饱就拆家的倒霉玩意要养活,还买烧鸡?”

    话音一落鱼自来就大声道:“老板来一份麻辣田螺,一份五香田螺。”

    老蛐蛐听到后立刻是眼睛一亮,没有烧鸡,有田螺吃也是好的,这东西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肉啊。

    老板立刻眉开眼笑的给鱼自来盛了两份田螺,收了他五十块。

    鱼自来也难得大方的递给朴不成五十块钱道:“去买点冰镇啤酒,记住了,买最便宜的。”

    朴不成立刻是眉开眼笑的去买酒了。

    鱼自来提着两份田螺到了自家医院门口不由唏嘘不已,别的店铺前多多少少都有点人,可自家医院门前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妹的,医院啥时候能有点患者啊?老这样下去,都不用等三个月后,用不了几天牛十三就得把家给彻底拆了。

    自己真尼玛的倒霉啊,怎么就成了这破医院的院长?里边一群不正常的员工,还特么的没病人,你大爷的老天爷,用不用这么玩我啊?

    鱼自来叹口气迈步进去了,他也没敢去厨房吃,生怕被牛十三看到,要是让这货发现有吃的,鱼自来肯定是吃不上几口的,都得进了牛十三的嘴。

    鱼自来蹑手蹑脚的来到后院的废墟前,这地方牛十三肯定不会来,实在是没什么可拆的,连一块完整的砖头都没有。

    不多时朴不成也蹑手蹑脚的提着一堆冰镇啤酒过来了,一老一小在偷吃上还是十分有默契的,都选择了后院的废墟,躲开牛十三这个吃货。

    一老一小找来几块破石头聚在一起当桌子,一口啤酒一口田螺到是吃得挺爽。

    鱼自来呼出一口酒气道:“老朴你说我今天在探春楼露了一手,明天不会有病人来啊?”

    朴不成立刻是满脸尴尬之色的苦笑道:“司长就算来了,咱们医院里别说药品以及相应的医疗器械了,连病床都让我给卖了,咱们拿什么给人治病啊?”

    鱼自来张嘴就骂道:“你个败家玩意,都卖了干啥?就不能留点?”说到这鱼自来就不说话了,不卖也不行啊,不卖那有钱养活牛十三那个吃货?

    要是老蛐蛐真不卖的话,估计这医院也早让牛十三这倒霉玩意给拆成一片白地了。

    鱼自来喝了一口啤酒道:“药品跟设备上那能买?”

    朴不成道:“去医司啊,医司负责对各大医院销售药品还有医疗器械,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

    鱼自来叹口气道:“可特么的我没钱啊,兜里就这三千块,家里还有个饭桶要养活,那来的钱去买药品跟器械啊,真特娘的愁啊。”

    说到这鱼自来突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他突然笑道:“你妹的,我没钱,猪大肠这狗东西有啊,我让他给我买。”

    朴不成跟看疯子似的看着鱼自来,有些担忧的道:“司长您没事吧?猪大肠巴不得咱们医院关门大吉那,会给我们医院买药品跟器械?”

    鱼自来嘿嘿笑道:“这事啊,你就别管了,来吃田螺,喝酒,这鬼天气热得很,吃一口田螺,在喝上一口冰凉的啤酒贼舒坦。”

    朴不成疑惑的看看鱼自来,伸出手捋着自己唯一的两根头发,自家司长这是又要坑猪大肠那狗东西了?可怎么坑那?那东西可不是今天来的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