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网枷锁(全剧终)

作品:神罚之上

    笔架山上下,突然间一片安静。

    人们全都站起来,看着从运气中冲出的天神军团,一个个紧张得心脏都快蹦出来,人人噤声。

    中州到雾州路途遥远,路上环境恶劣并有各种各样的危险,能逃到雾州避难的都是幸运者;现在,仅剩的这些幸运者也要迎来死亡了。

    一艘艘楼船让人紧张,但最可怕的还在后面。

    天边,渐渐出现了一座大山,像艘船一样从空中飘来。山上盘腿坐着一个万丈巨人,头上戴着通天皇冠,皇冠上垂着许许多多的吊坠。距离拉近后,人们发现这是一座尸体堆积而成的大山,巨人皇冠上的也不是什么吊坠,而是一个个活人祭炼的饰物,冷风一吹,这些饰物就哀嚎起来,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来了,天庭神王!”

    人们大声惊呼,从山脚到山顶,每个人都脸色苍白。

    天庭神王又号称神庭帝君,是一个真正的暴君,坠在他皇冠上的人,全都是各个地方的超级高手。其中,不少是白日飞升到神庭的阳神级别大高手。兴匆匆地飞升到神庭,本以为可以飞黄腾达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创下更大的辉煌;没想到,迎接他们的却是恐怖地狱。被炼制成饰物挂在皇冠上,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毒雾猛烈翻滚,庞大的船队一眼看不到尽头,黑压压的遮住了大半个天空。

    驻扎在山上的难民慌乱起来,一哄而散,第一反应就是逃。有人在山上找个隐蔽的山洞藏起来,有人躲到密林中,还有人慌乱之下一头冲出光圈,结果悲剧了,被毒雾笼罩的刹那惨叫一声,然后就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尸骸。目睹惨状的人们惊叫起来,有人这时候才想起雾州毒雾的可怕,赶紧停下脚步。

    躲在笔架山光圈的笼罩范围内,可以免遭毒雾的侵蚀,但天神军团一到,恐怕就难逃一死;

    现在冲出去,没有光圈的保护,马上会被毒雾侵蚀只剩尸骨,怎么办?

    人们紧张起来,一脸恐惧,甚至是绝望,不是每个人都有天道门弟子那么幸运和强悍,有图腾柱护身可以在毒雾和黑暗中行走的。

    雾气翻滚,山脚下突然有人惊叫起来。

    黑暗中,突然冲出了一群人,抢在天神军团杀到之前赶到了笔架山。夏青眼尖,远远看见了赵大嘴的身影,身后跟着一群罪恶之城的高手。唐半杯也来了,身后同样跟着一群人,用剑光护着身体从毒雾中冲了出来。

    “姑姑,是大嘴叔和唐叔!”夏青激动起来,正要飞身下山迎接,被虞七娘一把按住了。

    “青儿,别动,你大嘴叔和唐叔没事,神庭帝君马上就要到了!”虞七娘转身看着老掌柜,声音低沉,“老头子,都这个时候了,说吧,该把青儿送到哪里?什么地方最安全?”

    危险时刻,虞七娘没有率领拜火教的人逃亡,一门心思放在夏青身上。

    “哪里都一样,没有什么地方不危险。”

    老掌柜淡淡地回答,脸色仍然平静,淡淡地吩咐,“青儿,去,把挂在躺椅上的碧玉萧给我那里。”

    “好!”

    夏青转身,迅速把老头子的碧玉萧拿来。

    接过碧玉萧,老掌柜脸庞更加平静了,大敌当前,对人们的焦虑、恐惧和绝望不闻不问,把碧玉萧放到嘴边轻轻地吹起来,曲调千年不变,还是那首心了无痕音。箫声不大,穿透力却是惊人,迅速传遍笔架山的每一个角落。

    焦虑恐惧的人们,突然间全都静了下来。

    “是轩辕州牧!”

    “对,神庭帝君是很恐怖,但我们也还有轩辕州牧的守护!”

    人们激动起来,在随行高手的率领下,纷纷盘腿坐在地上平静下来,各自默念功法调整气息,等待即将到来的激战。都已经退到雾州了仍然被死死追杀,人们都明白已经没有了退路,想活下去就只有和天神军团死战。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很有可能是一面倒的屠杀,但除了拼命,人们没有别的选择。

    箫声幽幽,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虚空中渐渐出现了回应,云层之上隐隐出现了一个个雷球。

    山顶上,夏青瞪大双眼,眼看着云层上出现了一条天雷长河。那是一条真正的雷河,仿佛一头沟通着雾州,另一头沟通着天雷世界,数不胜数的雷球从中流淌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牧雷诀,真正的牧雷者!

    夏青震撼,亲眼见识这一幕,才知道自己和老掌柜还有很大的距离。

    浩浩荡荡的船队突然加速,成群结队地向笔架山撞过来,似乎也感应到了天雷长河的威胁。盘腿坐在大山上的神庭帝君举起一柄锋利的长剑,发号施令,指挥麾下的天神军团发起猛烈的冲击。冲在最前面的是一群妖魔鬼怪,每个的身躯都是数百米以上,体内的力量波动更是让生死境巅峰的大高手都为之窒息。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人们再次骚乱起来,还没靠近,就被这些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吓得浑身哆嗦。

    箫声突变,一下子激昂起来,空中降下一道道惊雷,猛烈地爆炸开来,众多神庭楼船连同船上的妖魔鬼怪一起猛烈爆炸。许许多多的天神,在人们眼皮底下陨落。船队明显加速,开始最后的冲刺,更多的天雷从空中落下,空中倒挂着一条庞大的天雷长河,猛烈爆炸埋葬天上天下的一切。

    临危不惧的老掌柜出手了,施展他的独门绝杀,展现堂堂一个州牧的威能。中州已经沦陷,守护雾州就是他最后的使命,哪怕是神庭帝君亲自上阵也照杀不误。

    笔架山上下,人人瞪着眼睛一动不动,远远地观战。

    这是一场超级强者的战斗,连半步养神境的大高手都没法插手。

    “可恶,轩辕康,当初的协议你忘了么?真以为,本尊杀不了你?”神庭帝君厉喝,头上皇冠颤动,挂在皇冠上的活死人一个个大声哀嚎。

    “帝君,违背协议的是你,我只是履行我的职责。谁要吞并中州和雾州,老夫就灭了谁。”老掌柜回答,声音响彻云霄。

    “好大的口气,轩辕康,那就和这些爬虫一起去死吧,看本尊怎么破了你的天雷长河,哈哈哈……”

    神庭帝君突然长身而起,庞大的身躯在哈哈笑声中一飞冲天,手掌迎风就涨,拦住了从天上倾泻而下的天雷长河。无数天雷密集地爆炸,神庭帝君却一动不动,庞大的身躯化作一座顶天立地的高山。

    什么叫只手遮天?

    这就是!

    神庭帝君亲自出手,展现了恐怖的战斗力,仅凭他一个人,只怕就可以毁灭所有的天外世界,一身功力无比强横!如果说,一个生死境高手的功力是一滴水,神庭帝君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强大到让人绝望。

    山顶上,老掌柜的身体哆嗦起来,似乎也无能为力了。

    “哈哈哈,轩辕康,仙国帝君都败在本尊手下,你就别挣扎了,老老实实认输吧。凭你的功力,自保都成问题,哈哈哈……”神庭帝君哈哈大笑。

    夏青和力王等人对看一眼,正要联手出击,黑暗中突然冲出一道亮光,一个书生装束的中年人挺着一杆长枪冲出来,向神庭帝君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是夏侯玄风!”

    夏青失声惊呼,迅速认出了突然冲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夏侯玄风!

    力王也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和在天道门时相比,夏侯玄风更加厉害,似乎短短时间内修为又上了一个台阶,独自一人向神庭帝君发起了冲锋,替老掌柜分担压力。老掌柜趁机发难,无数天雷从空中落下,继续轰杀驾着神庭楼船扑过来的天神军团。一瞬间,天神军团就损失了大半,剩下的四下逃散,硬是被天雷长河击溃了。

    修为强大到极致,一个人就可以碾杀一支大军!

    老掌柜展现出了凶悍的战斗力,他的一双肉眼已经瞎了,天眼却比谁都厉害,从空中落下的天雷准确地命中楼船上的众天神。

    “可恶!”

    神庭帝君大怒,看准时机一巴掌把夏侯玄风拍飞,正要飞身向老掌柜扑去,远方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闷响,转身一看,无数大山聚集在一起,如同一条长河滚滚而来。

    “牧山者?”

    夏青精神一震,想起了当年雾州城一战中大展神威的小女孩冯若仙。果然,很快就看到了小女孩的身影,驱赶着山峰洪流滚滚而来,直接撞上神庭帝君庞大的身躯。单独一座大山撞上来,神庭帝君根本就不在乎,但千百座大山高速撞上来,他也承受不住了,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夏青和人们一起大声欢呼,然后,发现夜空中光芒闪烁,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小光点。开启天眼仔细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空中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命格天网。这张网无比巨大,无边无际的似乎把所有人的命格光点都浮现出来。普天之下,还有谁知道命格天网,并且有这么逆天的大神通?

    水镜先生!

    夏青迅速想起了一个人,果然,很快就找到了水镜先生的身影。

    水镜先生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笔架山,手掐一道法诀,巨大的命格天网就开始收缩,化作枷锁把神庭帝君困起来。稍微触碰到这枷锁,神庭帝君就情不自禁的哆嗦,有再大的神通也施展不出来。很快,身体就萎缩下来,越缩越小,在人们的注视下被压缩成三寸高的小人,苦苦哀嚎却无济于事。

    “老人皇,是老人皇沈潜!老头子还没死!”力王惊呼。

    “水镜先生就是老人皇?”

    夏青惊讶,来不及多想,水镜先生朝他挥挥手,远远地向夏青身后的冰棺伸手一指,然后就带着神庭帝君走了,消失在苍茫的雾州大地。山顶上,疯狂透支本命元气的老掌柜嘴角渗出一行鲜血,脸上却一脸轻松终于松了一口气。

    山上山下掌声震天,人们大声欢呼起来。

    夏青本想向水镜先生追去,刚刚迈出一步却察觉了什么,转身一看,从中阴界带回来的冰棺渐渐融化,母亲的眼皮动了动幽幽醒来。

    “母亲……”夏青兴奋起来,飞身扑过去。

    “青儿……”

    慕容飞雪张开双手,和夏青紧紧地抱在一起。

    虞七娘、赵大嘴和唐半杯等人围过来,舞旗主等人也来了,看着终于找到母亲的夏青,脸上纷纷露出了笑容。原本,没人相信夏青能找到他的母亲,那和大海捞针差不多;然而,夏青做到了。天神军团覆灭,神庭帝君也被水镜先生封印起来带走,接下来,还有谁能阻挡夏青探索仙国遗迹,重建仙国的梦想?

    激动过后,人们开始憧憬雾州的未来。

    时代浩劫过去了,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