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亲的信

作品:药满田园

    窗外的风吹的越发的冷了.抬头看了看那在冷风中颇有些萧萧意的树枝.嘴角浮现出來的笑容却是止也止不住.如今成亲已经一个多月了.好不容易才劝了那日日赖在家里连账本和生意都在家处理的沈墨.今日他才有些闷闷之意的前往一个出了些事情的商铺里.

    手上动作不停的绣着花样.自己要抓紧时间将这狐皮披风给做好.在年节时能让他穿上.谁知道明日他会不会在赖在家里.说是什么补偿那分别四年的相思之情了.

    手上的动作如今是非常的熟练.细小的针线在密密的狐毛里有些看不清楚.只是这一会儿.就在手上扎了三下了.唉.“夫人.夫人.公子回來了.我看见他刚刚进了院门呢.”声音急切却压低了.一个跑的满面通红的小厮趴在了门框边不住的喘着粗气.

    乔栀愣了愣.“回來的这样早啊.那这些东西我还是要收起來呢.”说着就起身将手中的狐皮塞进了柜子里.然后拍了拍衣裳起身就要去迎上去.

    小厮在一旁笑眯了眼睛.夫人和公子的关系是真好啊.自己以后也要娶个这样的媳妇.也这个样子恩爱.

    沈墨的身影出现在了拐角处.竹冬跟在其身后.见到立在门口笑意盈盈的乔栀.立刻看到了救星一般冲她不住的使眼色.乔栀这时候也看了眉头紧皱脸色阴郁的沈墨.他抬起了头看到了乔栀.脸色才好了起來.还带了一丝温暖的笑意.

    上前轻轻的拉起了乔栀的手放在手心里暖着.“天这样冷.眼看着就要入冬了.你怎么又站在门口等我.连件披风也不带.”

    乔栀笑着任凭他拉着手走进了屋子.“不过是出了一下门罢了.披风太麻烦了.”竹冬将手上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后眼疾手快的拉走了要跟着进來的小厮.人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麻烦也比收了风寒要來的好.到时候要是喝药可是苦到心眼里了.下次啊.一定要将披风带着.去哪儿都一样.”

    听着他絮絮叨叨的关怀之意.笑弯了眼睛.“那你可以跟我说说了.今日是发生了什么惹得你不开心了.”

    沈墨顿了顿才叹了一口气.一只手还抓着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打开了桌子上的盒子.只见的这普普通通甚至连花纹都未雕琢的盒子里放了一封信和一只小盒子.

    信上面字迹潇洒飘逸.只是四个大字‘吾儿亲启’.有些惊讶的向着神色复杂的沈墨看了过去.顿了顿才來了口.“这信.是父亲写來的.”

    沈墨点了点头.“是啊.只是实在不知道他写來信又是为了何事.按照以前的话.那就一定不是什么让我笑得出來的事情了.”

    双手抓紧时了他的手.声音轻柔的劝慰了起來.“既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那还是打开了看看吧.说不定不是你担心的那些呢.”

    回过头看了一眼微笑着松开了自己的手的乔栀.轻轻的打开了信.将里面折叠起來的信打开.里面的内容便跃然在眼前.‘吾儿墨儿.如今距你离开那日已过了许久.你的话还历历在目.为父知晓你不愿在这繁华京都里玩弄权谋心计.次次相助与你哥哥也不过是念在一母同胞.不忍其后生凄凉.今日.为父已然清楚.这次相离恐怕永不得再见.心内还是不舍之意.但愿遵从你意.听闻你已娶妻.其妻端庄贤淑.心内欣喜.其母年迈.得知将家中传媳之物交付与你.祝贺白首.父上.’

    信已读完.沈墨拿起了那只紫檀木雕琢的小盒子.轻轻打开暗扣.只见里面放的是一只镯子.一只遍体通红的镯子.颜色如同鲜血在透明的玉里流动.但是细看却已静止不前.这样美丽的物什可知其价值连城.

    将盒子交给了一旁的乔栀.“母亲说了给儿媳妇.那自然是给你了.”

    接过了盒子嘴角忍不住的扬起.“那还是要谢谢母亲了.”

    将盒子和信都放进了那个普普通通的大盒子内.有些忧心的看向了一旁的沈墨.沈墨顿了顿才将脑袋迈进了乔栀的脖子里.轻轻的嗅着她身上的合欢香.“父亲和母亲是疼我的.他们一直都知道我不喜欢那里.所以还是放我回來了.我走那日.母亲说她一定是不会哭的.还说我长大了.她十分高兴.”

    眼眸闭了闭.“我知道她哭了.我回去那日她就哭了.还亲自下厨给我做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绿豆糕.日日都盼着我.还亲自给我做了衣裳.可是我长的太高了.她做的衣裳都小了些.沒能穿上.我快走的时候.她日日都跟在我的身边.像是怕我不辞而别似的.每天都要跑來看看我.什么都不说.坐上好一会才离开.大概是因为她知道.我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纤细的手拥上了他宽阔的腰身.“怎么会是见不到了呢.想要回去的话随时都可以回去.不过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今年雪要是下的大了还是去不了.不如明年开了春去吧.那时候也暖和了.”

    沈墨猛地坐起了身子.满面讶异的看着乔栀脸上愉悦的笑容.“栀儿.你.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和我去京城.愿意去见我的父母.”

    乔栀无奈的笑了一声.看着欣喜的7沈墨.“我当然是愿意的.我现在已经嫁给你了.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更何况.新媳妇早晚都是要见公婆的.路途虽然远了.但是咱们可以待的时间长一些是不是.”

    “你.你真的愿意.”沈墨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明明是很喜欢这里得生活.这里的一切.怎么会想要去外面呢.”

    乔栀的笑容还是那样的温柔.“因为.那里有你的家人.你们是最亲近的血脉相连的人.你们也在互相思念着彼此.我怎么会不愿意去呢.”

    沈墨握紧了她的手.“好.我们明年春天就去.到时候也不告诉他们.一定会吓得他们一跳的.”说着就将脑袋靠在了乔栀的肩膀上.嘴角带了一丝狡黠的笑意.“既然这样的话.这些产业还是要交给林实.唉.快过年了很是清闲.年前我都可以就在家里陪你了.”

    前年很清闲.明明每次都是年前最忙好吗.但是.感受到一只胳膊拥着自己的沈墨.他的好心情传到了自己这里.知道了自己愿意和他回去.他一定很高兴也很惊喜吧.算了.那自己也就顺了他的意.任他在家里陪着自己吧.

    嗯.不过那件狐皮披风.是要什么时候才能做好呢.唉.算了.慢慢來吧.总有机会做的完.现在.就和他一起过着好不容易得來的每一天吧.

    窗外的风吹得更冷了.冬日的萧条染满了整个大地.但是.却吹不散这屋子内一丝的浓情蜜意和那对相拥的壁人.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