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离去原因

作品:贞观太上皇

    一叶扁舟随长江溯流而上,两岸峡谷耸翠,忽露一缺口,在岸口有着浮舟码头。

    在码头上,一长衫中年文士背手而战,颔下三缕长须飘然,颇有洒脱之意。

    见到扁舟而已,他笑道:“太白兄,为兄终于将你等到了。”

    “孟夫子,只需将地址派人给白就是,何必亲自在这里苦等,若是换我,肯定躲在酒楼酣饮三刻。”李白哈哈一笑,从扁舟船头一跃,就跳到了孟浩然的身边。

    “这位是?”孟浩然看向李渊。

    “一旅人。”李渊嘴角带笑,提着下裳,慢步走到船头,在李白一拉下上了码头。

    孟浩然眼睛微眯,看着李渊的行止心里猜测许多,虽然看似一冉冉老翁,可行止并未有不便,而且颇合礼仪,看来是个富贵人家。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李渊轻吟诗句,看着孟浩然眼神满含揶揄之色,微微一笑,“有客而来,做主人的难道不应该招待?”

    孟浩然被李渊这一点醒,抚着长须,叹道:“老翁却是错了,吾是个吝啬鬼,都是太白兄想要讨酒钱,这才捉弄于我。”

    “老翁错了。”李渊轻叹一声,从腰间抽出仪剑,将白发用剑割掉,顿时就化为一个翩翩青年。

    但眼里充满了沧桑之感。

    白发可断,但人生经历断不了。

    李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渊,喃喃道:“我一直叫你老丈,在我身边待了数天,都没发觉......”

    “在下李济安。”李渊一揖首道。

    济世安民,既然李世民占了那两个字,那么他就用另外两个字。

    “阁下父母并非寻常人啊。”孟浩然道。

    李白和孟浩然为好友,徒一见面,自然有无数事情相谈,但远来是客,也要接风洗尘,于是就寻了一酒楼,叫了几盘热菜,已经几坛酒。

    “太白兄,近日许相千金招亲,为兄作为你好友,像许相引荐了你,若是取得美娇娘,那么取得官职也不过一封引荐信而已。”孟浩然道。

    李白眼圈都有些红了,他已经二十六岁了,现在只有一身才名,但离得官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

    学而优则仕!

    纵然李白这样生性洒脱的人也不能免俗。

    “多谢孟夫子,太白......”他举着酒杯一饮而尽。

    孟浩然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他比李白大了十几岁,对功名利禄的追求已经淡薄了许多,“早在安陆就听说太白兄写诗一绝,喝酒写得更佳,不如你我喝诗如何?”

    李白正要欣然点头之时。

    在旁边的李渊轻声叹了口气,说道:“这酒水寡淡如水,如何能显出太白兄的诗词功夫。”

    他拍了拍手,酒楼里出现了两名杂役,吃力的抬着一坛半人高的酒坛。

    酒坛揭开封塞,顿时扑香喷鼻。

    “这酒是贞观九年埋下的,那年一代贤后长孙皇后遗世。”李渊感慨了一声,继续道:“贫道医术称不上绝世,却没能赶到紫宸宫救治皇后......”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泪水蓄在眼眶里面,渐渐湿了脸颊,“也是那时,贫道再也不管世间之事,拼尽全力想要挽救,可有些事情不能挽回。”

    贞观之年,遗憾太多太多。

    长孙皇后病危之时,他匆匆从金陵赶来,想要尽最后一丝绵薄之力挽回。

    可是失败了,他终究还是被拦在了长安城门外。

    那天,大雨磅礴,

    而他,

    渐行渐远。

    城墙上,李承乾静静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有恨,有不舍。

    侯君集带着军队杀了过来,他侥幸逃脱,但蹉跎了数月,已经回不去了。

    “太白!喝酒!一醉解千愁!”李渊哈哈大笑,豪饮美酒,肆意狂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