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酒神在世

作品:转世天尊都市之旅

最快更新转世天尊都市之旅最新章节!

    于是五个人起身离开了房间,顺着一条内部通道来到了太和酒店餐厅的高级包厢,包厢里已然摆上了一桌酒菜,显然是刚才柳青霜提前吩咐好的。

    “来来来,老弟请入座吧,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讲究,随便坐,随便坐!”胡文瑞大大咧咧的拉着赵思东往椅子上按。太和酒店这三位顾问当中,花泽健比较内敛,平时喜怒不形于色,只有遇上自己看对眼的人才会流露真性情,而郭振则喜欢‘君子之风’,讲究一个温文尔雅,即使是聊得兴起也很少会做出与他形貌相匹配的豪放行为。唯有这胡文瑞,虽然长像是三人中最清秀的一个,但性格却是最外向的。

    赵思东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在道上混的人,大多不喜欢虚伪之人,所以有时候直来直去反而更容易获得他们的好感。

    分别落座之后,柳青霜正要说话,却被胡文瑞给抢了先,提起一瓶五粮液就往杯子里倒,一边倒一边说:“来,老弟,整点儿白的,咱们是大老爷们儿,站着尿尿的主儿,要喝酒还是喝白的对胃口,那些什么啤酒红酒黄酒的,在老子看来都是娘们儿才喝的。”

    这厮浑然不觉在无意中让坐在赵思东旁边的柳青霜躺枪了一回。

    桌上摆着的都是大肚杯,可以一次性装三两酒,不大的工夫胡文瑞已经一口气倒了满满的四大杯。

    他转头对柳青霜咧咧嘴,“那什么,霜丫头,你要喝啥就自己倒啊,哥哥今天要把赵老弟陪好,就顾不上你了!”

    柳青霜嫣然笑道:“胡哥说哪里话来,你们喝你们的,我就是个陪客罢了,别管我,我自己来。”

    见她这么说,心思较少的胡文瑞便转动了桌上的转台盘,一人一杯酒给分配了下去。

    “来,咱们先干一杯,庆祝今天跟赵老弟的相识!”

    话音未落,他已猴急的将头一仰,满满的一大杯白酒咕噜一声被吞入腹中,看得柳青霜直乍舌——这哪里是喝酒,明明就是在倒水好吗!

    不过赵思东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男人嘛,尤其是习武之人,能喝酒是很正常的事,一口干掉三两白酒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有点难度,但他们可不在乎。

    咣咣咣的将自己面前的酒都干掉,四个人互相一亮杯底,同时笑了起来。

    “也别光顾喝酒,先吃点菜吧,不然回头喝醉了可没人能扶得动你们!”这是柳青霜最后说的一句话。

    从那之后,她就成为一个彻底的局外人,只能郁闷的坐在赵思东身边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跟人碰杯,一次又一次的把酒干掉。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赵思东虽然与这英坪三雄是初识,但在他的刻意之下,很快就与他们拉近了距离。

    武力值不相上下,喝酒又爽快,这样的人最容易与他们打成一片了。

    起先四个人都是各自喝各自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了互相敬酒。

    要说这敬酒可是大有学问,有多少酒国英豪因为架不住车轮战而倒在了桌子下面!如果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一般人往往不会频频向对方敬酒,因为敬酒的后果往往就两种,一是敬酒的人躺下,一是被敬的人躺下——当然,从比例上来说,被敬的人躺下会比较多一点。

    然而今天赵思东却没有成为躺下的那个。

    四个人,就着一桌卤肉、煮花生、煮毛豆、炒田螺干掉了整整三箱五粮液!

    更重要的是,赵思东一个人就干掉了其中二分之一还多!

    柳青霜在旁边已经看得彻底傻掉了,她从未想过世上还有人这么能喝,这已经不是人了,是神啊!

    酒神!

    花泽健同样也傻掉了,他们三人平日自诩酒场无敌,号称喝遍江南无对手。这话自然有些夸大,一对一单挑的话,他们还是能遇上一些天生酒量奇大的对手。但是如果是三对一的喝,还没人能招架得住。

    不过这个纪录从今天起就被破掉了,赵思东以一己之力挑翻了胡文瑞和郭振两个人,花泽健也不过是勉力支撑,保持着最后一分清醒罢了。

    咕噜噜的将最后一杯酒倒入腹中,赵思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喃喃道:“好久没有喝得这么痛快了,这趟太和之行真没白来!”

    柳青霜翻着白眼招来服务员,将化身醉猫的英坪三雄扶去休息,她本人则看向赵思东问道:“要不要跟我喝点茶解解酒?”

    赵思东侧过头看着她,忽然露出一丝笑意,“好啊,正愁没地方打发时间呢,既然有美人相邀,哪敢不从呢。柳总,带路吧。”

    看着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柳青霜在吃惊他的酒量之余,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柳青霜的总经理办公室位于太和酒店后院的一栋单独小楼顶层。

    身为总经理,办公室自然不会太小气,足足一百多平方的面积,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套房子了。

    这里的陈设倒是不像之前在极乐广场深处见到的那间充满了‘暴发户’气息的房间,整体风格是偏向于现代简约型。

    当然,所谓简约而不简单,该有的东西这里一应俱全。除开办公桌椅,书柜,会客沙发、茶几等,还有落地式大型观赏鱼缸,小型吧台,甚至在角落里还有一套室内健身器材。

    看到那套健身器材,赵思东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柳青霜,在那火红色的旗袍下面,究竟是怎样的玲珑娇躯呢。

    似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柳青霜的动作微微变得僵硬了一点,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赵先生,请坐。”

    以手示意,待双方在沙发上坐下之后,柳青霜便开始摆弄起茶几上摆放的一整套茶具,接水,烧水,泡茶,烫杯……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显然在茶艺方面还是颇有心得的。

    少顷,滚烫的茶水被注入到精巧的茶杯中。

    “请。”

    柳青霜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自顾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放下茶杯,将目光投向赵思东。

    这也是她从进了办公室之后,头一次正视赵思东。

    如果换一个人在此,极有可能会被她这副作派给迷住,要知道,柳青霜刚才那一番动作可不是无的放矢。

    这世上有一门功夫叫‘魅术’,不论男女老少皆可修习,但施展出来效果最佳的还是美丽的年轻女子。

    刚好,柳青霜就是这样一个女子。

    除了她自己,整个太和酒店,或者说整个英坪市甚至整个江南省都没人知道,这个姿色迷人的女子,从小便修习过一种魅术。经过十余年的坚持修习,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自然而然的散发着魅惑,一些心志不坚者看到她之后会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彻底迷上她。

    这还只是平时的状态,如果她要认真起来的话,魅惑的程度还能再提升若干倍!

    就以英坪三雄为例,花泽健三人的定力算起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在柳青霜面前神色自如。但那只是在平时的状态下,一旦她刻意的激发自己的魅惑之力,他们三人也根本无法抵挡!

    可是到了赵思东这里,她的伎俩就失效了。

    开玩笑,赵大天尊前世什么样的魅惑没见识过?

    在他尚未成为天尊之前,曾经与有着‘万妖之王’称号的九尾狐仙始祖涂山元母有过一段纠缠,见识过她的手段。

    论起魅惑的手段,天下间的生灵哪个及得上九尾狐?

    所以柳青霜所修习的魅术虽然威力不容小觑,可在赵思东眼中,却丝毫没有效果。

    不过,为了弄清楚柳青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还是决定假装中招。

    一口将茶水吞入腹中,他的呼吸开始微微有些变化。

    这变化很细微,如果不是柳青霜一直暗中观察,还真看不出来。

    “臭小子,饶你奸滑似鬼,最后还不是一样要乖乖的喝老娘的洗脚水!”

    柳青霜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心中暗喜不已,于是更加卖力的发挥着自己的魅惑之力,身体有意无意的向着旁边歪去,右腿轻轻一抬架在了左腿上,那方向刚好可以让赵思东一览春-色。

    赵思东也不点破她的心思,摆出一副想看又强行克制的样子,只用余光时不时的往她双腿间的阴影处瞟上一眼,把他想要扮演的角色完美的演绎了出来。

    若是他去拍电影的话,就凭这份功力,去国际上拿座小金人回来都绰绰有余啊!

    “怎么样,茶的味道如何?”

    柳青霜并没有急于求成,很好的掌握住了节奏,她深知如果现在太过着急的话,只会让对方产生警惕,毕竟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意志力极其强大的家伙。

    赵思东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她,眼中的灼热一闪而过,“味道很好,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明前茶吧?”

    柳青霜嫣然一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赵先生好眼力,这正是明前茶,看来你平时对茶也颇有研究啊。”

    白生生的手指在灯光下闪动着异样的美感,仿佛是由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雕琢而成,然后在牛奶中浸泡了几十年,才会变得如此的柔美。用‘肤如凝脂’来形容,真的是一点不带夸张的。

    赵思东微微有些失神,双眼紧紧的盯着她伸出的右手,身体轻轻动了动,向着她的方向略微移了一点。

    见到他的这个举动,柳青霜的信心更足了,这意味着,眼前这个神秘难测的男人已经开始对自己动心了,尽管现在动心的程度还不高,但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

    “其实我对茶的研究,远远比不上我对女人的研究……”赵思东咳嗽一声,重新坐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柳青霜轻轻挑了挑秀气的眉毛,一脸笑意的问道:“那赵先生说说,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样的?”

    “这个么……”赵思东沉吟了片刻,身体又重新向她倾斜了一点,缓缓说道:“首先,柳总是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远比多数女性更漂亮的年轻的女人。”

    “其次,柳总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一家酒店的总经理,这说明你是一个很有才能的女人,懂管理,懂经营,绝对不是那种外表好看却什么也不会的花瓶。”

    “嗯,接着说。”柳青霜明显被这一记马屁拍得很爽,微微眯起眼睛说道。

    “从极乐广场的那些客人,不难看出太和酒店的一些常客非富即贵,至少在这太和县的一亩三分地上,属于上流阶层。联系到太和酒店没有被警方查处,还有天魂帮的三位双花红棍坐镇看场子,可以推断出柳总是个很有手腕的人,而且黑白两道通吃,绝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这样的女人,我喜欢!”

    “什么?”赵思东最后这句话,让柳青霜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赵思东的目光深邃,望上去仿佛能看到星辰大海一般,令人不由自主的就深陷其中,迷醉不已。

    “天哪,怎么会这样……”柳青霜在心底暗自惊呼不已,她修炼过魅术,自然知道魅术的厉害,若是修为达到极深,同样也能做到这一点。

    可是赵思东怎么看都不像是修炼过魅术的人,怎么会让自己都在不知不觉中就中了招呢?

    她却不知,赵思东用的并不是什么魅术,而是一种仙界的手段,名为灵息术。

    这灵息术没有什么攻击力,唯一的作用便是将自身的吸引力放大,至于能放大多少,就要看施术者本人的修为程度了。

    原本在仙界中,灵息术是用来驯化仙兽的。有些仙人想要代步的坐骑时,往往便会找一只仙兽,然后施出此术,与对方进行沟通。可以说,这种手段类似于精神暗示,让对方在心底不知不觉的种下施术者想要的暗示种子。

    可惜赵思东现在实力太弱,只是后天四重,体内连真元都没有,更别提法力了。这灵息术算不上法术,真气就可以催动起来。不过,依靠真气催动的灵息术,目前也只能发挥到这种程度,否则的话,他完全可以一个眼神就让柳青霜自动洗白白的往他身上扑……

    “修为是硬伤啊……”赵思东有些无奈的停下了灵息术,没办法,体内的真气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已经告彀,再不停下来就会被吸成人干!

    他这边刚一停下,柳青霜就立刻恢复了正常,心有余悸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现在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不由得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刚才喝得太多导致出现了幻觉,还是说自己已经对这个神秘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虽然没能达成自己的目标,不过现在柳青霜对自己的态度明显要亲近了许多,这也算是略有所得的。

    抬腕看看时间,他决定不在这里继续耗下去,反正今天晚上的收获已经不小,也是时候回去跟夏佳和刘琼这对小鸳鸯聊聊了。

    “柳总,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等过段时间办完事,再来向你讨杯茶喝,希望到时候你别说不认识我啊。”

    柳青霜白了他一眼,眼波流转之中颇有些妩媚之意,“你就放心吧,随时恭候你的大驾光临还不行吗?就怕你离开这里之后,一转眼就把人家给忘了……”

    言语间竟然隐隐有些古怪的意味,赵思东不由得一笑,非常认真的答道:“不会的,柳总如此令人难忘的美人儿,就算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忘记!”

    当然不会忘记,随着他修为的逐渐恢复,记忆力也会越来越强,过目不忘都只是等闲,要记住一个人真的不要太容易。

    两人相继起身,柳青霜亲自将他送回了客房部,在交换了电话之后,这才摇着身子离去。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赵思东忍不住捏了捏下巴,对于这个背景神秘的女人,他还是很有好奇心的,毕竟魅术这东西不是谁都有资格修炼的。

    “东子,你在看什么呢,还不快进来。”

    夏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转过身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这才发现,房间里已经不止夏佳和刘琼两个人,在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此人留着一个常见的板寸,显得极有精神。脸颊瘦长,双眼却是饱含精光,令人不敢直视。

    夏佳起身迎了上来,指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介绍道:“来,东子,认识一下,这是猛子哥,从小到大都是他罩着我的。”

    说罢又回头笑道:“猛子哥,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东子,要不是他的话,兄弟我今天就要吃大亏了。”

    “你好,我叫雷猛,感谢你今天救了小佳,很高兴认识你。”雷猛的声音低沉有力,身上隐隐有一种杀伐之气扑面而来。

    赵思东伸出手与他相握,淡然笑道:“你好,我叫赵思东,同样很高兴认识你。碰上夏哥也算比较偶然,只能说我和他有缘,既然是有缘,就没必要再说谢谢。”

    这时夏佳在旁边一脸惊恐的叫了起来:“喂喂,东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谁都你有缘啊,我只跟我家琼琼有缘好吗?”

    说着,他又摆出一脸嫌恶的表情,“嘶……一想到跟一个大老爷们儿有缘,我就忍不住要起鸡皮疙瘩啊!”

    他这一番话顿时让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气氛变得非常轻松。

    经过一番交谈,赵思东才知道,这个雷猛出身部队,而且是特种兵中的王牌,曾经多次参与国内外的秘密行动。

    用夏佳的话说,猛子哥是真杀过人的,一般胆小的人站在他面前都能吓得尿裤子。

    赵思东知道这只是夸张的说法,尿裤子倒是不至于,不敢乱动倒是有可能。当然,如果雷猛刻意放开气势,确实可以达到把人吓尿的程度。

    虽然之前夏佳并没有介绍自己的背景,不过赵思东也隐约猜到了几分。现在看到雷猛的出现,他心头的猜测便更加肯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