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不打不相识

作品:转世天尊都市之旅

最快更新转世天尊都市之旅最新章节!

    胡文瑞被这一番毒舌攻击弄得心火大旺,一张俊脸拉得老长,抬手就是一拳轰了过来。

    虽然嘴上说赵思东不像高手,但他并没有真的掉以轻心,这一拳他足足用上了八分力道。

    这样的一拳,普通人是绝对接不下来的,至少像先前出现过的什么雷哥、刺猬头之流,挨上这样一拳,铁铁是要重伤的节奏!

    不过赵思东可不是普通人,虽然现在实力并没有恢复多少,可是后天四重的修为仍然让他在世间属于‘高手’这个范畴。

    脚下向侧方踏出一步,避开了胡文瑞的拳风,他抬手向上一格,准确无误的切在了胡文瑞的手腕处,同时另一只手向内一插,只一招就将胡文瑞的胳膊给别住了。

    这一招,却是最普通的擒拿手,但由赵思东使出来,无论是时机还是力道都是恰到好处,让胡文瑞和他的两个同伴同时心头一震。

    他们可是识货之人,自然能看得出来刚才这一次交手所透露的信息。

    此子果然是高手,是个劲敌!

    “玛的,给老子开!”

    胡文瑞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身体一扭,卸掉了擒拿手带来的冲击力,胳膊一用力,硬生生的将赵思东给震开了!

    当然,能这么容易就脱身,也是因为赵思东并没有下死手的原因,否则他就算能震开,胳膊也保不住。

    “看来你果然是个高手,既然这样,那老子也就能放开手脚打一场了!”活动了一下刚才受制的胳膊,胡文瑞扭动着脖子,发出嘎叭嘎叭的脆响,战意十足的说道。

    面对他的挑战,赵思东只是微微一笑,站在原地朝他勾了勾手指头,“来吧,二货!”

    似乎被‘二货’这个称呼给气到了,胡文瑞接下来的攻击明显变得凌厉了许多。

    英坪市道上的人都知道,天魂的胡子哥出身少林,自幼习得一身过硬的武艺,一旦认真起来,战斗力爆表的时候几乎无人能敌!

    特别是他的罗汉拳法,打将出来直有开碑裂石之威,普通人挨上一下,不死也残!

    据说当年他刚出道的时候,还没有加入天魂,有一次跟人发生了口角,其后动起手来,一个人就把对方十几个当兵出身的好手给放挺了,而且全部是必须在床上休养三五个月以上的那种重伤!

    不过在赵思东的眼中,他的水平也就勉强过得去罢了,将近四十岁的人还滞留在后天四重的境界,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资质一般。之所以能在道上闯出名头,无非是因为他以前遇上的对手太弱了而已。

    前世的赵思东在成仙之前,曾经是一位剑术大宗师,拳脚方面虽然不如剑术那么超凡,却也属于顶尖的行列。

    一套当时用于教幼童入门的大罗拳法在他手中使出,却有鬼神难测之功效。

    没办法,功力虽然没有恢复,但经验尚在。除非是遇上实力超出他好几个等级的对手,否则的话他战斗起来完全无压力。

    虽然修为同样是后天四重,但是在战斗经验上,赵思东能把胡文瑞甩出几十条街去!

    别看胡文瑞是在道上混的,出道以来大小战斗也经历过上百次,可要是跟前世的赵思东一比,那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人家可是经历过上百万次战斗的仙界天尊!

    战斗在继续,但先前坐在沙发上一脸轻松的郭振和花泽健两人现在却变得严肃起来,他们紧紧的盯着正你来我往打得热闹的二人,郭振更是站了起来,身体微微前倾,似乎只要有一点不对劲就会马上冲上去帮手。

    而柳青霜这个时候已经退到了墙边,没办法,不退的话迟早会被误伤。看着与胡文瑞战了个势均力敌的赵思东,她不由得暗暗吃惊。

    虽然之前她知道赵思东的功夫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罢了,如果不是查到他有一个地级市一把手独子的身份,是绝对没资格来这里的。在她看来,十八岁的年轻人能有多厉害的身手,无非就是学过一点跆拳道之类的普通技击之术,跟自家酒店的三位顾问是完全没法相提并论的。

    因为,她曾经亲眼看过他们展示自己的实力,那种震撼的场面令她始终难忘。

    然而现在她看到了什么?

    那个只有十八岁的年轻人,居然跟自己心目中的高手打了个平手!

    这太不科学了吧!

    赵思东可没义务向她解释这是为什么,跟胡文瑞的鏖战,让他浑身上下都舒爽不已——想歪的自己去面壁思过。

    虽然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也恢复了一点实力,但是这一世的身体并没有经过系统的锻炼,所以有时候动作难免会做得不太到位。

    而通过这一场激烈有余,却并无危险的战斗,让他的身体逐渐的适应了战斗的节奏,对身体的控制也越来越得心应手,这一点可以从胡文瑞的神色看出一二来。

    “不可能啊,这小子怎么如此古怪,好像一边跟我打一边在进步?我艹咧,这不科学,不科学,肯定是老子昨晚双-飞之后太累了,产生了幻觉!”

    身为战斗的当事人,胡文瑞的感觉远比旁观者更清晰,虽然他打心底不愿相信赵思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步如此之大,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他现在已经逐渐的开始攻少守多了!

    就在他觉得有些气喘的当口,赵思东突然主动收了攻势,跳出圈外,叫道:“停停停,先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再继续。有茶没有,给我来一杯!”

    后面这句是冲着倚墙而立的柳青霜说的,正看得过瘾的柳总翻着白眼给他倒茶去了。

    喘息剧烈的胡文瑞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大声嚷道:“我艹,你小子真不是人,年纪轻轻的居然这么能打,而且越打越有劲儿,今天我老胡算是服了!”

    赵思东回头笑笑,“过奖了,你也不差啊,长这么大,今天还是头一次打得这么畅快!以后有机会的话,来南山找我一起喝酒!”

    胡文瑞喘息着还没答话,那边的郭振和花泽健已经走了过来。

    郭振的个子不算太高,也就一米七出头,但是他的身材比较粗壮敦实,露在灰色衬衫外面的两只胳膊肌肉虬结,真正达到了古人常说的‘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跑马’的程度。不单如此,他的脖子也比常人更粗一些,可以清楚的看到两大条肌肉从后颈一直延伸到后背。再结合他双手关节的粗砺,不难看出他是以外家功夫见长,而且很有可能练的是童子功一类的硬气功。

    偏偏这样一个壮汉,说话的声音却是细声细语,反差极大。

    “古语有云,所谓英雄出少年,我一直以为这话不尽其然,多有夸大之处。不料今日有幸见到赵先生的实力,我才发现,古人诚不欺余也!”

    赵思东咧了咧嘴,显然是被他这种文绉绉的说话方式给雷得不轻。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花泽健重重的一掌拍在郭振肩头,“行啦行啦,老三,别跟这儿拽文了,你跟我们一样,都是武夫,没事儿学那些穷书生说话,早晚有一天会被你给酸死!”

    赵思东转头向他看去,只见这花泽健身高将近一米八左右,身材健美,匀称而修长,如果不是一张脸长得太有攻击性,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男模。

    其实他长得并不丑,相反还有点儿小帅的感觉,可惜的是,两道交错的刀疤印在额头上,破坏了他的帅气,配上他的浓眉大眼,只会让人感到很可怕。

    当然,在道上混的人,长得再帅也没多大用,正经是长得吓人,在先天上气势就比别人更足,甚至都不需要动作、语言和表情,就能让心志不坚的敌人自乱阵脚。

    “来,你的茶。”柳青霜适时的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过来,美女的存在,顿时让几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缓和了许多。

    道上混的人,以实力为尊,赵思东年纪轻轻就这么能打,由不得他们不佩服。

    “看来,对这小子的策略要进行调整了……”

    望着与三位高手顾问谈笑风生的赵思东,柳青霜轻轻捏着自己秀气的尖细下巴,陷入了沉思。

    “你的意思是,要让他心甘情愿的加入我们?”宽大的老板桌后面,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将身子埋入阴影之中,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我觉得与其使用普通的方法去抓他的把柄,将他控制在手中,还不如让他自己主动提出来要加入我们。”柳青霜坐在老板桌斜对面的沙发上,淡然答道:“更何况,他的实力远不是以前那些没用的纨绔们所能比拟的,想用外力压服他,除非你能找到比三位顾问强大至少一倍以上的高手才行!”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缓缓的问道:“按你的描述,这个赵思东武力值高,身份又不一般,心性还很坚定……那么你要如何保证他会愿意加入我们?如果他不但不愿意加入,反而还把我们的情况透露给某些人,到时候组织的损失又由谁来承担?”

    柳青霜刚要说话,又被他打断了,“不要说你来承担,不是我小看你,你还不够格承担这样的后果,就连我都没资格!所以,如果你想改变策略的话,最好是能拿出一个行之有效而且易于控制的办法,否则的话,这小子就算有个当市委书记的老爹,说不得也只能把他给抹杀了。”

    他的语调很淡然,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抹杀一条人命在他口中就仿佛是吃饭喝水那么平常的事一般。

    柳青霜咬了咬嘴唇,用力的点头说道:“好,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

    “嗯,我相信你智狐的实力,先下去吧。”中年人淡淡的说完,缓缓摆了摆手,然后不再出声。

    “是。”柳青霜站起身向他微微一躬身,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关上房门之后,她的眼中燃起了一股火焰,那是一个人兴奋到了极点的标志。

    “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我智狐柳青霜搞不定的男人!赵思东,你给老娘等着吧!”

    ……

    所谓不打不相识,赵思东与胡文瑞等三人一边喝茶,一边胡乱闲聊着,很快摸清了他们的来历。

    所谓的天魂,实际上就整个英坪市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而他们三人正是天魂的双花红棍——后天四重的修为,若是在帮派里还混不上双花红棍的地位,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数年前,他们因为不同的原因先后被天魂的帮主所招揽,因为实力相当,性情相投,所以三人索性就斩鸡头,烧黄纸,对着关二爷的神像指天盟誓,磕头拜了把子。

    其中,额头有两道刀疤的花泽健是老大,他走的是内外兼修的路子,从小苦练家传的五雷掌,与人动手时,声如霹雳,势若轰雷。再加上他额头有两道交错的刀疤,看上去很是狰狞,所以在江湖上得了个鬼面阎罗的绰号。

    老二胡文瑞,算是外家高手,最拿手的便是七十二路罗汉拳。由于他出身于少林,所以农历每个月初一、十五他都会斋戒一天,吃斋礼佛,而平时则是酒肉不忌,是以人送绰号酒肉罗汉。

    老三郭振,却是精修内家气功,所学驳杂,真正论起来,他的战斗力甚至比胡文瑞还要高出一筹。虽然长了一副粗犷的外表,却偏偏喜欢掉书袋,每每说话都会不自觉的拽文,所以有相熟的朋友便戏称其为夺命书生——其实这是个善意的玩笑,意指他拽文的时候会让人想一头撞死……

    这三个人在英坪市很有声望,被称为‘英坪三雄’,至于他们是如何成为太和酒店的‘顾问’,三个人谁也没提半句,赵思东自然也就不会多嘴去问。

    “这三个人虽然投身黑-道,但并不是那种坏得无可救药之辈。看他们身上的气息,虽然血光冲天,却并无多少血煞,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手底下应该没什么人命官司,将来若是调-教一番,还是可以一用的。”

    一边闲聊,赵思东的脑海中一边转着念头。

    之所以他能跟花泽健三人坐到一起喝茶,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和胡文瑞打的那一场让他浑身舒坦,但更多的原因却是他想探探底,如果有可能的话,将来可以考虑把他们三人收编到自己的麾下。

    是的,堂堂的仙界天尊转世重生,若是手底下连个使唤的人都没有,多跌份儿啊!

    虽然说以他的身份,要找跟班跑腿之人易如反掌,可是那种只会溜须拍马的无能之辈要来何用?

    别忘了,赵大天尊还惦记着自己觉醒那一晚,被人设了圈套差点儿丧命于t3毒品之下的事情!

    所谓有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是堂堂的仙界天尊呢。

    若是他现在能恢复前世百分之一的修为,哦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修为,都能轻松的动用一些法术来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是现在他刚刚恢复到后天四重,连先天都不是。而要使用法术,以他的情况最少都需要达到筑基期才行——这还得是因为他前世境界太高,对法术的理解非常深刻,所以才能在筑基期就使用法术,否则的话,不结金丹是休想运用法术的。

    当然,这里指的法术是仙界中的法术,而不是普通修士那种名为‘法术’,实为‘术法’的手段。

    有鉴于此,赵思东决定在自己实力还没有恢复到一定程度之前,先招几个得力的手下进行调-教一番,组建起属于自己的势力来暗中调查是谁要害自己。

    很显然,花泽健三人就比较符合要求,不过当务之急是先跟他们打好关系,混熟了之后再找机会进行招揽。否则的话,人家在这里待得好好的,凭什么要跟你混去?就凭你老爹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道上混的人,对官员的态度往往比较矛盾,若是抬出自己的背景,反而有可能会让这三个血性汉子生出逆反之心,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赵思东打死也想不到,在自己计划着要挖别人墙角的时候,对方也正好打着类似的主意,想要让自己投入对方麾下。

    四个人聊了一阵,话题自然而然的又转回到武学方面来,结果赵思东说着说着又开始手痒,索性起身跟花泽健和郭振又各自打了一场,虽然最后累出了一身臭汗,却也让他的身体越发的适应了,其进步之快,让花泽健三人为之侧目。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四个人谈笑正欢之际,消失了老长时间的柳青霜再次出现。

    再次出现的柳青霜不再是先前那一身西装套裙,而是换了一条及膝的红色旗袍。

    旗袍的材质明显非同一般,在灯光下竟然有些熠熠生辉的感觉。大红的底色上和金色的丝线绣着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位于左胸处的凤首上,镶着一颗黑色的宝石,那里正好是凤凰眼睛的位置。在灯光的作用下,黑色的宝石荧光流转,使得整只凤凰如同活过来一般。

    西方人将华夏的旗袍视为最考验身材的女装,不是没有道理的。

    穿上旗袍之后的柳青霜,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再是先前那种女强人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言的妩媚和娇柔,丝毫没有造作的感觉,让人一见之下,便会不由自主的生出占有它与呵护它这两种矛盾的想法。

    花泽健三人虽然经常与她见面,但此刻亦是有些双眼发直的感觉,胡文瑞更是有些难以自控的咽起了口水。

    看到这一幕,柳青霜心中暗自得意,“老娘的魅力果然是无敌的!”

    不过当她的视线落在赵思东身上时,这种得意就不翼而飞了。

    赵思东的双眼虽然也是紧盯着她,但是眸中的神色清澈,只有欣赏而无其他的意味。

    这让她倍感挫折,这样都无法吸引住赵思东的话,难道非要拿出最后的杀手锏才行吗?可是那样做的代价……

    轻咬着嘴唇,她的眼波流转,柳腰款摆,缓步走到沙发前,用手压住旗袍的裙摆以一种非常淑女的方式坐了下来,轻启朱唇笑道:“你们在聊什么呢,气氛这么热烈,光喝茶多没意思,不如去餐厅那边喝点小酒。”

    胡文瑞一拍大腿,叫道:“说得对啊,我就觉得刚才好像缺了点什么,原来是没喝酒的原因!走走走,老弟陪我们好好喝一杯去!”

    这个提议倒是正中赵思东的下怀,国人向来惯于在酒桌上拉近关系,就算是平时再矜持的人,三杯酒一下肚,也会变得奔放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