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四十九章 殉职

作品: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了

    景萧然又一次进了隔离区,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隔离区。

    前世,在樊城遭遇那场劫难时,景萧然当时就是主力军,在隔离工作了整整两个月才退出一线。

    这一次的隔离区生活,甚至比前世的还要艰苦,危险系数更高。

    毕竟前世的疫情,大部分时候都只是轻症。

    而如今,埃博拉病毒一旦感染,致死性超过50%,甚至可以达到90%。

    “喂,小段,谁先出去谁就是孙子!”

    景萧然拿到自己的手机后,直接给隔壁的小段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按照规定,必须隔离满21天,谁前出去,就意味着谁发生了不测!

    “孙子?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小段在华夏待了五年时间,但他还是不太了解“孙子”这种表达方式。

    景萧然笑道:“小段,这是地道的普通话,表示最淳朴的祝福,等我俩一起出了病房,我详细地解释给你听。到时候我还可以叫你一些地道地中文,比如‘你妹’,‘你姥姥地’,‘你大爷’!”

    小段同样是笑着回应道:“老师,我等着你教我!”

    和小段结束掉通话,景萧然同样给在隔离地江小建以及杰佛里打了电话。

    就目前地情况来说,最危险就要数小段,其他人的感染风险很小。

    若是小段在接下来3天,没有任何的症状出现,那么基本上就可以证明,他并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其他人也没有必要继续隔离!

    跟这两人通完电话,景萧然翻到通话记录,发现景父给自己打了四个电话,景母和潇潇分别由一个。

    翁惠瑾则是发了数十条微信。

    景萧然先给家人回电话,报平安。

    他并没有对景父说自己接触了埃博拉病毒的事情,只是轻描淡写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至于翁惠瑾,景萧然没有回微信,而是直接回了个电话。

    “学姐?最近好吗?”

    接通了电话,景萧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可是翁惠瑾却突然挂了电话。

    景萧然一愣,翁惠瑾怎么挂他地电话了?

    正奇怪着呢,景萧然收到了翁惠瑾的微信视频聊天申请。

    想都没想,他下意识地点了接受的按钮。

    当屏幕中出选了翁惠瑾的脸庞,以及自己身上的背景时,景萧然就察觉到不对了。

    他目前所在的隔离区,周围全是透明的玻璃,外面有很多在查看患者的医生护士,他们都还穿着厚厚的防护服。

    “萧然,你这是在哪儿?!”

    翁惠瑾质疑地声音传出,景萧然想要关掉视频,却发现为时已晚。

    “你这是在隔离病房?”翁惠瑾地声音高了八度,满脸都是不可思议!“我在新闻里看到时,那三个被感染者接触的医疗队队员,就是你们?”

    景萧然只能是默默地点头,一言不发。

    “呼呼呼……”

    他甚至能听到翁惠瑾有些粗重的喘气声,这些都预示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那,那,你现在还好吗?”翁惠瑾顿了顿,才说道。

    “挺好的。”景萧然笑了笑,“这个隔离区是由华夏医疗小队负责的,所以各方面都很便利,没有语言沟通障碍。”

    “那你要隔离多少天?”

    “21天!”

    “已经隔离了多久?”

    “大概2个小时零23分钟。”

    “……”

    看着翁惠瑾清秀美丽的脸庞,景萧然的心情不自觉得好了几分。

    “学姐,不用太担心我,并不是我直接接触埃博拉病毒的感染者,而是我们实验室有个非洲学生接触了,然乎我又跟他走得比较近,所以现在才会被隔离。”

    翁惠瑾道:“嗯,我知道了。不过,不过我希望,以后发生这种事情,你,你要跟我说啊。”

    当她说出这句话,景萧然透过屏幕,发现她的脸蛋微微有些发红。

    “好的,学姐,遵命!”景萧然笑道。

    之前因为埃博拉病毒,郁结的心情,一扫而空!

    挂了电话,景萧然躺在隔离室的床上。

    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慢慢陷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