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

作品:带着WiFi修仙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府殿偏殿。

    朱童受召而来,不见府主司徒镇,大总管查辉却进来了。

    “大总管。”

    朱童行了个礼,两人虽都是司徒镇的左膀右臂,但朱童清楚,查辉才是真正的心腹。

    “坐吧。”

    查辉朝他摆了摆手,自己也坐了下来。

    朱童有些惊疑不定,但既然来了,就只能看看查辉到底想干什么。

    查辉端坐着,抿了口茶,淡淡道:“听说吴雨昆带着武优去见了五夫人。”

    “是。”

    朱童没隐瞒,也知道这根本瞒不过查辉这个大总管。他也不敢隐瞒,其他事司徒镇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种事就是司徒镇的逆鳞。

    “我听说昨天晚上,蒋震宦似乎没回守城宫?”查辉理了理宽大的袍袖,漫不经心来了这么一句。

    朱童心中一惊,连忙回道:“大总管,确实是如此。”

    这些年来,查辉半隐闭关冲击金丹期,府城大小事物都由朱童打理,他的触角可以说触及到了府城各个角落。

    昨夜,蒋震宦偷偷离开守城宫,又在黎明时分归来,行踪诡秘,他这边自然重点关注。

    他没想到的是,查辉居然也这么快知晓了,这让他暗暗心惊。

    “那你知道他昨夜去哪了吗?”

    查辉若无其事的喝着茶,有些东西他不需要明说,朱童能力不错,也是聪明人,但王崇的事让他很不高兴,他觉得有必要敲打敲打,所以才会找他前来。

    “应该是去见了五夫人身材的杏儿姑娘,两人待了一夜,天亮才分开。”

    朱童不敢存有侥幸心理,如实禀报,他其实在得到消息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直接通报府主。

    蒋震宦作为戍卫府城的统领,重要性不言而喻,这种人物如果不能掌控的话,对府城来说是十分危险的。

    这也是朱童不敢隐瞒的原因,出了事,他这个府城二总管自然需要担责,特别是还跟武家那边扯上关系,连忙补充道:“五夫人身边的婢女杏儿,是武家的细作,这时候见蒋震宦,怕是有所图谋。”

    杏儿的身份,府城这边早就掌握了,细作之所以叫细作,就是因为隐瞒在黑幕中,暴露了就没有价值了,所以府城这边也没有动她,一来是给五夫人武殊一个面子,更重要的是想看看武家那边到底想干什么。

    查辉点了点头,对朱童的表现还算满意。

    “大总管,要不要立刻将蒋震宦拿下,以防不测。”朱童连忙表态,请示道。

    查辉却摇摇头,话锋一转,“岁月馆那边来了消息,那个周腾居然撺掇一众门派帮他逃跑。”

    “逃跑?”

    朱童这倒不清楚,自从出了王崇的事,为了避嫌,岁月馆那边他也不敢插手。

    但查辉这时候提及那个周腾,怕是跟前面所说的事有关,略沉默,回道:“蒋震宦作为戍卫统领,这时候武家与其攀好,怕是想掌握那周腾出城的动态。”

    查辉颌首,肃然道:“府主亲自扶他上位,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跟武元甲斗,岂能让他轻易脱身。”

    朱童:“那府主的意思是?”

    查辉没直接回答,而是看着朱童,语重心长道:“你孙子的事,府主并非不让你报仇,但在府城的大事面前,这些都是小事,我想你应该心中有数,也别怨恨府主。”

    朱童连忙起身,诚惶诚恐,“不敢。”

    查辉不管他是不是真心,继续道:“那周腾修为虽不行,却是个聪明人,武元甲那边想要杀他怕是没那么容易得手。

    现在万象洞天跟寒玉门已经联姻,如果再加上一个火云宗,以那小子的狡猾,还是有能力跟武元甲斗一斗的。

    不过,这些门派结党抱团,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府主很不满意,府主的意思,蒋震宦那边暂且不动,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朱童心中明了,司徒镇这是要坐山观虎斗,同时消磨两边的实力。

    入了夜,高耸的城墙上已经点燃了篝火,将城墙内外照得通明。

    守城宫四大统领之一的蒋震宦带着手下的修士一路巡视。

    “蒋统领。”

    巡逻的副将见蒋震宦亲自巡视,连忙见礼。

    “嗯”了声,蒋震宦环视,朗声道:“现在是岁缴期间,各大门派也还在府城之内,你们身为府城将守,一定不可大意,更不能让他们看我们笑话,都给我睁开眼睛看仔细了,出了事拿你们是问。”

    又看向那副将,道:“刘副将,你再曾派五十支小队,对四大城门日夜不间断巡逻,以防宵小翻越城墙,欲行不轨。”

    那刘姓副将连忙应是,他也有奇怪,按理说这几天并不是这位蒋统领当值,怎么他来了。而且府城可是有阵法禁制的,哪有什么宵小敢硬闯。

    不过他也不敢多嘴,立即点兵,三米一岗,五米一哨,这种防守别说人,就算鸟都飞不出去。

    总管府。

    候延刚刚从朱童处退下,就有下人禀报,“候先生,有人找你。”

    候延只是朱童的手下,并未录入府城修士行列,故下人一般称呼先生。

    现在的候延可以说是二总管身边的红人,这些下人别的不会,迎合讨好却是极为拿手,有人找候延,他们自然不敢怠慢,专门等候禀报。

    “什么人找我?”候延一怔。

    “对方说是你以前的朋友,想要在府城谋一份差事。”下人如实回禀。

    候延默了默,他以前是散修,为了生计倒是结交过不少散修,有些还跟他一起合作过,实力都不错。

    现在二总管将他当作心腹,但他手下能用的人一个也没有,让他颇为尴尬,现在听到有人来投,心中一动,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

    “那人并未说名字,只说是先生以前的故友,等先生前去自会知晓。”

    下人不敢隐瞒,说那人留下口信,让候延移步总管府旁边的宾至楼,会在那里等他。

    候延有些惊疑不定,但宾至楼就在总管府旁边,应该没事。

    不疑有它,立刻前往宾至楼,进了门,问掌柜。

    掌柜见是候延,知道是二总管身边的人,不敢怠慢,连忙询问柜台,柜台回话,说二楼确实有客人留了口信。

    候延听完,直接上了楼,敲门。

    门一开,猛然一双大手袭来,候延大吃一惊,就要反抗,却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被掐住了脖子。

    “不想死就别声张。”那是一位老者,候延并不认识,将候延扔在地上,关了门。

    “阁下是何人,我乃府城二总管麾下的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候延心惊,对方的实力太强,不用猜也知道是筑基期高手,而且最起码都是筑基后期,甚至有可能是筑基巅峰!

    “侯先生,有位老朋友托我给你带个信。”那老者冷漠道。

    候延脸色变了变,眼神闪烁。

    岁月馆。

    周腾坐在房间内喝着茶,冷静的很,可是裴俞坐不住了,过来找他,一进门,便询问道:“小子,这都三天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动身?”

    由不得裴俞不担心,在府城拖得越久就越危险。三天的时间,已经足够武元甲从武家那边增派高手过来,万一再来几个筑基巅峰,那乐子就大了。

    周腾没急,眼皮子搭了他一下,继续喝茶,淡定道:“裴掌门,你也算是一派之主,遇事冷静点行不行。”

    裴俞翻了个白眼,周腾光杆宗主一个,可他不同,身后还一大堆人,死不起!

    周腾的主意他虽然觉得不错,可这小子花花肠子太多,他有些不放心,怕被卖了。

    是夜,微风轻拂,周腾站在房外,凭栏远眺。

    不远处,一处民宅,一个大红灯笼高高挂起。

    他眼神一凝,回了房。

    没多久,岁月馆二楼同样亮起一个大红灯笼。

    楼下青光宗所在院子,修士立刻回禀宗诀,“宗主,寒玉门那边已经发出信号了。”

    宗诀阴沉着脸,之前周腾前来,先礼后兵,先是威胁一顿,说火云宗要联合寒玉门万象洞天攻打他们青光宗,后面又说两人之间本无怨仇,希望和解,但是希望让他帮个小忙。

    宗诀本不想答应,他恨周腾恨得牙痒痒,可又怕这疯子万一这次不死,真的联合其他两派攻打,只能答应。

    后面刘庆祝前来,他立马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武元甲那边,争取来个两不得罪。

    但他又不敢不配合周腾,压了压手,“不急,先看看其他门派的动静,他们如果动了,我们再动。”

    武家所在房间,所有高手都聚在了一起。

    信号之事他们早就从各门派口中得知,自然知道周腾要跑。

    武元甲眼带寒光,抚摸着手上的储物镯。

    廉图作为岁月馆的负责人,同样清楚这些,可他跟邢云要离的职责只是保护周腾在府城的安全,周腾离开府城,他们倒省事,按兵不动。

    午夜,原本沉静的岁月馆突然嘈杂起来。

    灵兽宗的火烈,百花谷的花娘子,金耀宫的钟云鹤,带着手下的修士,一同出了岁月馆。

    很快,黄沙堡的耿富,青光宗的宗诀,赤霄门的苗亭,无华门的江右尚带着手下纷纷离开。

    “禀家主,灵兽百花金耀三派的人动了,其他门派的掌门也带着手下同时离开了。”武家盯着的修士立马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