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5.小剧场合集

作品:人生处处是剧透

最快更新人生处处是剧透最新章节!

    【关于打脸】

    宁遇当单身狗的时候,最恨情侣们干三件事:男人替女人拎包、彼此互相喂饭以及发朋友圈秀恩爱。

    可跟时然然童鞋谈恋爱后,宁大队长的脸是被打得啪啪作响。他老人家破的第一个flag就是【男人替女人拎包】。

    时然然偏爱单肩包,可背过这种包的妹子都懂的,单肩包这种东西斜挎着不好看,可单肩挎着又总时不时地往下掉。是以时然每次背单肩包就习惯用一只手固定着包带,以免带子往下滑。

    某次时然到刑侦大队接宁遇下班,宁遇一摸女朋友小手就忍不住皱了眉,“怎么这么凉?”

    时然嘿嘿讪笑两声,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可两人一出刑侦大队,宁遇看时然背包的姿势就全明白了。这丫头一直用手固定着包带,被风这么一刮,能不凉吗?念及此,宁大队长深呼了口气,默默地接过了时然手上的挎包,拎在了手里。

    这一拎,倒成了习惯。自此以后,但凡两人在一起,宁大队长第一件事就是接过女朋友手上的单肩包。最开始,宁遇倒还不觉得打脸,直到某天众人在刑侦大队闲聊,胖子突然问起宁遇圣诞节给女朋友送什么礼物。

    这一问倒是把宁遇问住了,宁大队长正默默思忖着,旁边许立就凉凉笑出声:“要不给你家小然然买个包吧。”

    “这个好,”胖子拍桌,“女人嘛,就没有不爱包的。包治百病,对吧?”

    许立不置可否,换了只腿跷二郎腿,又道:“不过,宁副队一定要记得,买包的时候买个你自己喜欢的颜色。”

    宁遇不解,“为什么?”

    “毕竟这包都是你在背嘛。”

    宁遇:“……”

    第一个flag一破,后面的也就顺理成章了。

    除夕前夜众人在温泉酒店吃吊锅,时然吃了半块烤红薯就吃不下了。彼时时然自然而然地把烤红薯搁到宁遇碗里,就道:“我吃不下了。”

    两人单独相处时,宁遇没少充当垃圾桶吃时然剩下的东西,是以习惯成自然,这会儿时然不知觉间就暴露了两人之间的小秘密。等把烤红薯放进宁遇碗里时然才想起这在外面,还是当着刑侦队众兄弟的面,这样不好。可当她想要反悔再把红薯夹回来的时候,宁大队长已经拿着红薯开啃了……

    见女朋友一脸讶然,宁遇还没反应过来,纳闷问:“怎么了?”

    “没……”时然说完,就默默扭头看了眼对面的许立。宁遇顺着时然的目光看过去,果不其然就见许立正一脸戏谑地盯着两人。

    回神明白过来的宁遇身躯一怔,想要挽回为时已晚。

    果不其然等时然先回了房,许立就调侃开了,“哎,当年我们念大学的时候,是谁说最恶心情侣之间互相喂饭的。宁大队长,你现在脸疼不?”

    宁遇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互相喂东西吃了。”

    许立用筷子敲了下碗,骨瓷碗发出清脆响亮的叮声:“你吃对方剩下的更恶心好吗?别人喂食至少没互相交换口水,您再瞧瞧您老人家,吃小然然口水吃得那叫一个欢!”

    “……”宁大队长无言以对,只能埋头继续吃女朋友剩下来的口水。

    许立看着宁遇吃瘪样子越发来劲,“哎,我记得以前你好像还说过,最烦别人有事没事就在微博啊朋友圈啊晒情侣合照聊天记录什么的,嗯~这点宁大队长保持得倒还挺好,迄今为止好像真没发过什么照片。”

    宁遇懒得理许立,自顾自地又给自己斟了杯酒。

    许立笑盈盈:“我说,要不你就打脸到底,把最后一个flag也破了怎么样?”

    宁遇看许立眼,满脸不屑:“幸福自己知道就行,有什么好秀的。”他家小然然长得这么漂亮,万一他晒个照被哪个猥琐屌丝右键保存了拿去YY,他还不亏死?所以他绝不晒照!

    可事实证明,flag真的立了就是拿来破着玩的。

    宁遇倒真鲜少晒老婆的照片,可自从生了女儿后,朋友圈就根本不能看了。许立在屏蔽宁遇朋友圈之前,给他留了条言:“恭喜你直接跳过了‘晒妻狂魔’的阶段,晋升为晒娃狂魔。黑名单走好,不送。”

    **

    【关于撒狗粮】

    时然跟宁遇恋爱时,单位聚会宁遇还时不时地带着时然出席。可等两人结了婚,宁大队长带老婆出席聚会的次数就一次比一次少。

    这天宁遇又要去跟队里的兄弟们吃饭,时然终于忍不住,暗戳戳地问了句:“你们说好了今天都不许带家属?”

    宁遇哪儿有不明白老婆心思的,拍拍时然脑袋:“嗯,他们说不许带你,看着我们秀恩爱难受。”

    宁遇走后,时然就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看着他们秀恩爱难受?秀恩爱?Excuse me??他们秀过吗?

    考虑到刑侦大队是单身狗的集中营,时然每次跟宁遇同事吃饭都刻意收敛,再加上两人在公共场合本来就不会卿卿我我,所以时然一直觉得自己和宁遇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典范——从不虐狗,胡撒狗粮。

    可现在宁遇同事们却说他们秀恩爱刺瞎了他们的狗眼?这到底是哪儿跟哪儿?

    系统大叔幽幽出声:“这说明你们已经腻歪到自己都察觉不到了,想想多可怕。”

    时然咂舌:“我们真的很过分?”

    系统大叔调出全息影像来,“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时然进入影像,就见自己和刑侦大队的一众人正在吃火锅。那次是他们领证请大家吃饭,所以她和宁遇坐了主位,而下面一排人除了胖子带了女朋友,其他都孤零零地坐着。

    最奇葩的是,众人头顶都顶着奇奇怪怪的称号,时然一看,当场笑喷了。

    许立头顶的是“德国牧羊犬”,易新是“哈士奇”,小陈是“泰迪”……一排单身狗整整齐齐地坐成一排,每个人称号下面还有一个小血条。

    系统大叔解释:“那天吃火锅的时候,因为你开的是语音播报剧透,所以并不知晓你和宁遇SAMA带给单身狗们的心理伤害。我现在采用涂鸦剧透模式,待会儿你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众人吃着吃着火锅,宁遇就夹了一根青菜在碗里。他细心地把青菜杆子夹断,只把青菜叶子夹给时然,而杆子则留在碗里自己吃。

    易新见状呆萌挠头:“头儿,你这什么意思?”

    宁遇斜睨眼时然,“还不是因为某人挑食。”

    话音一落,时然就听特效声起,众单身狗们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伤害值,血条平均都下去了一半。

    时然汗颜,“这也叫秀恩爱?”

    “这不是秀恩爱是什么?”系统大叔道,“你们这不明摆着打情骂俏吗?”

    时然理亏闭嘴,系统大叔又道:“还没完,接着看。”

    饭局继续,众人吃到尾声的时候,时然就见自己从兜里掏出一小包药来,又找服务员要来开水,冲冲泡泡。

    胖子女朋友就坐在时然旁边,拿起桌上的药包装一看,笑开了:“这是醒酒药啊?”

    时然点头:莞尔:“你们别看他能喝,每次回去都吐得一塌糊涂,有时候第二天还嚷嚷着头疼。所以今天出门前,我就特意先带了药,他喝了多少明天会好点。”

    话说完,时然用脸贴贴自带水杯,感觉水温不烫了,就递给旁边宁遇,嘱咐他快喝。

    宁遇喝醒酒药的时候,场面又一度失控。满屏都是“-1000”“-1200”的伤害值标识,同时还夹杂着刀□□胸口的噗噗特效声。等伤害值刷完屏,时然就见德国牧羊犬、哈士奇和那边的金毛寻回犬血条都空了。

    泰迪的头顶更是冒出怨念条来,上面循环播放着一句话:“我也好想有女朋友给我准备醒酒药,我也好想有女朋友跟我酒后乱性,我也好想□□□□。”

    时然:╰(*°▽°*)╯啊喂,后半句都是什么鬼,小陈你快醒醒,小陈你到底在脑补些什么!已经出现和谐字眼啦啦!

    系统大叔提醒:“然然你再看看右边。”

    时然扭头,就见胖子正和女朋友大眼瞪小眼,两人头顶的血条竟然也开始掉血了。

    时然掉下巴,“口胡!这又是肿么一回事?他们已经不是单身狗了啊?怎么还会受心理伤害?”

    “你仔细听听他们两的对话就知道了。”系统大叔刻意把视线拉近,时然就听胖子对女朋友摇头道:“这就是别人家的老婆啊。”

    胖子女朋友冷哼一声,斜眼:“你要想有人给你准备醒酒药你找去啊,我也刚好去找个肯自己吃青菜杆子的男朋友。你还好意思说我,你看看人家是怎么对女朋友的!”

    时然:“……”

    时然掩面,时然黑线,时然彻底无话可说了。

    系统大叔默默补刀:“你以为只有刑侦大队的人被狗粮撑死?你的朋友们也差不多好吗?”

    话音落下,系统大叔就转换场景,这次,直接到了时然然和宁遇的新家。两人搬进婚房后,特意请二馨两口子和小林及小林的男朋友来玩了一趟。

    因为小林两口子也正在装修婚房,参观完时然和宁遇的爱巢后,少不了问些问题。

    小林问然然道:“你们这真皮沙发不错啊,在哪儿买的,多少钱?”

    时然望天呃了声,回头看正在切水果的宁遇:“老公,多少钱来着?”

    宁遇答完,小林又问时然:“这个茶几也是在家具城买的?”

    时然再呃了声,又眼巴巴地看向自家老公。

    宁遇呼出口气:“嗯,一块买的,过节去还打了九折。”

    这头二馨让时然开电视看看,时然对着茶几里的三个遥控板一脸茫然:“到底哪个才是开电视的?”

    这下,众人终于无语了,连林昕宇都道:“这房子该不会是你们临时租的吧?”

    几人笑闹间,时然就见小林和二馨头顶的血条掉血了……掉血了……掉血了……

    时然倒抽口气:“这也叫秀恩爱?有没有搞错?”

    系统大叔哼哼:“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超装逼的话?自从嫁给我老公后,我基本就成残废了。家里一应事务你都不知道,这说明什么?说明跑装修买家具都是宁遇SAMA在弄,你这个残废就只会在家瘫着,坐享其成,这还不是秀恩爱?”

    闻言,时然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她错了。她以后再也不乱撒狗粮了,掩面。

    **

    【你这狗粮养的】

    其实,哪怕时然然童鞋不出现,刑侦大队的众人们也时不时被秀一脸好吗?

    这天,易新刚到阳台就见头儿走过来,找他要烟。

    易新一边给宁遇撒烟,一边道:“头儿,你最近怎么老是找我们要烟?我看你桌上有烟啊。”

    宁遇点燃手上的烟,幽幽吐出口白烟:“你不知道,你嫂子最近管得严,每晚回去都数我还剩几支烟。我要抽多了就家暴我,唉!”

    易新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他也好想被人“家暴”,他也好想被人管着不许抽烟嘤嘤嘤。

    这还不止,某天许立走宁遇办公桌前过,突然就停了下来,眯着眼微微打量宁遇。

    “嘶,我说,你最近怎么好像皮肤越变越好了?再这么下去,你这糙老爷们都快比我白了。快说,你是不是用什么护肤品了?”

    许立原本是想揶揄宁大队长娘娘腔,现在竟然也学会用护肤品了,谁料宁遇闻言,扬了扬眉:“我也不懂,就是我家然然总没事给我抹什么男士润肤露之类的,说是这样摸起来更有手感。”

    许立:“……”被塞了一嘴狗粮的许立完败,操着手默默散退了。

    宁大队长虽然鲜少发朋友圈,但在三次元里无时无刻晒娇妻秀恩爱那是出了名的,是以隔了段时间,时然再去刑侦大队给老公送夜宵时,就见易新头顶【哈士奇】的称号终于换了,改成了【你这狗粮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