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共生

作品:我在深海当领主

    茉莉的魔力已经快要用尽了,她现在感觉大脑特别的疼,刚才摄取太多的魔药,现在不是魔感在主动吸收而是被被迫的吸收,就像一辆普通汽车安装了超强的发动机,已经远超过自身的负荷。

    这样坚持不了多久的。

    但茉莉不能停下来,甚至连速度降下来都不能,她哥哥正在用生命来鱼那头魔怪纠缠,她甚至都不敢想哥哥能坚持多久,她只想快点赶回部落,快但,快点!

    狂暴的海水推着她飞快的前进。

    还剩三十里!

    二十里!

    十里!

    茉莉甚至都能看到部落了,她猛的加速,希望就在前边!

    但是就在这一刻,她到了极限,就算茉莉再怎么坚持,甚至超越体能一两倍,但极限就是极限,这是事实,不可违反!

    她的魔力用光了,茉莉自从掌握了魔法之后从来没有让自己的魔力完全消失过,因为一旦失去魔力她就再也无法移动了。

    当初为了成为魔法师她脊椎被冻伤了,再也不能摆动!

    茉莉猛地载到了海底,在惯性的作用下甚至再海底翻滚了好几圈,这一带可都是碎石,伤口布满全身,魔法师的身体除去魔力连一般的捕鱼者都不如。

    茉莉瞬间就遍体鳞伤。

    她艰难的将自己的上半身支撑起来,看着不远处的森林,那是海棠林,过去了就是部落!但是往日里这个不大的森林却是她现在不可逾越的屏障!

    “该死啊!”

    茉莉在心中哭喊,她用手在爬,伤口在不断的在海水中扩散着血液,手指被割伤茉莉也不在意,她现在在恨,恨自己为什么拉着哥哥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明明酋长已经说了那里很危险,不要轻易靠近,可自己为什么就不听,以为自己是魔法师所以肆无忌惮。

    她还在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弱,她明明是整个部落条件最好的人鱼,最强的魔法师是自己的师傅,最好的资源自己想拿就拿,接受大魔法师的传承,整个海洋世界没有多少魔法师能比她更好了。

    但是她的实力很弱,如果她能像安迪一样,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如果她以前努力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该死啊!”茉莉不断的向前爬过去,不溶性的鲜血挂在岩石上边,茉莉知道自己不能放弃,放弃了哥哥可就真的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茉莉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快要模糊,她狠狠的咬破舌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哥哥……”

    无论什么情况她要救哥哥!

    “小茉莉你怎么了?”

    是默默的声音,如果它的话,肯定能救下哥哥吧!

    茉莉艰难的抬起头,手指着来的方向

    “默默……救哥哥……在缺口”

    刚说完她终于坚持不住昏迷了过去。

    默默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阿蓝,带茉莉到克莱尔那里,茉莉的魔感受伤了”

    “嗯!阿蓝知道”几年过去,在默默阿罗还有极魔的帮助了下,阿蓝也成长了许多,魔法不再是样子货,也能够自主的说话。

    默默在说完之后直接潜入魔力界循着茉莉指的方向疾驰而去!

    ……

    很快默默就赶到了那处战斗的地方。

    “这里……”看着身下已经被破坏一空的山体,默默可以想象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克利夫兰究竟在于什么在战斗,但是看情况似乎也不是体积太大的魔怪。

    “究竟是哪种魔怪?默默一边思考一遍搜寻着克利夫兰踪迹一边思考着,它在深渊岭活了不少年但一次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每一次的破坏面积都不大,代表魔怪的体积其实也就十米左右,但是哪只魔怪在十米级别就会有这样的力量!

    将山石都彻底击碎!

    很快默默就看到了那头多目鱼的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

    简单的看了几眼默默就一眼不发的离开了,这具尸体已经没有东西了,然后默默就在不远的地方看见了克利夫兰,它飞快的冲下来仔细的检查。

    “嗯?怎么会一点伤都没有!”

    克利夫兰之前受的重伤此时全部消失不见,要知道他之前受的伤足以让两三个人鱼死亡的了!只是小半天时间救消失不见。

    “只是他体内怎么会有魔怪的气息,还有身上这些奇怪的绿色纹路又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默默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过克利夫兰的呼吸现在很正常,现在似乎只是昏迷了过去。

    默默托起他往部落赶回去,安妮或许会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它活的这么久,又是在外界广阔的海洋知道的肯定比自己更多。

    ……

    半个月之后康纳斯于艾薇琳以及一直在康纳赛脑海中划水的雪莉回来了。

    康纳斯回来的听到的就是两件事情,一个自然克利夫兰遇袭的事情,另外一件事情也于克利夫兰有关,阿美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生下了宝宝。

    长时间见不到丈夫的身影,茉莉也不见影子就算其他的人鱼再怎么掩饰都避免不了被阿美发现,惊慌之下本来还有一个多月才会生产,早产了。

    幸亏海藻中部足够强大,医术精湛的药师也有很多,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孩子保住,顺利的生产下来,虽然早产孩子很是瘦弱但是以外的很健康,似乎继承了克利夫兰的体质。

    或许未来也是一名魔法师,毕竟克利夫兰的家族中可是有茉莉这名魔法师,下一代中出现魔法师的概率很大的。

    母子平安是最好的情况,小茉莉也在已经清醒过来,魔感与魔体由于过度使用需要时间慢慢恢复,这不是问题,但是她的性子比以前沉默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接下来就是克利夫兰了,他一直昏迷不醒。

    “酋长,克利夫兰现在的情况很特殊。”克莱尔在尝试这措辞,可半天之后还是没想到该怎么说,

    反倒是最后安妮忍不住开口了;“真是墨迹,康纳斯克利夫兰现在已经算不是正常的人鱼的,或者他已经不算是人鱼了。”

    康纳斯皱眉:“这是什么情况。”

    克莱尔开口:“酋长你还记得那些绿色的家伙吗?就是那些能组成一起的家伙,在克利夫兰出事之后我才发现当它们陷入某种不利的环境之后就会主动搜寻其他生物,但是不会吞食繁殖而是会进入其体内,形成一种共生的关系,这时候被寄生的生物在肉身就会大幅度的提升,而且还会产生腐蚀性液体,并且自身也免疫这种液体,与他们兄妹二人缠斗多目鱼就是这种情况,现在克利夫兰也是这种情况,我们也尝试在其他的鱼类上边种植过那种绿色的液体生物,但是都失败了,这其中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只有等克利夫兰醒来再说了。”

    “那么克利夫兰这是变的更强了,这是一件好事?”

    艾薇琳颇有些奇怪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怎么都是一件大好的事情。

    “不一定,这种变化不一定是好事”雪莉从康纳斯的大脑中钻了出来皱着眉头说道。

    她感觉克利夫兰现在的情况似乎与她的那具尸傀很像,但也不是尸傀,尸傀的变化要更深奥一点,中间的差距可能真的只有那种研究人鱼体的邪恶魔法师才会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