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七七章:狂徒睁眼

作品:黑虎衔尸

    燕三魂修第三阶的修行刚开始,虚无中就有一声戾啸,魂海之外的无尽虚空之处,万千天魔眼冒绿光,残忍恶毒地现出身形,垂涎于紫府明月,垂涎于天空蔓延的九道勾连肉身的灵魂回路。

    这些对于域外天魔有莫大的吸引力,仿佛滴血的羔羊对于豺狼虎豹,仿佛热气腾腾的红烧肉对于饿了三天的囚犯,下一个须臾,天魔如乌云一般冲入忘川,朝魂台进发。

    魂台上的阎罗冠冕后面目不清,嘴角却泛起一股森冷笑意,忘川中黑玉石墙道道缓缓移动,一声幽深辽远的呼喝从忘川中响起:魂兮……归来!

    虚无中,不知道多少沉睡的死魂兽睁开眼睛,茫然醒来。忘川石墙晶光闪耀,五色迷乱,五音躁耳,五味杂陈,所有魂阵尽数引发,死魂兽触之即狂性大发,敌我难分,与天魔杀成一团。

    这一场杀,浩荡无尽,直到天魔逗留的时间过去,所有天魔无奈化为飞烟,距离忘川中心还不知道多远。一道清风自九天而降,凉凉爽爽,清清静静吹拂下来。魂台上的阎罗坦然张开双臂,沐浴在清风之中。

    清风柔如情人的手,吹去所有疲倦忧伤,吹去所有污秽恶念,绕体三周,阎罗魂体明净,再无一丝尘埃杂质,那风不甘一般猛烈朝着阎罗一扑,从阎罗的体内扑出一个透明的影子,面目宛然,正是燕三。

    风是清净风,又叫去烦恼风,魂修破阶成功后才能享受一回,寻常魂修多半在战斗中魂体被天魔所伤所污,这风主要是治疗魂伤,去除天魔恶念的。而燕三魂体不沾天魔,一个忘川荡平所有,故而清净风无秽可去,吹出一个无暇分魂。

    这是燕三第二道分魂。若是被其他魂修得知燕三以三阶修为就有两道分魂简直不知作何感想。寻常魂修一直要到四阶才可能自己分出一个分魂,而且性命攸关,风险巨大。灵修和体修则要达到五阶仙人后才可能斩出身外化身,简直遥不可及。

    第二道分魂一现,阎罗在高台放声大笑,明月皎洁,忘川浩大,四野万兽皆伏,威严不可名状。

    燕三脑袋一轻,睁开眼睛只觉得世界在眼前更为清晰明了,耳中所听,鼻头所闻,眼睛所见的东西好像有什么不同,但细细一看又没什么不同,有什么东西仿佛就在眼前、耳中、鼻端,触手可及,燕三心知这是魂修再上一个层次,感知大幅度增强的结果,心中喜不自胜。

    一道分魂修炼大风歌,一道分魂修炼万念俱灭,主魂则推演魂术和武技,一体三魂,各行其事。

    当然,主魂还要偶尔打打杂。比如每天喂养一下那条还未苏醒的夜浮屠,给那具古铜一样的死疙瘩‘原始霸体’放放血。这两个玩意儿跟燕三时间不短了,简直就是两只喂不饱的白眼狼,明明很早之前就已经蠢蠢欲动,但就是不曾醒来,有时候燕三真想一把捏了这两个玩意。

    也就是燕三这种人,换任何一

    个修士,每天全身鲜血放一半输送给古铜尸,还要抽取一半的灵元、血元、魂元温养夜浮屠,早就成了一条人干。再加上‘嫁衣咒’每日不定时索命抽元,燕三也开始觉得压力山大。不过有海量元晶加上内炼体修三阶,而且现在可以用‘木源灵珠’从‘纳诸龙卷’里偷点生命元气出来吊命,燕三自问还可以支撑得住。

    ‘长期以往不是个办法啊!要是出哭号狱之前你还不醒,我只好把你送给那个黑心乌鸦了,你要知道,乌鸦那厮根本就不把傀儡当人看,到时候让你天天钻泥里,穿烂衣,吃腐肉,喝臭血,你就知道错了!’燕三抽出断轻风,一把重重划开手掌,控制‘急速恢复’天赋停滞,把滚滚鲜血输入古铜尸头顶,一边絮絮叨叨地跟古铜尸自言自语。

    鲜血连带血元如河流一般淌入古铜尸体内,燕三的心神也跟着血液缓慢走遍铜尸全身,最后一股鲜血注入古铜尸的心脏时,燕三只觉得一股吸力莫名传来,那颗石头一般的心脏猛然重重跳动了一下。

    ‘砰……’声音并不大,但全幅心神都在古铜尸血脉运行中的燕三宛如耳边敲响了一面重鼓。燕三怀疑自己是不是期望过大产生了幻觉,紧接着又感到低沉有力地一下:砰!

    紧跟着就是接连不断有力的心跳,没一次心跳都伴随着一次对血液和血元的抽吸,燕三脸色苍白,在感觉古铜尸心跳平稳之后立即松开手掌,只这一阵心跳,自己差点没被古铜尸吸干!

    古铜尸活了!燕三不可置信地望向古铜尸的面目,恰在这时,古铜尸豁然睁开双目。

    ‘我干!终于活了!’燕三大喜过望,失血过多差点晕厥过去,一巴掌扇在古铜尸脸上,骂道:‘差点吸死老子!你还有脸活过来!’

    铜尸眼中无悲无喜,像是一块冷硬的石头,只有心跳砰砰证明他真的活了过来。失去了燕三的鲜血供养,但这天生之体也确实古怪,宛若成了一个漩涡,大量的灵雾被吸引了过来,又被古铜尸丝丝缕缕地吸进体内。

    燕三一呆,一喜,又一急。为了怕污染元液,古铜尸是被他放在岸边灌血,此时古铜尸自行吸纳元气,那就是妥妥的活了,还不要自己灌血。但燕三生怕古铜尸营养不良,等下一个不对因为能量跟不上又成一坨死疙瘩那才叫扯蛋了。故而哪怕手足无力,又拖又拽把古铜尸推入到元液池塘之中。眼见古铜尸沉入池底,池面液体下陷形成无数浅浅漩涡,燕三这才放心。

    然而下一刻燕三火急火燎地栽进了池塘中。古铜尸死是死不了,但也千万别让它活过来啊!若是‘天生狂徒’自己产生灵智活了过来,那还炼个屁,怕是三两下会把自己抓成手抓肉!这玩意儿本就是极恶之地滋生的东西,产生的意识也是所有恶念的集合,必须尽快处理。

    运用傀儡术炼成傀儡已经来不及了。燕三眼见古铜尸眼睛忽悠动了一下,心下一横,额头碰上古铜尸的

    额头,一道分魂直接度了过去。

    这已经不是傀儡术了,而是夺舍!三阶魂修根本不具备的能力,毕竟魂体未成,只是虚幻,一半来讲很难成功。燕三只能赌古铜尸还没产生意识,也就不存在抵抗,否则这一道分魂哪怕遇到一丁点抗拒都会灰飞烟灭。

    燕三灵魂刚一冲入天生狂徒体内,灵魂一阵剧烈震荡,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三幽幽醒转,只觉得一阵阵头疼欲裂。他的魂体虽然经清净风两次吹拂,生出了两道分魂,但分魂魂体脆弱不堪,等若还连在枝桠上的果实,并未完全独立。此时贸然失去一道分魂就好像从树上强摘果子,虽然不至于损伤主魂,但空落落的不适感还是让燕三一阵阵头晕目眩,直欲呕吐。

    其实这个过程燕三又搞错了。这也源于老不死根本没有这方面记忆,而燕三也没来得及请教乌鸦。这种已经经由自己精血炼化的尸身夺舍对于魂修来说是最为简单的,先生魂入死体,再精血激活即可,根本不存在诞生自身意识的可能。

    当然凡俗尸体甚至是修士尸体死了就是死了,并不会诞生自我意识,天生狂徒是一个例外。但夺舍的原理是一样的。燕三的分魂其实早就可以入驻,只要有自身精血滋养,灵魂自然不灭,等待激活便可。而燕三是本末倒置,先激活了古铜尸,而后再入魂,才产生了这一次莫大的风险。

    燕三捧着疼痛的脑袋坐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眼睛往旁边一扫,顿时魂飞魄散。

    那一具天生狂徒尸身不见了!带着他的分魂不见了!

    一层冷汗从燕三身上冒出,又很快被淹没他的元液排斥出池外。分魂挂了也就挂了,关键是天生狂徒现在如何了?如果是自我意识诞生,那自己就是手抓人肉的下场,没第二种可能!

    这一瞬间,燕三几乎想冲出虎穴,大喊一声:‘开门,放我出去!’

    然而一转眼,燕三就见天生狂徒盘腿端坐在聚元阵正中,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燕三蒙了!

    ‘你……你是人是鬼?’燕三结结巴巴道,由不得他不怕,魂修这玩意儿有时候自己吓自己会吓死人。想想不对,燕三又道:‘是我还是你自己?’

    这话在外面问妥妥的疯子,你见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你是我还是自己’的吗?

    古铜尸身上的一身古铜金属色泽已经退却,变成和燕三一样的新麦色肌肤,只是看起来有点惨白,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光,道:‘手抓肉还是活人三吃,你选一样吧。’

    几乎是转眼,燕三脸上都要哭了,颤声问道:‘什么意思?’

    ‘手抓肉就是先把你打死,然后撕成一片片吃。活人三吃有点麻烦,腿子烤,屁股煎炸,上面身躯那一段没多少肉,只好熬汤,关键是还要把你头放到锅外,不能让你死了,否则也不叫活人了!’

    。搜狗